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失败者?

    “无暇老儿,你以为叫来几名地仙就能够制服本君吗?本君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你们也休想染指这本圣典!”

    “不好,他要兵解——”

    随着一道惊雷自识海中炸开,薛凡骤然睁开双眼,眼中的世界顷刻天旋地转,后脑更是直接摔在了地上。

    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薛凡还未理清思绪,脑袋便突然传来一阵刺痛,转瞬之间,无数记忆已经涌入脑海。

    截然不同的世界,平凡的大学生,女朋友生日,借酒消愁的穷小子……

    不知过了多久,薛凡的意识才恢复过来,而先前的记忆也已经与其合二为一。

    什么情况?

    薛凡翻身站起,却不禁被自己的身体素质吓了一跳。

    不仅体弱多病、暗疾缠身,骨骼经脉更是不堪入目!

    他下意识想要运转天地灵气滋润身体,却突兀的发现这个世界灵气太稀薄了,纤细的灵脉根本没有能力支持他完全修复身体。

    感受到灵气缓慢注入全身,薛凡的神色才微微好转。

    自己这是夺舍了别人吗?

    薛凡意识到这点多少有些难以接受,他虽然被人称为天蛛邪君,精通天下毒术,甚至拥有起死人而肉白骨的超凡技艺,但像夺舍这种灵魂摆渡之术,也不过是存在正邪两派之间的妄言,成功者根本前所未闻!

    想他修行百年,遇到如此荒谬的境遇也是不禁摇头感叹。

    薛凡瞥向狼藉不堪的床铺,破碎的酒瓶到处都是,闻到这冲天的酒气更是眉头紧皱。

    他随手打开窗子,抬眉就是一面方镜镶在衣柜里。

    看着镜中清秀白皙的面孔,薛凡险些破口大骂出来。

    妈的,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小白脸!和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小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薛凡心有不满,才转身就感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从门外跑来。

    “凡子醒了没有!大事不好了,快跟我出来!”

    薛凡不动声色地躲过对方伸来的手,认出眼前这名人高马大的青年,是他这局身体原来主人的舍友孙豪。

    孙豪家境优越,是这所学校的篮球队队长,为人仗义,丝毫没有高干子弟身上有的贵气。

    “怎么了?”此时薛凡已经拥有了原人格的完整记忆,身为用毒高手,易容潜行早已是家常便饭,伪装起来根本密不透风。

    此时他修为九不存一,没必要铤而走险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暴露身份。

    “你还他妈问怎么了!昨晚你回来抱怨陈倩突然无理取闹我就觉得有问题,兄弟你都要被绿了你知道么!快跟我去校门口!”

    薛凡听完一阵好笑,向来都是他给别人扣帽子,这才重生不久就有人要给自己惊喜了?

    陈倩……

    薛凡思索了一下,立刻想起这一世的女友,因为昨天过生日男朋友只送了一条白金项链就大发雷霆,也正是因此沮丧的原宿主回到学校后才借酒消愁,最后一命呜呼让薛凡有机会借尸还魂。

    整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薛凡也跟着孙豪走到了校门口,平时人流熙熙攘攘的门口此时围了一大圈人。

    薛凡穿过人群就看到陈倩正一脸幸福的站在街对面,而与此同时一名陌生的男人正手捧鲜花,单膝跪在陈倩面前。

    沿街还停了七八辆豪车,数十名打扮时尚的年轻人见陈倩接过鲜花立刻起哄起来。

    “喔哦!答应他!答应他!”

    见薛凡楞在原地毫无反应,孙豪以为是自己兄弟受刺激呆住了,直接一步走上前,质问道:“陈倩你想干什么?”

    陈倩见男朋友的舍友突然出现也是一愣,不过在看到一旁没有说话的薛凡后,立刻向身旁的男人边上靠了靠,平淡道:“既然你也看到了,那么不用我说什么了吧?我们现在分手吧!”

    “你他妈还要不要脸啊!凡子哪里对不起你?”

    听完陈倩的话有些憋笑的薛凡也颇为意外,有意将这场凡人的感情戏看下去他便没有说话,没想到最先暴跳如雷的竟然是孙豪。

    不过当年自己在各处寻找鼎炉时,那些水性杨花的女人似乎都喜欢这么说。

    “我说你他妈是谁啊?哪那么多逼话!陈倩现在是我的女人还不明白吗?你被甩了,明白了嘛废物?”那陌生男人一把搂住陈倩,先是瞥了一眼孙豪,便将轻蔑的目光投在了薛凡身上。

    男人一开口,身后的众多青年便围了过来,见这边动静闹大,四周的学生也不经越聚越多,不多时就有人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卧槽,是经院的小股神江峰!”

    此话一出,当即不少人恍然大悟,江峰在整个临城都小有名气,大学生炒股的不少,但像他这样赚的盆满铎满的却是独一份。

    而且此人是出了名的渣男,光大三一年就换了十七八个女朋友,听说在社会上还包养了不少OL,而且江峰父亲是当地的房地产大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薛凡的记忆中自然也有此人,不过那有如何?

    人的实力从来都不是财富决定的,只有活下来的才是强者,死了的话无论是谁都不过一滩肉块罢了……

    而且这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人际关系,他没有必要嘶声裂肺的去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女人背叛了自己,以后找机会杀了就是。

    他现在只想早日恢复功力,然后回到原本的世界将那些名门正派掀个底朝天。

    见江峰开口,原本有些拘谨的陈倩也彻底撕破脸皮,“我今天就直说了,薛凡你那穷酸样我每次看到都恶心,要车没车,要房没房,你未来拿什么娶我?昨天可是我二十岁生日,你居然只送我一条网购来的破项链?平时你没钱送我衣服,没钱送我口红,我都忍了,但昨天可是我生日啊!”

    看到陈倩从包里掏出那条项链丢向薛凡,周围围观的大学生顿时惊呼起来,众人只顾着怜悯同情,却没有一人注意到薛凡只是一抬手,就用指尖勾住了迎面飞来的项链。

    薛凡抚摸着手上的银链,在冰冷的质感传递到身体之前,似乎脑海中已经绘制出了被这条项链勒断脖颈,一滴滴榨干鲜血的陈倩正吊在自己面前。

    他虽然不是原本的薛凡,但堂堂一世邪君,也不是随便跳出个蝼蚁可以贬低的。

    不过在薛凡考虑到这个世界存在枪械,决定隐藏身份低调行事之时,江峰却率先大笑:“我的天!你这穷逼不会买的是钯金项链吧?”

    他说着便从花束中掏出了一枚锦盒,然后在众目睽睽下掏出了一条巧夺天工的尊贵指戒。

    即便薛凡还不知晓这个世界的物价,他也清楚从质地和工艺上,两者就存在着天壤之别。

    “你这破逼玩意就不要丢人现眼了!来,倩倩,这是我特意从意大利为你订制的钻戒!”亲自为陈倩戴上后,江峰还不忘举起新女友的手展示给在场所有人看。

    “谢谢江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陈倩一脸幸福的靠进江峰怀里,临了不忘讽刺薛凡道:“看到人家江哥没有!为了我甚至去意大利特意订制钻戒,你呢!平时让你给我买双鞋都犹豫半天!这才是配得上我的男人,而你,永远只是一个失败者!”

    “哈?”薛凡冷笑一声,突兀的反应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他三岁习武,十岁入道,十六岁师从五毒宗,百年修行剑斩无数正道修士,却是头一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为失败者。

    这个世界的弱者没什么能耐,倒是都有着枪舌如簧的本事!

    “怎么,不服吗?你这种废物你觉得自己哪点配得上倩倩,我调查过你,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即便毕业了也是垃圾一个!以后倩倩就是我的女人了,要是还敢来纠缠她,我让你一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赶快滚!碍眼的东西!”江峰得意地揉了揉陈倩的屁股,居高临下鄙夷道。

    四周的大学生见状也没了看热闹的兴趣,虽然都知道江峰欺人太甚,但奈何对方有钱有势,只好在心中默默同情了一秒薛凡这绿帽男。

    半年前曾有被江峰抢了女人的白领找上学校来,结果当场就有几辆豪车堵在门口,从中冲下来的十几人二话不说就将那白领打了个半死,听说那人后来在医院躺了几个月,即便出了院也落得残疾辞职回了老家。

    所以在他们心中薛凡也绝对不敢造次,没钱没势,他拿什么跟人江峰斗!

    命吗?

    现在这世道,人跟人的命都不是等价的。

    孙豪见兄弟受委屈,心中也是火冒三丈,不过对方是什么人他也清楚,黑白通吃,即便是他自己也不敢轻易招惹这种流氓禽兽。

    他刚想拉住薛凡让他不要冲动,就看到薛凡一步向前,眼睛几乎要贴到了江峰的脸上,面对面笑道:“好!很好!”

    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江峰也是吓了一跳,他连忙退后,只觉得薛凡此时的笑容异样而诡异,那双原本木讷的双眼在这时更是邪魅不已。

    “妈的,神经病!”江峰心中大骂这gay逼玩意恶心的要死。

    薛凡那兴味十足的声音已经刺破苍穹,冰冷而森然:“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今天说的话。”

    江峰只觉得好笑,你一个穷屌丝拿什么资本威胁我?

    他刚想反讽几句,就看到对方对视着自己的那双深邃双眸,正露出了一个让他全身毛骨悚然的目光。

    江峰紧了紧喉咙,心中充满了一种山雨欲来的恐惧,他倒吸了口凉气,二话不说,一把抓住陈倩的手就进了跑车。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他偏着头摇下车窗,放下狠话:“像你这种乡下臭狗以后再敢出现在我面前,你就等死吧!”

    说完江峰也不敢看薛凡,一脚油门,跑车顿时向尽头驶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