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安易宁(一更)

    安华锦听到外面一连串的脚步声,脸上露出欢喜又温柔的笑,立即站起身迎了出去。

    顾轻衍闻声看了安华锦一眼,见她的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欢喜和温柔,微微一怔,也跟着站起身,走了出去。

    美貌少妇见二人出门,也跟着走了出去。

    安华锦踏出门槛,院外跑来的一个小身影已经来到屋檐下,当看到她,立马扑进了她的怀里,欢快的喊声更是连成一气,“小姑小姑小姑,我想死你了。”

    安华锦失笑,微微弯身,一把将他抱住,高高地举了起来,脸上笑靥如花,“小姑也想你了,让我看看宁儿的小脸,哇,破相了啊,不俊俏了哦。”

    安易宁嘟起嘴,小脸鼓成了小包子,小小少年还未到变声期,说出的话还带着奶音,“小姑姑取笑我,葛爷爷说了,只要我按时抹药,脸上不会落下疤痕的,宁儿这几天可乖了,都没出院子里玩,不敢见风,如今已结疤了,等疤痕脱落,我的脸还是原来模样,不会破相的啦。”

    安华锦举着他仔细地盯着他脸上的疤痕看了又看,一本正经地点头,“嗯,看起来像是结疤了,可是如今看着好丑啊。”

    安易宁:“……”

    他要气不气地委屈地说,“宁儿不丑。”

    安华锦扬着小脸,“喏,那你看看我,是不是咱们俩比的话,我更漂亮啊?”

    安易宁鼓着脸,看着安华锦,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乖乖认输,“嗯,小姑漂亮。”

    安华锦大笑出声,声音银铃悦耳,将他微微放下些,抱在怀里,亲了亲脸颊,笑吟吟地说,“小姑姑跟你说笑呢,宁儿最俊俏了,你还小,等你将来长大了,一定……嗯……”

    她回头看了一眼顾轻衍,“比你小姑父更俊俏。”

    顾轻衍:“……”

    “咦?”安易宁顺着安华锦的视线,从安华锦怀里探出脑袋,趴在她肩膀上看着顾轻衍,不解地重复,“小姑父?”

    安华锦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对,他就是你小姑父,你将来就是比他更俊俏的。”

    顾轻衍轻笑,负手而立,温柔的很,“嗯,你小姑姑说的对。”

    安易宁八岁了,虽然在这世外桃源里养的天真纯澈,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他脸一下子红了,缩回了脑袋,“小姑姑骗人。”

    安华锦:“……”

    哎呦,了不得了,这自知之明来自谁?她是没有这个遗传的。

    安易宁不好意思了,小声说,“小姑姑,我已经长大了,你放我下来。”

    知道在人前害羞了。

    安华锦如他所说地放下他,“好,放你下来。”

    安易宁脚落地,理了理衣摆,这才红着脸看着顾轻衍,“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小姑父?”

    安华锦笑,“他一直待在京城,没来过南阳,如今是第一次来。”

    安易宁恍然,“小姑父,我叫安易宁,你长的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呀?”

    安家人,果然都喜欢看脸。

    顾轻衍微笑,温润温和,温声说,“我叫顾轻衍。”

    “啊!”安易宁轻呼一声,“是京城顾家的顾七公子顾轻衍吗?”

    顾轻衍点头,笑道,“是啊,你知道我?”

    “知道知道。”安易宁立即兴奋地冒着星星眼,学着夫子们的样子,背着手,摇头晃脑地说,“我的两位夫子都说,顾家七公子顾轻衍,美仪容,轻风流,钟灵毓秀,千载难逢。”

    安华锦低笑,“是你的两位夫子夸张了。”

    安易宁眨眨眼睛,仰着脸看着顾轻衍,“是吗?可是两位夫子说,全天下人都这样说的啊。”

    顾轻衍笑出声。

    安华锦摸摸他的头,“你的两位夫子没说错,是他在谦虚呢,天下人就是这么传他的,他也人如其名,确实此言不虚。”

    安易宁倾慕地说,“我还读过你好几篇诗赋呢,原来你就是我小姑父啊。小姑父,你怎么早不来南阳?你一直待在京城,就不想我小姑姑吗?我小姑姑每一年来一次,我一年见她一面,都很想很想她的。”

    言外之意,这么多年,你不见她,就不想吗?

    安华锦闻言歪着头笑着看向顾轻衍,看他怎么回答。

    顾轻衍温和含笑,“想的,但那时我们年纪小,我走不了太远的路,京城距离南阳七八千里地,也没办法的。”

    安华锦:“……”

    他倒也没说错,但难道不是他那些年也不喜欢这桩婚事儿吗?若不是她三年前在八大街红粉巷遇着他,他怕是早就忘了她了吧?想她个鬼。

    “这样啊,那你住的太远也真是可怜。”安易宁毕竟年纪小,信了,转头看着安华锦,问他最关心的问题,“小姑姑,你这一回来,能在这里住多久啊?”

    安华锦笑着捏捏他的鼻子,“打算住两日。”

    “就住两日啊。”安易宁垮下脸,不高兴了,“就不能多住几日吗?”

    安华锦怜惜地看着他,看着他失落下去的小脸,眼底有一抹挣扎,须臾,她似乎拿定了主意,蹲下身,看着他问,“这一回,小姑姑打算把你一起带走,你愿不愿意啊?”

    “啊?”安易宁立即抬头,睁大眼睛,眼里又泛起亮光,“小姑姑,你说真的吗?真要带我一起走吗?”

    “嗯,小姑姑打算带你一起走,你想不想走啊?”

    “想。”

    安华锦微笑,“那好,我就带你一起走。”

    安易宁兴奋了,但还是问,“那我娘呢?娘也和我们一起走吗?”

    安华锦转头看向门口看着他们的美貌少妇,笑着说,“你娘若是愿意,当然也和我们一起走。”

    美貌少妇这时走过来,伸手摸摸安易宁的脑袋,接过话,“宁儿,让你小姑带你走吧,娘不走,娘在这里待的习惯了,不想出去了。况且,这里距离你爹近,娘每逢初一十五年节,还能早早给他上柱香。”

    安易宁嘟起嘴,“娘不走吗?那我……”

    小小年纪,一时间似乎陷入了挣扎,既不想离开娘,也想与小姑姑走出这一方桃源天地,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美貌少妇道,“你已经长大了,两位夫子教导你的东西,你都学会了,我曾经与你小姑姑说过,只要你都学会了两位夫子教的东西,就可以让你小姑姑带你出去长长见识了。娘就在这里,你想娘了,可以回来看娘,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困于尺寸之地?宁儿,你是安家人,安家人都志存高远,你可不能堕了你父亲的傲骨,哪能成为离不开娘的男孩子?你小姑姑两岁时,已经成日里待在军营了,你父亲和你二叔亦然,你都八岁了呢。”

    “好吧,我听小姑姑和娘的。”安易宁乖巧地点头,脸上的挣扎之色很快没了,仰着脸问安华锦,“小姑姑,你既然是来带我一起走的,为什么要送我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啊?”

    “我以为,你若是不乐意与我一起走,那些东西,就是给你留着玩的。”

    “小姑姑,你是在教我玩物丧志。”安易宁一本正经,“夫子说这样是不对的。”

    安华锦好笑,“九连环你解开了吗?”

    “解开了。”

    “两位夫子解开了吗?”

    “没有哎,两位夫子实在是不聪明。”

    安华锦笑着说,“这就是了,玩物不一定丧志,有些事物,可以使人变的更聪明,你玩的这些东西啊,都是小时候我玩过的,所以,我聪明,你如今也很聪明,才八岁,就让两位夫子无可教的东西了,这些东西,占了一大半功劳呢。”

    “小姑姑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哎。”安易宁看向顾轻衍,“小姑父,是不是这样?”

    “是的。”顾轻衍微笑,“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玩的,你看,我是不是也很聪明?”

    安易宁大力地点头,“自然是。”

    他刚记事时,就听两位夫子时常说京城顾家顾七公子的聪慧异常惊才艳艳名声,他一听就听了好几年,直到现在见着了真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