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盼着我去死吗?

    手握着手,苏小楠同欧阳辰一起朝着书房去,这两边站着的护卫都觉得冷风嗖嗖的,又有不好的预感,每次苏小楠过来,有哪一次他们好过了?等着吧,一会儿又是砸杯子丢书了,他们负责在外面收拾就行。

    “父皇。”苏小楠笑着,只是看到站在一旁的牧野王,顿时嘴角的笑容就僵硬了。

    你大爷的,这个瘟神怎么在这!

    “怎么,看楠儿你的表情,是不喜欢本王在这里了?”牧野王盘着念珠笑着,这一口一个楠儿的,叫得亲密得很。

    欧阳辰的脸都快成了黑冰坨子了,上前一步挡在苏小楠与牧野王的中央,淡漠的说道:“今日是讨论秋猎一事,牧野王没必要多留,还请出去吧。”

    “呵,冰坨子刚到就想赶本王走了?秋猎一事,怎么就与本王没有关系呢?”牧野王浅笑道。

    “你又不去秋猎,在这杵着做什么?”苏小楠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然后心中就咯噔了一下,右眼皮跳的不是苏家,而是牧野王!

    这个陈牧野,这是要跟着他们浪到烈阳国去参加秋猎?

    “父皇,牧野王身子虚,怕是不能长途出行!”苏小楠立刻拱手道,开玩笑有这么一个凝血功能障碍的病坨子在身边,万一挂了她拿谁赔给皇后啊!

    “楠儿就只见过本王赤身一次,如此妄下结论,就真认定本王不行?”牧野王手中的念珠一紧,微微阖眼看着苏小楠。

    泥煤的!

    轮胎上脸了是吧?

    苏小楠冷笑道:“牧野王的事,我一个外人怎么知道。只是牧野王这病症,父皇真放心让他去吗?”

    欧阳胜雄也很纠结,牧野王的病症他是知道的,表面上看上去跟常人无异,但是一旦出血就会流血不止。秋猎,以狩猎为主,去了自然是会动刀动箭的,伤亡更是难免。

    牧野王的情况特殊,别人或许是伤了心脏才会死,但是他,随便在哪扎上一刀就死得透透的。

    “正是因为如此,朕才要把阿牧交给你。”良久之后,欧阳胜雄才开口说道。

    你再说一遍!

    苏小楠惊得下巴都快掉落在地上了,瞪圆了双眼看着欧阳胜雄。这么危险的定时炸弹,留在身边?

    “父皇,你太高看儿臣了,儿臣又管不住牧野王的双腿,他要去送死我也拦不住啊。”苏小楠第一个当先拒绝,她跟烈阳国的关系紧张成这样,就算秋猎老老实实的,那烈阳国也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对她啊,真要去了,牧野王那就是被连累的。

    牧野王轻声一笑,直接说道:“放心,本王就跟着你,哪也不去。你要实在不放心,也可以用铁锁链帮着本王呢。”

    你个傲娇受!

    苏小楠差点没气得背过去,只道:“如果父皇你执意让牧野王也去那也行,不过得皇后娘娘同意,我可没个弟弟赔给你们。”

    顿时,欧阳胜雄跟欧阳辰的脸色同时阴沉了下去。就连牧野王脸上的笑容也都消失了,捏着念珠的他只轻声说道:“早在五年前,本王就已经死了。不用顾虑皇后,本王要去哪还由不得她来做决定。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还需要她来安排本王的路。”

    “慢!”远远的就听到了皇后的声音,门外的小太监赶忙来通报,皇后娘娘来了。

    一身华服的陈彩玲走了进来,显然也是刚接到了消息,她一入内,目光就落在了牧野王的身上,蹙眉道:“阿牧,你身体什么情况难道你还不知吗?秋猎会上刀剑无眼,你若受伤,让本宫如何向死去的父母交代!”

    “别拿爹娘来压我,还以为我是当初那个莲子羹就能哄好的孩子吗?”牧野王的表情也冷了下来,将手中的念珠都握得紧紧地,冷眼盯着陈彩玲。

    一开口就把亡故的父母提出来,牧野王自然是十分不高兴的。

    陈彩玲的脸色也僵了几分,捏着的手指也轻微的颤抖,“你还在怪我,还在怪我。”

    这个时候,她连本宫也没有用上了。

    像是距离拉近了许多,但又实在是过于疏远。

    牧野王轻声一笑,淡漠的说道:“还有意义吗?当着楠儿、辰儿的面,就别在这里找不自在。好好做你的皇后,衣食无忧也挺好。”

    有那么一瞬间,苏小楠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牧野王。没有无赖的气息,眼底永远都是那么的冰冷,将所有人都排除在外。仿佛这天地间,再也没有能够入他眼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事,让牧野王跟陈彩玲的关系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苏小楠没问,能让欧阳胜雄跟欧阳辰沉默的话题,自然是不知道得好。

    衣食无忧?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陈彩玲苦笑着,就算如此也还是说道:“秋猎绝对不能去,你自己的身体情况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若去了,有多少活命的机会,难道你真的要把命都交代在那了,才肯罢休吗?阿牧!”

    “皇后娘娘!”牧野王的声音徒然提高,冷声道:“若这世上都是贪生怕死之辈,那何以为家,何以为国!有驻守边疆几十载的将士们,他们为了晋国可有一丝怨言?本王不过是为了晋国去烈阳国走一遭,又不是上战场打仗,怎么阿姐,这是盼着我去死吗?”

    一声阿姐叫出,陈彩玲眼中的泪就落了下来。

    就连牧野王也愣住了,小时候常跟陈彩玲吵架,习惯了这样的口吻。除了五年前的那一次,这还是见面以来头次争吵。下意识的就叫出了阿姐,就连他都没反应过来。

    说什么自己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结果吵架还是这样的方式。

    “嘁。”牧野王自顾自的苦笑一声,淡漠的将头转了过去,不再理会眼前的陈彩玲了。

    “阿牧长大了,是该自己做主了。”擦着眼角的泪水,陈彩玲将目光转向了苏小楠所在的位置上,主动牵着苏小楠的手,轻声道:“小楠,阿牧这孩子就交给你了。若是……若是有什么不幸,那也是他的命数。”

    命你大爷的,凭什么?

    苏小楠嘴角一抽,还以为皇后都来了,牧野王怎么说也应该收敛一点,结果当真是连自己的阿姐都怼啊。

    “好。”无奈之下,苏小楠只好答应着。

    只求这瘟神到时候别这么倒霉,真被人给干出血了,那就是现场人体鲜血喷泉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