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农家有机肥

    御风潇从容不迫的接过手套带上,这一刻完完全全当自己是医师了,按照苏小楠的方法,把放在房间里的手术用品全部拿了出来。先喂温开水,再用开口器固定,胃管洗胃!

    金三千跟绿芙完全是颤抖着看完全程啊,那长长的管子,就跟他们之前吃的香肠一样,不要命的朝着御风莲雾的嘴巴里面送,看着御风莲雾的喉咙都被顶开了,然后就是御风莲雾那想叫又叫不出生来的哀嚎声。

    一个四十几岁的老中医啊,百年传承医药世家的家主啊,就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按在地上,各种的做抢救的手术。那银制的面具都在抢救中被丢了远远的,一张脸全毁的御风莲雾更是惨不忍睹,那两只眼内的泪水不断地涌出。

    疼啊,胃部疼,全身麻痹。然后就嘴疼,嗓子疼,那胃管在胃部里面搅动着,他疼的全身都没了力气,好好的一身武功,愣是连内力都没办法运转。

    就连大树上的人都看得胆战心惊的,还有这种的医疗手法,也真是够奇怪的。

    苏小楠原本按着御风莲雾的手微微一松,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院子中茂盛的大树上,微微勾起嘴角。

    终于洗好了胃,苏小楠看着御风潇将胃管抽了出来,御风莲雾现在是不吐泡泡了,连着敌敌畏的药性一起抽了出来,那秽物都装在桶里面,经过胃酸的腐蚀,味道有些难闻。

    只是刚才还硬气的御风莲雾,现在整个人就跟煮熟的虾子一般,卷缩在地上,一言不发,身上的倔气都被磨光了。

    “王妃,洗胃的方法确实非常适用服错毒药的应急处理,但是进行手术的时候未免太过痛苦了,为什么不能选择局部麻醉跟全麻呢?”御风潇摘下口罩,让人清理着这些东西,完全忽略了身后的御风莲雾。

    苏小楠也笑着回答着,给御风潇解惑。

    开玩笑,有些手术你用全麻,那人死了你能知道吗?不过就是洗胃而已,农药都敢喝了,还有什么痛可怕的。

    眼看着御风莲雾捂着肚子起身,踉跄着就要离开,金三千忙道:“这才第二种毒药呢,你走什么走,站着,站着。”

    御风莲雾恨不得掐死金三千了,一张老脸都黑得没地方看,怒声道:“老夫答应的事,绝对不会食言。现在,只是让人准备五千万两银子送去镇南王府而已,至于最后一个毒药,无论是什么,老夫都照样喝!”

    “唔。”苏小楠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块布包裹着玩意儿,捏着鼻子说道:“这是之前收集的农家有机肥料,无毒,但可能口感跟味道不是那么好。这是之前我打算哟你用来做实验的,主要用在检验肠道细菌上,现在贡献出来,让御风先生尝尝先。”

    我尝你大爷的,苏小楠!

    御风莲雾的手指都差点捏断了,两只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哪里知道苏小楠会这么无耻,连特么的农家肥都拿了出来!

    或许对于常年生活在城镇里的公子哥来说,不太懂这农家肥是什么,但是他行走大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特么就是米田共啊!你一个医师,没事去研究这玩意儿做什么!

    还农家有机肥!

    这不就变相的让他吃屎么!

    尝尝鲜?

    你怎么不先吃一口!

    卑鄙啊,无耻啊!

    御风莲雾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都说了比毒药了,你拿出这么个东西来,你还要脸不!

    果然,苏小楠的厚脸皮,全京城无敌。怪不得名声臭到这个地步,怪不得嫁给镇南王后更加嚣张,更加被仇视,就这性格,出去没被人一砖头拍死就算好的了。

    绿芙更是哭笑不得,看着苏小楠手中的东西,忙自己拿了过来,不让苏小楠托着,就这样高举着放在御风莲雾眼前。

    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东西。

    刚才才被暴力洗胃的御风莲雾实在是受不了,直接一步后退怒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哟呵,绷不住了?

    苏小楠笑着说道:“御风先生还是在医术上更技高一筹,这毒药还是尽量少碰吧。我所要求的也不多,御风先生能否正视我身边的助手金三千,给他道歉呢。”说到后面,苏小楠的神色一正,再也没之前懒洋洋的样子了。

    无论是什么道歉,都缺一个。

    这么多年来,放任金三千一人在外面打拼,甚至为了增长内力各种收购药材,就是不希望御风家族小看了他的存在。只是这个父亲啊,白莲花,对于这个废物儿子不上心,在他只不过是露水情缘的一夜,根本不算什么的。

    “契约上可没有这一点,老夫是御风家家主,何须要对一个小儿道歉。”一甩衣袖,御风莲雾恼怒的将绿芙手中的东西拍了出去,转身就走。

    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丝毫没有半点高雅形象,也不知道御风家主的媳妇儿是烧了什么高香,才把御风潇培养成这个样子。

    “王妃你别介意,我爹他就是这个性子,几十年都没改过来了。”御风潇有些尴尬,毕竟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朋友,偏袒谁都不好。可现在他所担心的,倒是那五千万的银子,御风家的积蓄不少,但要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的流动银两来,着实是十分困难的。

    又看向金三千,他不是特别喜欢眼前的人,不仅仅是因为金三千的存在让他的母亲哭伤了眼,伤了心,也是他尊敬的父亲那出、轨的产物。常年都高高在上,被世人尊敬,以礼相待的父亲想想,顷刻间崩盘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难受了。

    尽管这是事实,但他放不下。

    “金公子。”微微颔首,御风潇打着招呼。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主动招呼。

    但金三千并不领情,哧声道:“你别叫我,我跟你们御风家没什么可说的。”

    啪的一下,苏小楠踩在金三千的脚背上,挑眉道:“说什么呢,不是刚有一笔五千万的大生意嘛,银子还没到手就翻脸了?谁给你的勇气啊,话还是得说起来,不然就跟缩头乌龟一样,躲着藏着有什么交易都没你的份。所以啊……”

    拉长了声音,苏小楠看向了前方的大树上,吹着口哨说道:“古有梁上君子,就是不知道树上的是君子呢,还是屎壳郎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