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爆她的黑料

    陶香薇被简惜选为代言人的第二天,网络上有人爆出她的黑料。

    先是曝光她平时在各种餐厅酒店当服务员,甚至还爆出她晚上在酒吧里陪酒,私生活非常混乱不检点。

    还有致命的一点黑料是,她读大学的时候还没毕业就怀孕了,后来被学校开除,未婚先孕身下孩子。

    没有人知道她孩子的父亲是谁,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也就是说她大学的时候已经不检点,和很多男人厮混。

    这些黑料一出来,如果简惜继续用她当代言人,肯定会影响香水品牌的成立和信誉,除非……她换掉陶香薇。

    办公室里,简惜把ipad递给陶香薇,神情严肃道:“你看看这些都是你的黑料,上面曝光的事是真是假?”

    她的黑料在网上疯传后,今天已经接到很多谩骂诅咒她的电话。

    她此刻神经已经有点衰弱了,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获得她的信息和号码,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

    她被骂还是其次,唯一担心的是女儿会被影响,毕竟网上传她是父亲不祥的野孩子。

    简惜看出她脸色不佳,情绪也不是很稳定,并没有追究她责任的意思,只是想把事情问清楚。

    “你要明白,如果你还想当我的代言人,你就得跟我坦白,不然我没法解决这些黑料,更严重的是,你会被取消代言资格。”简惜直视她道。

    陶香薇心头一震,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机会,莫名其妙被这些黑料给弄没了,相当于要到手的钱飞了,她当然不愿意!

    “我平时确实在酒店和餐厅当服务员,不过这也是一份正当职业,只是出卖劳动力换取生活费,这一点不可耻吧?”

    简惜闻言点点头:“我没说服务员就不能代言我的香水,但上面说你在酒吧陪酒……”这事她曾经亲眼目睹,那一次还是她通知南宫锦去接她。

    陶香薇神色没有任何异常,依旧坦然:“是,我也陪过酒,但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不堪,我的工作只是陪客人喝酒,仅此而已,没有其他交易。”

    “好,我相信你说的,那最后一点,你学业没有完成就怀孕,然后被学校开除了?”

    说到这一点,陶香薇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垂下的眼眸里一片复杂幽光,身侧的手也不自觉抓紧。

    这一次简惜没有催促,静静等她回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陶香薇终于压下胸口翻滚的情绪,故作轻淡的道:“对,这个爆料没错,我确实在大学里怀孕然后被开除了,也确实未婚先孕,现在成为了单亲妈妈。”

    她不知道的是,办公室的门口,南宫锦不知何时站在那里,隔着一扇门,听到她的坦白。

    南宫锦瞳孔狠狠收缩,她没有完成学业,还怀孕?

    不,这怎么可能?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她有没有怀孕他会不知道?

    难道是……分手后,她遭遇什么不测?

    他们分手的时候,她的确还没完成学业,但那时候她好好的,并没有怀孕的迹象。

    她说谎,他不信她这些说辞。

    想要推门进去问个明白,这会却听到简惜问她:“那孩子的父亲呢?”

    南宫锦的脚步顿住,紧抓着门把手没有推开,全身神经都绷紧了,显然很在意这个答案。

    这些爆料勾起陶香薇过去的记忆,心里除了对那个男人的恨和愤怒,再无其他。

    “死了。”她那样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那个男人就算活着,但对她来说和死没有区别。

    南宫锦听到了她的回答,和上次的一样,心一点点往下沉,说不出什么滋味。

    简惜心底一阵感慨,怎么觉得陶香薇的经历和自己有点像?

    都是单亲妈妈,孩子从小就缺失父亲……

    只是她心里有个疑问,陶香薇的孩子不是南宫锦的吗?

    不过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她也不清楚,或许孩子真的和她哥无关。

    “我该说的都说了,如果你觉得我的身份没资格代言香水,你给我一笔违约金,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合作了。”陶香薇心有遗憾,但她想要的还是钱。

    简惜回过神,随即道:“我只是让你跟我坦白,现在事情已经了解清楚,我可以帮你把黑料都压下去,我们依然可以继续合作。”

    陶香薇怔了怔,迟疑道:“你……你还要我当代言人?”心里不无惊喜。

    “当然,除非是你不想。”

    “我想,我当然想!”陶香薇禁不住欣喜道。

    “我不同意!”南宫锦推门进来,直接反对。

    两人看到他突然出现都一惊,更吃惊的陶香薇,双眉一瞬紧皱,她刚才说的话,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哥,签代言人是我的事,你不同意也没用。”简惜认定了陶香薇,她的气质最符合为她香水做代言。

    “何况,她本人也同意了,你也没权利替她做主吧。”她又说了句。

    南宫锦冷睨她一眼,并不想和她说什么,直接走过去扣住陶香薇的手:“你跟我走!”

    “你干什么?”陶香薇拒绝,脸上写满对他的抗拒。

    “我们谈谈。”不由分说抓紧她就走。

    “哥!她现在是我的人!”简惜冲门口喊了句,轮不到她阻拦,南宫锦已经把人带走了。

    不过她清楚,南宫锦不会对陶香薇做什么,有些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简惜最后喊那一句的时候,靳司琛正好出现,正好听到她的话。

    男人敛着俊容走进来,意味不明的挑唇,有点凉意:“你说谁是你的人?刚才那个女人吗?”

    简惜将他上下打量一眼,不答反问:“你怎么又来了?”这男人最近真的很闲,总是在眼前晃。

    “我今天第一次踏进这里,什么叫又?”他边说着走到她面前,长臂一伸撑在办公桌上,俯身靠近坐在椅子上的她。

    男人身上清洌狂狷的气息包围过来,简惜皱了皱眉,一抬头却撞上他坚毅的下巴,额头顿觉一阵吃疼。

    还没缓过来,下巴被他挑起,一张如雕刻般冷俊立体的脸出现眼前,狭长鹰眸浅眯,直直盯着她,薄唇微启:“你……该不会看上那个女人了吧?”

    她要是喜欢女人,那他算什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