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我怕疼

    他这么主动,反倒让简惜觉得有些奇怪,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说:“你和她说清楚什么了?什么叫以后不会见面?”

    貌似她也没阻止他和楚天歌见面吧?

    靳司琛故意凑近她面前,温热的气息都喷拂到她脸上:“我和她说,我的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她永远也没机会。”

    毫无征兆的,他就说出了这番话,反而让她反应不过来了。

    “她……还想当你的妻子?”其实不用问也知道,楚天歌没那么容易死心。

    只是,她不恨靳司琛毁了楚门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让她放弃?”他皱起眉,只能跟她说不再见面。

    何况他也不是完全不计较楚天歌害死了易繁。

    “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担心你被他抢走。”她调侃道。

    他捏起她下巴,轻笑:“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

    “毕竟她那么固执又那么心狠手辣,我怕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也对,我怎么能指望你这个小白兔会应付她那只大灰狼?所以我只能和她断绝来往。”他必须把潜在的危险清楚。

    “你这么做只会让她更恨我。”她不是第一次遇到非要纠缠他的女人。

    “你怕了?”他有些好笑的注视着她的眼睛,没等她回答,他将她搂入怀里:“怕了就靠着我。”他不会再让楚天歌伤害她。

    简惜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感受到他稳健的心跳,其实只要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好害怕的。

    “你的腿怎么回事?没有继续治疗吗?”她倏然想到这个问题。

    靳司琛眸光微闪:“确实停了一段时间治疗。”

    当初给他医治的医生说,他的腿想要完全恢复是不可能了,能不能重新站立行走,还是个未知数。

    那时候加上容貌的改变,他彻底没了心情,拒绝了继续治疗。

    “这怎么行?答应我,你要重新接受医治,我要你好起来。”她离开他的怀抱,十分认真的看着他道。

    “你陪我?”接受医治不是不行,但这条路必定很漫长。

    “我陪你。”她握住他的手,如果他能重新站立行走,要她做什么都行。

    ……

    这一晚,靳司琛留在医院陪她。

    大概是要把空间留给他们,南宫锦带着简星辰主动回避了。

    简惜看了看时间,然后看向坐在旁边的男人,几度欲言又止。

    靳司琛正用平板电脑处理事情,却也发现了她的异样。

    “怎么了?是不是困了要睡觉?”

    “我……”简惜心里挣扎了下,还是说出来:“你能不能帮我找个护工,我……我想擦洗一下身体。”

    她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口不适合洗澡,但用毛巾擦擦身体还是可以的。

    看她有些难为情的样子,他微勾起唇:“这种事找什么护工,我不是在这吗?”

    简惜一怔,他要帮她擦身体吗?

    这……还是算了吧。

    “不太方便吧?还是找护工……”

    “没什么不方便,我的双手没有废。”他倒是一脸自然。

    简惜囧了囧,不方便的是她啊喂……

    他倏然凑近她面前,幽深的眸子定定注视她,薄唇似笑非笑的勾着:“你难道是在不好意思?”

    没等她出声,他又道:“都老夫老妻了,还难为情什么?”

    他想了想,唇边的弧度勾得更深:“不过我们确实分开了挺久,你会害羞也正常。”他也了解,她向来脸皮子薄。

    “我……我哪有害羞?”简惜下意识脱口而出,话说出来反而后悔了。

    她还不如乖乖承认,这样还可以叫个护工阿姨之类的。

    “没有害羞?那是认为我没用了,照顾不了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不用找护工了,我帮你。”他很快接下话。

    简惜张了张唇,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来了好嘛。

    没想到他还真的做起那样的事,他帮她脱开衣服的时候,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甚至不敢正眼去看他,别开了脸,轻咬着唇,身子都绷得有些紧。

    靳司琛不禁好笑的道:“放松点,我又不是要跟你做那种事。”

    简惜闻言蓦地转头看向他,轻咳一声道:“我只是怕你看到我身上的伤……”她这借口有点烂,她的伤口包扎着,这会是看不到的。

    靳司琛倒也不揭穿她,只是眸光带着深意的看着她:“我不嫌弃,不管你身上有多少伤,我都不会在意。”

    他在意的是她这个人。

    男人突然的表白,她除了还有点不好意思之外,心里却也坦然不少。

    “那你小心点,别碰到我的伤口,我怕疼。”难得的,她竟会向他撒娇。

    靳司琛眸光深了深,喉咙有些干涩:“不要在这个时候勾引我,你知道我禁欲了很久。”他怕自己一会克制不住。

    简惜无辜的眨眨眼:“我没有勾引你,你想太多了。”

    “你觉得你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以什么都不想吗?”他又不是不正常,而且她是他爱的女人。

    “那我闭嘴。”她捂住自己的嘴巴,还闭上了眼睛:“麻烦你快一点。”不只是他受折磨,她也感到羞窘。

    靳司琛好笑的看她,她闭眼算什么事?

    虽然他行动不方便,不代表他没法照顾她,至少帮她擦拭身体这种事,他还是做得来。

    他的动作很轻,很细致,也不是很慢,怕她会着凉。

    简惜忍不住睁开一条眼缝偷看,只看见他一脸认真又很小心,好像她是什么宝贝。

    她的心倏然就柔软得不行,其实他说的对,都老夫老妻了,没什么可害羞的。

    他们是要携手走过后半生的人,还分什么彼此?

    再晚一点的时候,简惜困了,禁不住打哈欠。

    “睡吧,我陪你。”靳司琛道。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突然要求:“我想你和我一起睡。”

    “嗯?”他挑起眉。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你睡我旁边。”就单纯的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意思。

    “你觉得这张床能容纳我和你?”他轻笑着道。

    简惜撇撇嘴,她怎么忘了,医院的单人病床根本睡不下两个人。

    “不急,等你好了出院,我天天和你一起睡。”

    他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那个什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