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做个交易

    见苏小楠不说话,欧阳辰也不强求,送了送抱紧苏小楠的双手,柔声道:“罢了,你有你的打算,我有我的决定。周朝之乱与鼎城都已经平息,你回去后就是大英雄了,想好了要什么赏赐吗?”

    “除了交换的条件,还能要其他奖赏?”苏小楠眨巴着眼,在这上面可是不会放过的。

    “本王的王妃都出来打仗了,要点赏赐怎么了?真当一个条件能打发了,本王不认!”欧阳辰黑了黑脸,看着苏小楠哈哈的笑了起来。

    他直接抱起怀中的人,气呼呼的就朝着卧房里去。

    “等等,属狗的也没你这样咬人的,欧阳辰,在帮我最后一个帮,哈哈别挠……帮我把这东西放在水坝下面,引线够长,二十个呼吸之后你必须远离一里外。能做到的话,我才能交给你……”

    然后,苏小楠就被欧阳辰拆了吞入腹中,也不知道欧阳辰到底听到了没有。

    再次站在汴城城墙上,这外面都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路过之人绝对不知,这里曾死过几千人,鲜血都快将黄沙染红。

    “我要先去鼎城,这里的事就交给欧阳辰处理,清河一日无水,就不准百姓回来。圆城已搬空,到时候重建即可。”苏小楠将手中的信纸递给黑子。

    黑子的面部表情一僵,根本不敢伸手去接啊。

    王妃你这刚同王爷在一起没有一天时间,睡了王爷就跑路,还把这烫手山芋甩给他,他怎么接啊!

    你提上裤子就跑,我这哪跑得出王爷的手掌心啊!

    苏小楠扫了一眼不接书信的黑子,微微挑眉道:“怎么,还怕你家王爷吃了你不成?”

    岂止是吃啊,那简直是生吞活剥啊!

    黑子的脸色就跟便秘了一样,低声道:“要不王妃等王爷醒来后再给吧。”

    “我要能等这么久,还用你说?”苏小楠直接将信塞入黑子手中,脚下一点,迷云步已经展开,整个人化为一道虚影消失。

    “王妃!”黑子双手一颤,恨不得直接把这信封直接甩出去,完蛋了!

    黑子的话音刚落,那黑色的身影已经出现,看着远去的身影只道:“没良心的小东西,你若要走,本王又岂会困着你?”

    “王爷。”黑子忙把信封递出。

    欧阳辰抽出书信看了看,眉头微微一挑道:“战死的三百零八名将士的尸首,王妃都放在了城内义庄内,你们派遣人手运回京城。迁出的百姓暂且不要移回城内,圆城附近的人手全部撤离,商队全部拦截,三日后再通行!”

    说完,欧阳辰拂袖就要离开。

    黑子忙道:“王爷,您这是……”

    “去鼎城。”欧阳辰将书信放好,又重新提笔写上了战况,直接传书回了京城。

    鼎城在汴城落败,几千兵力全损,山匪逃回,不敢再作乱。晋国京城还未得到消息,小国已经知晓,一个个激动的落泪,还是镇南王厉害,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实力了。

    那山匪嚣张成这样,还不是被打回去了。

    只是让他们还忌惮着的,鼎城山匪并非全部打压,逃回去了一部分,要是改日再重来可怎么办?

    “山匪就是山匪,就算是从军了也改不了山匪的模样,几千兵力都能全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还敢同镇南王相提并论,简直可笑至极。”

    “真不知道这群山匪哪来的勇气,学着别人去打仗。打周朝倒还好,还敢惹上咱们晋国,要不收拾收拾,还真叫他们得意忘形了。”

    耳边尽是那些人数落的声音,甚至连眼前都是别人嘲笑声,还有无数的兄弟在耳边呐喊着,叫着救命。余大洪更是彻夜难眠,在鼎城之中蜷缩着,根本不敢外出。

    这一个多月来所发生的事,岂止是笑话,他都快沦落为笑柄了!

    就算路上没遇到一个人,他也会产生幻觉,随时都有人在笑他。

    笑他好好的鼎城不要,非要出去打仗,结果连着自己的兄弟都没了!

    “是不是你在笑,啊?是不是你!”余大洪全身抽搐着,看谁都像笑得阴险,他抽出袖中的匕首,对着身边的人直接捅了过去。

    “大,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犯病了?”其他看着的山匪都惊呆了,忙朝着后面退。

    犯病了?

    对!

    余大洪你有病才会下山,才会去打其他城镇!

    当山匪不好,非得作死!

    怒吼一声,余大洪揪住身边的人又是一刀捅了过去,他脸色发白,手指都扭曲了少许,嘴唇也变得青紫,咬牙道:“药,药,给我药!”

    “大哥,那个小子被丢在了战场上,不知死活。”两边的人纷纷后退的,哪里还敢上前来。

    被捅了的人愣是爬出去一段距离,只是伤势太重,根本起不来,直接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我不管,去找,找到花问,让她回来!我的药!”浑身上下摸着,余大洪身上早就没了药粉,他只找出了包着药粉的纸袋子,掏出来就对着纸袋子舔着。却仍然没办法满足,他不断地抓着自己的皮肤,抽搐着看着四周。

    “我闻到药的味道了,那小子回来了,回来了!”余大洪踉跄着,就要朝着前方走。

    “大哥,回不来了,那小子……嗯?花问,你真的回来了?”本来还否定着的小弟,看到那清瘦的身影,缓缓走上来,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苏小楠带着浅笑,从怀中拿出药粉道:“回来了,他们以为我是俘虏,没有为难我。大洪将军,你的药。”

    迅速抢过苏小楠手中的药粉,余大洪连包裹都撕开,那尖利的牙齿划破药袋子,直接吞了进去,呛得他直喷粉末。

    “你们先下去吧,我在帮大洪将军看看病情。”苏小楠上前一步,按着余大洪的脉搏。

    被捅死的两个人也没能醒过来,这群山匪应了一声,扛着尸体就撤了出去。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不对,你也是!”余大洪吃了药后平息了一会儿,看向苏小楠的目光也警惕了一分。

    坐在一旁,苏小楠从袖子中又拿出了十包的药粉放着,淡笑道:“大洪,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