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都是她造成的

    太子这话刚说出口,顾拓就面色猛沉,夏盈也心口一紧。

    “太子殿下,您相信晋王的允诺吗?”

    太子摇头。“当然不信。只不过,当时我们一起理论之际,他坚称你们家是贱民身份,那么家中的儿子就没资格参加春闱。孤和他多番理论,好容易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晋王势头还强劲,孤所能做的也只有暂时挡他一挡。反正,只要熬过春闱,你家长子若能金榜题名,那就一切安稳。”

    “只怕我家泷哥儿金榜题名的话,晋王更能借机生事了吧?”夏盈冷声道。

    晋王早已经把他们一家人都恨入骨髓,现在只是鉴于太子突然站出来,还表示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他们。而夏盈也不是好惹的,晋王一旦动手,她也立马予以还击。现在晋王是朝内朝外都被疯狂夹击,他也是无奈之下才会暂时退让一步。

    但只要让他缓过气来,他肯定就会对他们一家人动手了。

    这个人可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主!

    那么接下来对顾拓一家最好的切入点,不就是顾元泷考中春闱之后吗?

    甚至晋王都不用从别的方面下手,他只需要让人将顾拓当初离开京城的时间线、以及顾元泷的年纪一起拎出来大肆宣扬就够了。

    须知道,当年离开京城的时候顾拓都还没成婚呢!那他怎么凭空冒出来的这么大一个儿子?

    那么顾元泷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刚刚大登科的新科进士身上就染上这样的丑闻,那么顾元泷以后的仕途就难走了!

    面对夏盈的质问,太子也面带愧疚。“孤势单力薄,眼下所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不过距离春闱还有一个多月,孤会继续想办法的。”

    王良媛眼看眼前的形势越发凝重,她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夏淑人请放心,顾解元青年才俊,太子殿下是惜才的人,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顾解元被欺负了的。而且顾解元还是阿芙的兄长呢,我们王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阿芙因为兄长的关系伤心落泪。”

    她的意思是说,人家晋王对顾元泷动手,王家也不会袖手旁观。

    芙姐儿微微笑道:“一开始就是我们自己招惹的晋王殿下,那么他想怎么对待我们都是我们自找的。这个结果我们自己承受就是了。”

    什么太子,什么王家,这些人的帮助她都不要!

    这孩子还是把界限给划得清清楚楚。

    太子见状,他眼中就浮现出一丝痛楚。

    “阿芙……”

    他又想表现一把父亲的柔情,却见晋王已经进来了。

    看到眼前这个状况,晋王玩味一笑。“太子殿下,你们这是怎么了?才刚见面就又吵架了吗?”

    他倒是知道夏盈一行人才刚进东宫没多久,结果他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捣乱了!

    虽然因为外头风言风语的打压而暂时收敛了一些,但晋王那颗嚣张的心却始终不肯蛰伏起来。他可不会眼睁睁看着太子和顾拓一家人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和睦快活的过完这么一天。

    太子勉强扬起笑脸。“六弟说笑了,夏淑人一家人都是懂规矩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和孤吵架?”

    “懂规矩?就他们?”

    晋王不虞的目光扫向夏盈一家,他的目光尤其在夏盈身上多停留了好一会。

    那天在大街上发生的事情,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理清楚头绪。

    到底他们的马车是怎么出的状况?夏盈又是什么时候不见了?为什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掉在地上的人就只有他和他的贴身丫鬟?

    要是当时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是他和夏盈都行啊!那他就能顺水推舟把这个女人给收到自己府上去,那自己丢这么一个脸也不算亏了。

    可是偏偏不是她!

    而且,在后续愈演愈烈的风波之中,这个女人还是背后最大的推手。甚至才刚等自己的伤势有所好转,她就又跳出来去宫门口告御状,然后逼着他对自己的亲随痛下狠手!

    这样的举动其实对一个上位者来说是很致命的。

    黄大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做官还是很有一套的。这些年他在京城也的确帮晋王做了不少事情,后来把人推到京兆尹的位置上去也是晋王一力提拔的。晋王也一直等着黄大人在京兆尹上刷够了资历,就继续把人给提拔进中枢,彻底让他给自己当左右手呢!

    朝廷上下的人都知道,黄大人是晋王的人,而且很受晋王重用。黄大人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他这些年对晋王一直忠心耿耿。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忠心不二、也被晋王用的很顺手的人,却因为夏盈的缘故,被晋王给一脚踹开不说,甚至还直接踩死了!

    此举必定会寒了晋王手下好些人的心。毕竟谁又能保证自己的旧事不会被人翻出来,然后一旦闹大了,晋王就会如对待黄大人一般,也对他们痛下狠手?

    为此,这些日子晋王都顾不上养伤,他还得拼命的笼络手下的人,再三向他们保证这件事只是偶然,而且不会再有第二次!顺便,他也要把自己对黄大人的所作所为包装成是黄大人多行不义自取灭亡的结果,这样才能给自己找到一个还算可以遮掩过去的理由。

    只是再怎么竭力弥补,他心里也明白——已经和他疏离开的人心终究是疏离开了,他想要在获得这些人的全权信任的话,还得付出许多努力。

    而这一切,全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她哪来的这么厉害的本事?

    被晋王阴冷的目光死死凝视着,夏盈只觉得骨头里又开始流窜开来一阵凉意。

    不过想想那个一直在暗处保护自己的哥哥,她还是强行按捺住心头的震颤。

    “晋王殿下您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她直接反问回去。

    晋王才收回了目光。

    “没什么。本王只是才发现,夏氏你穿上三品淑人的礼服,倒还像个样子。”他凉凉道。

    “是吗?多谢晋王殿下夸奖!”夏盈又微微一笑。

    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面对她的笑颜,晋王的眼神却越发冰凉。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