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不简单(二更)

    顾老爷子心想,他也想不操心,但是奈何如今这形势,实在不容许他不操心。

    他看着顾轻衍问,“你还有闲心玩,可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儿吗?你惹出来的好事儿。”

    这话自然指的是顾轻衍让人在皇宫里装神弄鬼,导致皇帝派人去请了五峰山的陆天师,致使九十岁高龄的陆天师被皇帝杀了不说,尸体竟然还扔去了乱葬岗喂狗,这可是遭民怨的事儿。

    毕竟,陆天师这个人,在民间很受人推崇敬畏。皇帝这样做,无疑会让人心生不满。

    顾轻衍站起身,用绢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对安易宁说,“自己玩,我与爷爷说会儿话。”

    安易宁乖巧极了,点点头,专心地玩起来。

    顾轻衍向茶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陛下如今其心不正,若是心正,装神弄鬼岂能糊弄得了他?区区把戏,竟然让陛下对着一个鬼魂的影子追逐了大半日不说,还派人去五峰山请人来招魂,他招了花似玉的鬼魂想做什么?打算让一个鬼魂长伴?还是想起死回生?传出去岂不可笑?爷爷怪我何来?”

    顾老爷子叹气,“的确是可笑了些,但他毕竟是君,惹出民怨,不是好事儿。”

    顾轻衍偏头瞥了顾老爷子一眼,笑的淡极了,“爷爷觉得,陛下这个君,还能做多久?“

    顾老爷子一惊,随即沉默了下来。

    是啊,陛下这个君,还能做多久?陛下这些年,一直爱女色,自从有了花似玉,更是沉迷女色,花似玉被安华锦杀了之后,皇帝怒极攻心吐血昏迷,之后醒来又再三折腾自己身体时常动怒,如今身体已大不如前。朝事儿大半都推给敬王,不理朝事儿不说,还时常跑去花似玉生前住的冷宫,夜不安寝,睹物思人。

    如今因为花似玉的魂魄现身,他又已两日没早朝了。

    顾老爷子觉得他这两三个月叹的气加起来都快赶上一辈子所叹的气了,索性转了话题,“你是怎么让人假扮花似玉的鬼魂,青天白日在皇宫现身,使得人人都信以为真了的?”

    “小把戏而已。”顾轻衍笑了笑,“是青墨向祝老请教的主意,找了擅长装神弄鬼的,在宫里出没,再掺杂以以光影烟雾等东西辅助,虚虚实实,隐隐约约,让人以为是鬼魂。”

    顾老爷子骂,“旁门左道!”

    顾轻衍亲手给顾老爷子倒了一盏茶,推到他面前,淡声说,“本是阻止陛下去找皇后的麻烦,借此逼迫安爷爷,谁能想到,陛下那么多疑的人,却深信不疑地信了青天白日能有鬼魂现身?说到底,爷爷该夸陛下太长情痴情?对花似玉念念不忘?”

    顾老爷子又没话了,“哎,一个花似玉,害了陛下。”

    “陛下有杀小郡主之心,不是一日两日了,花似玉不过是陛下的一个借口而已。”顾轻衍也给自己倒了一盏茶,端起来抿了一口,嘲讽地道,“安家世代忠君,为大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无数安家人埋骨沙场,可是陛下竟然还容不下一个女儿家?”

    “安华锦那小丫头,可不是普通的寻常女儿家。”顾老爷子这些日子也看明白了,看着顾轻衍道,“老安入京,整个南阳城,上到南阳军,下到南阳城几十万百姓,都归那小丫头一人管吧?她如此有本事,陛下本就多疑,对安家早有忌惮,如何能容忍小丫头一个女儿家掌控南阳乱了纲常律例规矩?”

    “安爷爷不入京,这三年来,整个南阳,也都是她在管,上到军中,下到一应事务琐事。”顾轻衍笑,“只不过京城没人知道而已。若非因为与我的婚事儿,她不来京城,安爷爷不试探陛下,我不知,您不知,京城里的人都不知,陛下也不会知道。”

    顾老爷子沉默了,“三年前,那小丫头才十三岁吧?”

    “是啊。”顾轻衍点头。

    八年前,她才八岁而已,便护了安易宁,三年前,她才十三岁,便接手了南阳城百分之八十的事务。

    不说她放不下南阳,南阳如何能离得了她?南阳与南阳军与南阳百姓,自小就融入了她的骨血里,十六年的信仰,到死怕是都不会崩塌。除非,有人碾碎。

    “怀安,你确定有朝一日,小丫头能嫁给你?”顾老爷子忽然盯向顾轻衍。

    顾轻衍浅笑,“爷爷,我确定。”

    顾老爷子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没有从中看到一丝一毫的不确定,很是坚定,他点点头,“那就好。”

    他的孙子做什么都行,只要别如崔灼一般,出离家族。

    “公子,张公公传消息来了。”青墨走进屋,对顾老爷子拱了拱手后,立在了顾轻衍身旁。

    “什么消息?”顾轻衍偏头问。

    青墨看了顾老爷子一眼,低声禀告,“张公公说,那陆天师见到陛下后,起初因为得见天颜很是兴奋,后来在陛下问他可有阴阳眼时,他得意地说自己生下来就有阴阳眼,可以看见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忽然大叫了一声,说陛下身上有阴邪之物。之后手执拂尘对陛下猛打,口中同时大叫“妖孽,受死!”,一时间状若癫狂,被侍卫押住,依旧不依不饶,口口声声阴邪之物厉害……后来演变成骂陛下昏君……妖孽惑国……”

    顾轻衍:“……”

    顾老爷子:“……”

    若不是顾轻衍让人给陛下找点儿麻烦,青墨请教了祝老,弄了这一桩把戏,若非早先陈太医命人给他传消息,说陆天师身体已油尽灯枯,命不久矣,活不过几日了,就连顾轻衍听闻这样的事儿,都差点儿怀疑陛下身上真被花似玉附体了。

    如今他只能感慨,真是……

    顾老爷子惊奇地说,“难道你弄假成真了?陛下身上真有阴邪之物?”

    顾轻衍默了默,“爷爷也信?”

    顾老爷子不相信,但谁让这陆天师名声大呢,谁让他面对陛下说出阴邪之物时,突然就发疯了?且被陛下命人拿下后,转眼就气绝了呢。

    顾轻衍道,“若我告诉爷爷一件事儿,爷爷就不这样想了。”

    顾老爷子看着他。

    顾轻衍道,“那陆天师已九十高龄,受不得奔波之苦,进京后,就被大内侍卫送去了太医院,陈太医接的诊,给我传了话,彼时,脉象已是油尽灯枯之象。多则活三五日,少则不过一日半日。他今日气绝,也不奇怪。”

    顾老爷子:“……”

    他看着顾轻衍,“那他临终前那般,是真如传言一般有门道?”

    “有些门道,兴许是的,但至于到底有多少门道,孙子未与他接触,倒是不得而知了,不过曾听祝老评价过一句,所言不过四个字‘装神弄鬼’,但能装神弄鬼扬名一生而未被人揭穿辱骂,此人着实不简单。这个人,可以说,这一生,时时刻刻都在为自己造势造名声,五峰山每年入账比昔日没被小郡主打劫的大昭寺来说,只多不少,如此可见一斑。所以,他是真见了陛下身上的阴邪之物,还是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借此机会私心靠陛下的身份和自己的死而造势,得个生前死后名,想要名垂千古载入史册,就不好说了。”

    顾老爷子:“……”

    枉他活了一辈子,听顾轻衍这一番话,顿时觉得长了见识了。

    他长叹一声,“老了老了!若你不说,我这一把年纪,也险些因此误了。没想到江湖上能人比比皆是。”

    “能在江湖上立得上号的人,都不是简单人,天下多少世家大族一叶障目,却不知外面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顾轻衍放下茶盏,“陛下身居天下至尊之地,自诩擅谋算心计,怕是如今也未曾想通,被一个九十岁行将朽木的人临死前摆了一道。不过,也是该着这个陆天师临死前赶上了这么个机会,一个生而造势了一生的人,死也不会放过利用这一死,倒也可敬。”

    顾老爷子点点头,这样的人,这一死,可还真比生前更扬名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