第六十二章 君臣(二更)

    皇帝算计安华锦嫁给七皇子,在顾老爷子看来,也是错棋一步,非要把南阳军攥在手心里,皇帝就从没想过,攥不攥得住?

    这么多年,法子不是没想过,可是敢出手过?

    如今要借由此事夺兵权了,若是攥不住,脱手了又怎么办?

    尤其是,若是想将安华锦嫁给楚砚,那早就在八年前,就该有立楚砚为太子的心思,不应该让顾家顶上来,订立婚约,如今张宰辅倒台,二皇子被他赐死,又觉得该立楚砚了,将顾家利用一番后,又要踢开,把安华锦许给楚砚,一下子得罪了顾家和安家。

    得罪倒是小事儿,但如今,陛下不知反省,反而办了阴私的不择手段的错事儿后,为了给一个女人报仇,要杀安华锦。

    不说老南阳王如何,安华锦在军中,那是自小长大,杀了她,南阳军百万士兵,岂能干?就是南阳一干将领,老的少的,都十分听安华锦的,都能干吗?

    能将南阳军夺过来才怪!若是能夺!何至于安家养兵一百五十年。

    糟点太多,顾老爷子吐槽都不吐槽不完,他心里想的分明,看事情也看的分明,觉得,陛下以前看着还好,如今因为一个花似玉,被女人迷惑,真是昏君了。

    若是真昏了,也就罢了,偏偏,他半昏不昏,该明白的地方不明白,该糊涂的地方非要弄个你死我活的明白。

    直到出了皇宫,顾老爷子都是一路叹息。

    宫门口,顾老爷子还没上马车,便遇到了进宫的王岸知。

    顾老爷子沉着声音喊了一声,“王家小六。”

    王岸知下了马车后,转过身,便看到了顾老爷子瞪着他,气势如虹,十分不满的样子,王岸知一笑,缓步走到顾老爷子面前,拱手给他见礼,“老爷子好。”

    “好?我不好。”顾老爷子气的不行,伸手指着他,“你说说你,你干什么不学好?偏偏给陛下出主意?昨日宫宴出的事情,是你的主意吧?你们两个,从小到大,斗来斗去,我不管,但人不能灭失人性,手段可以有,但也该光明正大,良知不能没,否则,人无良善,如何立世?”

    王岸知笑着听着,不卑不亢,没丝毫悔过的意思,“老爷子,您骂我没用,其实您心里知道,七表弟,他也没善良到哪里去。与我呢,也就半斤对八两。我是比他稍微过些,但也正是因为这过些,才能奈何得他,否则,他能耐的岂不是要上天了。”

    “我看把你能耐的,才是要上天了。”顾老爷子气的直哼哼,见说不通,也懒得再说,“罢了,你好自为之吧!我不管你们怎么闹,但王家与顾家,几辈子的世交姻亲,不能被你们毁了。听到没有?”

    王岸知笑,“听到了。我听说陛下下了命令,让安小郡主与七表弟取消了婚约,正好我那四堂妹,一直以来心仪七表弟,王家和顾家这一代,还没人结亲,若是他们结亲,岂不是正好了?”

    顾老爷子瞪大眼睛,怒道,“你胡说什么?”

    他是隐约知道王家四小姐王兰馨喜欢他的孙子顾轻衍,但他的孙子显然对那小丫头没意思,合着王岸知在打这个主意?搅合了安顾联姻,将王兰馨嫁给顾轻衍?

    “老爷子不妨考虑考虑,我那四堂妹,一直未曾定亲,等的就是七表弟。她对七表弟,痴心已久。”王岸知勾唇一笑,“王家和顾家能不能继续保持姻亲世交,就系在她身上了,也要看老爷子您的了。否则,我也不保准,能不能牵累王家和顾家两大家族斗起来。”

    “混账东西,你威胁我?”顾老爷子怒了。

    “不敢,老爷子您息怒,我是就事论事。我那四堂妹,知书达礼,温婉端庄,贤良淑德,贤惠善良。”王岸知浅笑,“比安小郡主那个惹事儿精来说,不知好了多少,老爷子有什么不喜欢的呢?王家的女儿,自然是配得上顾家的嫡孙的。”

    顾老爷子恼怒,“所以,王家人支持你,是打着将王兰馨嫁入顾家的打算?”

    他就说,顾家就没聪明人了?让王岸知这般胡闹。

    王岸知摇摇头,“顾家如今,七表弟说了算,就如他一般,王家在多少年前,就是我说了算了。祖父没了,还有谁能管得了我?我是念四堂妹一片痴心,就是个得我喜欢的乖巧的妹妹,才帮她一把。否则,王家顾家结不结亲,对我来说,有什么两样?”

    顾老爷子冷哼一声。

    王岸知又笑,“也不怕告诉老爷子一件事儿,本来呢,我是打算让我那四堂妹,在昨日的宫宴上,设计一番,与七表弟发生些什么的,也就取消了安顾联姻了,她也能顺利嫁给七表弟。但一是陛下觉得与其周折,不如就让安小郡主和七殿下直接成事儿,更省事儿,二是我那表妹,放不开,不想算计七表弟,怕污了她纯碎的感情,所以,我听陛下的,又疼爱堂妹,这才作罢。我那四堂妹,是个好的,老爷子不妨考虑考虑。”

    顾老爷子不说话。

    王岸知笑着告辞,绕开顾老爷子,进了皇宫。

    顾老爷子回转头,看着王岸知走进宫门的背影,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古有“既生瑜何生亮”,今也有“既生顾轻衍何生王岸知”,这两个孩子从生下来就开始斗,怕是要斗上一辈子了。

    王岸知来到南书房,皇帝见到他后,没好脸色,怒问,“王岸知,朕问你,你是怎么办的事情?不是说万无一失吗?如今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朕交待。”

    王岸知拱手,十分淡定,“陛下息怒。”

    “你让朕如何息怒?”

    王岸知道,“昨日,是臣与陛下您说好了的,关了安小郡主和七殿下事成后,便交由禁卫军看守冷宫,臣前去参加宫宴,与您一起,拖住顾轻衍,让他分身乏术,就算他有所觉,也没有用。臣就是按照预定安排行事的,谁知道,一个时辰后,您已醉酒,顾轻衍趁机离开昭阳殿,臣正要追出去时,被宸小王爷和苏世子一起拦住,臣才没能脱开身去拦阻他。”

    皇帝恼怒,“楚宸和苏含为何拦住你?”

    王岸知耸耸肩,“他们与顾轻衍交好?臣毕竟才外出游历回京,与他们不熟。”

    皇帝不语。

    王岸知有道,“顾轻衍冲出昭阳殿后,便去了冷宫,禁卫军死伤百人都没能拦住他,而谁知道,臣明明亲眼看着安华锦吞了百杀香,她吞了百杀香后,却硬生生忍了一个多时辰,而七殿下又太君子了,明明好模好样的,安小郡主那般活色生香的美人摆在面前,他生生不动她,这才致使事情不如预期。明明是一局天衣无缝的棋局,哪里知道,这中间生生弄出这么多空隙可钻来。”

    皇帝脸色青紫,“你比朕先赶去的冷宫,为何没拦住安华锦杀花似玉?”

    “臣去时,她已经杀了花似玉离开了,臣并没有见到她的人。”王岸知看着皇帝,一点儿也没有愧色,“陛下,再精密的棋局,再设计的一环扣一环,真实的实行起来,也有许多难以预料的事情会让棋局出现偏差,安华锦服用百杀香咬牙忍着一个时辰是偏差,七殿下太君子不强求活色生香的表妹是偏差,臣被宸小王爷和苏世子拦着是偏差,而安华锦杀了花似玉,也是偏差。既然事情已出,只能认了。”

    皇帝怒瞪着王岸知,“你说让朕认了?”

    “陛下,不认,您打算如何?您算计人在先,安小郡主神志不清杀人在后,顾轻衍酒后冲冠一怒闯进冷宫救人也是理由。您如今调动禁卫军,五城兵马司,大肆缉拿安华锦。大为不妥。”

    “那花似玉就白死了?她腹中还有朕的皇嗣!”

    王岸知浅笑,“陛下,天下美人何其之多,一个花似玉而已,江湖上如她一般的女子,环肥燕瘦,千娇百媚,比比皆是,您只看见一个花似玉而已,臣能给您找来一堆,皇嗣您已经够多了,如今您春秋鼎盛,再找一样的美人生就是了。”

    皇帝愤怒不已,“你说的轻巧!”

    再多少人,哪怕与花似玉一样,也不是花似玉!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