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咬人的狼狗

    瞧她皱着眉头,老大不情愿的样子,靳司琛眸光暗了几分:“怎么?让你和我订个婚有那么为难?”

    换作别的女人,别说是订婚,巴不得赶紧结婚成为他的靳太太,她倒好,还给他摆一副委屈的样。

    现在反而是他迫不及待要给她贴上‘靳太太’的标签,深怕她被其他男人骗走了。

    简惜看到他一脸阴郁的样子,莫名有点想笑。

    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跟个怨妇似的。”

    男人黑眸一眯,张嘴要咬她的手指,好在她速度够快,立马收手。

    “看来不是怨妇,而是咬人的狼狗!”没好气的哼了哼。

    话音才落,男人伟岸的身躯倏然压迫过来,一手撑在她面前的餐桌上,另一手搭在她椅背上,整个人被他笼罩。

    “你说你的男人是狗,那你是什么?”

    “我……”

    是哦,她傻了,居然间接把自己骂了!

    靳司琛还真的说到做到,他们从海上回来的第二天,他便发了声明,宣布他们两人订婚的消息,同时也是告诉大家,靳家和南宫家结成亲家。

    按理说两大家族联姻,他们至少得办个订婚宴,邀请亲朋好友来庆祝。

    只是简惜的意思是,她不想太高调。

    何况她是两年前当众悔婚的简惜,靳家那些亲朋好友肯定记得,订婚宴上请他们来,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好在靳司琛顺了她的意思,发个声明就够了。

    靳家这边,靳凡佩看到靳司琛发出来的订婚声明,正在气头上。

    安萱萱进来的时候看到她黑沉着脸,家里的佣人都被吓退得远远的。

    她眼底暗光一闪,随即换上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神情走过去。

    “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招惹你了?气坏了身体怎么办?”

    看到是安萱萱过来,靳凡佩脸色才没那么难看,但她抿着唇,看着安萱萱欲言又止。

    安萱萱一向懂得察言观色,迟疑着问道:“是不是因为司琛哥和小惜姐订婚的声明?”

    “你也看到了?”靳凡佩开了口,随即又摇摇头,这么大的事,谁还不知道?

    她拉起安萱萱的手握住,十分歉意:“萱萱,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到司琛身边,本以为能撮合你们两个,谁料那个简惜消失了两年还会出现!”

    安萱萱脸上划过一丝落寞,但很快换上笑容,还主动安慰:“阿姨,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没事的,只要司琛哥能找到他要的幸福,我……我会祝福他。”

    靳凡佩分明看到她难过,却还在强颜欢笑,还那么懂事安慰她,对她更是疼惜了。

    轻轻拍她的手:“萱萱,我不会亏待你的,他只是跟简惜订婚而已,没我的同意,他不能娶简惜,你才是我心目中的弟媳人选。”

    也就是说,她一定要靳司琛娶安萱萱。

    安萱萱垂着眸,眼底划过无法察觉的笑意,表面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微笑道:“阿姨,我真的没关系的,你不要因为我又和司琛哥闹不愉快,我是真心希望他找到幸福。”

    她这么懂事,更让靳凡佩坚定一定要靳司琛娶她。

    “萱萱,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很清楚,不用跟我说违心的话。”她顿了顿,接着说:“你准备一下过去找他,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他的助理,你要待在他身边。”

    安萱萱瞬间就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要她去监视靳司琛和简惜的一举一动。

    “我知道了。”她应下来。

    靳凡佩心情算是好了不少:“这就对了,在我看来,简惜比不上你,司琛迟早会看到你的好。”

    她们正说着话,靳浩言这个时候走进客厅,手里拿着一沓文件。

    “姑姑。”靳浩言喊了声。

    这边两人看到他,停止刚才的话题。

    靳凡佩拍一下安萱萱的肩,轻声道:“你先去忙吧。”

    安萱萱点点头,随即离开。

    靳浩言走到靳凡佩面前,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姑姑,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字。”

    靳凡佩微颔首,接过文件过目后,用他递来的笔签名。

    “你小叔这段时间不在,集团里的事你要盯紧点,有什么问题随时告诉我。”靳凡佩边签字便道。

    “我知道了,姑姑。”

    靳凡佩把文件都签了,然后给回他。

    看着眼前越来越沉稳能干的侄子,靳凡佩有点欣慰。

    两年前,靳浩言主动提出到集团帮忙,还不要任何薪酬。

    当时靳司琛的心思都在寻找简惜,集团很多事情落到她一人身上。

    靳浩言肯来帮她的忙,她当然高兴。

    这两年,他在她手底下做事,进步很快,很多事情不需要她指点,他也能完成。

    “听说你最近去看了你妈妈?”靳凡佩说起了家常话。

    靳浩言点点头:“嗯,是的。”

    “她恢复怎么样?”靳凡佩继续问。

    靳浩言眼中复杂幽光一闪,语气依旧如常:“还是老样子。”

    想起母亲在精神病医院的样子,他的心狠狠一抽。

    靳凡佩叹一口气:“虽然她这是自作自受,但是看到她现在这样,我心里也为她难过,希望她能好一些。”

    靳浩言却是面无表情:“她做的错事她自己承担,您不需要同情她。”

    他这般冷静,甚至是冷漠的样子,让靳凡佩怔了怔。

    没想到他能那么平静,即使有错,但那也是他的母亲啊。

    或许他不能原谅母亲那样害死了父亲。

    “没别的事,那我先走了。”靳浩言至始至终都很客气。

    靳凡佩回过神,连忙道:“去吧。”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倏然发觉自己有点看不透他了。

    不过两年时间,他变化太多。

    靳浩言走到外面,从衣兜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烟点上。

    青白烟雾从他嘴里吐出,他眯起了眼,盯着手机上显示的那一则声明。

    他知道简惜出现了,也知道小叔去找她,他一直忍着没去看她一眼,如今却看到了他们订婚的消息。

    而她现在的身份还是南宫家的小姐!

    这样他们还能走到一起,他是越来越佩服小叔了。

    他又吐一口烟雾,阴冷一笑,他们想在一起,他还没同意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