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的女人

    人群聚的快,散的也快,在无数同情的目光下,校门口只剩下薛凡一人。

    原本孙豪想拉薛凡回去,却发现薛凡若有所思的呆立在原地,心道给自己这苦逼兄弟点时间冷静冷静,便安慰了几句离开了。

    薛凡倒是没有什么羞辱或者绝望的感受,虽然现在他拥有两世记忆,但他可不会轻易被这突兀的感情所困扰。

    他只属于他自己,这局身体之前的主人怎样和他都毫无关系,况且因为一点儿女情长就喝酒喝死,这种人也不值得他为之叹息。

    心中敲定尽快恢复修为的打算,薛凡便按记忆向最近的中医馆方向走去,他需要大量的银针进行针灸疗法。

    虽然他是用毒高手,但此时身体素质过于薄弱,冒然用毒恐怕容易发生不测。

    不如这些物理疗法安全可靠,而且有了银针便也是有了武器,如果先前他有银针在手,直接毁了江峰的丹田,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落得半身不遂的下场简直易如反掌。

    不过这都是后话,等到他有时间,自然会给这些目无尊法的小辈一场深刻的教训。

    只是还未走多远,就看到对面又围了一大群人。

    刚想感叹这世界戴绿帽的人真多,就看到一名五大三粗的男人正倒在一辆自行车前,他捂着后背,面目狰狞,眼看似乎遭受了巨大撞击而疼痛难忍。

    薛凡只看了一眼就没了兴趣,对方表现的再痛苦也不过是装的。

    这种演技在他们的世界只有被割掉舌头的份。

    而自行车旁此时还站着一名惊慌失措的少女,薛凡本身只是一扫而过,却不由为之一愣。

    少女身材高挑,英气不凡,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肩发还束了个小辫,虽然容貌带着典型北方女孩的特征,但皮肤却在阳光的照射下毫无病感。

    她此时一身运动装,将丰满的身体紧紧包裹,让人看了一眼便不禁为其活力十足的魅力动容。

    “嚯,我还以为这个世界的小姑娘都是病娇娇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有身体素质如此出众的特例。”

    薛凡舔了舔唇角,当场便有将对方收为鼎炉的打算。

    修道之术,无非胎息、周天、炼丹、房中四种。

    前两者受限灵脉稀疏,炼丹术又对材料有着苛刻要求。

    对于邪教之人,阴阳双修是最快提升修为的逆天之举。

    不过虽然是收为鼎炉,薛凡却不屑于传统房中术这种低效的修炼方法,五毒教千年传承的阴阳术根本无需多余的无用行为,仅凭运转周天强行吸收对方的精气便可事半功倍。

    往往作为鼎炉的女人都会因为精气剥离,而体征衰弱迅速毙命,但薛凡却可以以毒攻毒,强行抹掉对方因此造成的后遗症延续生命。

    一般五毒教的弟子都会饲养起诱惑而来的鼎炉,但薛凡往往用过一次就抹掉对方记忆还了回去,一方面是管吃管喝太麻烦,另一方面则是他喜欢看女人回去后因此闹得鸡飞狗跳的凡人故事。

    这可是他百年岁月中不可多得的闲情逸致。

    “——啊!”就在薛凡朝两人走去的同时,那名壮汉已经痛苦的喊了起来。

    “你是想撞死我吗?我这腰感觉都要断了!大家可要给我作证,你今天别想给我跑了!”壮汉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哀嚎道。

    平天依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顿时慌了神,她明明感觉到拐角有人之前已经及时刹车,怎么人还是倒了!

    “我这就报警,这位大哥你先不要着急!”

    “我能不他妈着急吗?我都要疼死了,你这叫谋杀你知道吗?赔钱,必须赔钱!”见对方慌张起来,壮汉立刻变本加厉起来,四周围观的群众早混进了自己人,即便警察来了没摄像头,也是对他有利。

    他就这样趴在地上,眼睛还不时瞥向平天依风韵的胸脯上。

    “谋,谋杀!怎么可能,我明明刚才就没感到撞上你啊!你不要诬陷啊!”平天依闻言也有些害怕,不由将期望放在围观的群众身上。

    但此时混在人群中的帮手已经提前开口:“不就是你撞的吗?我看的清清楚楚,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怕担责任就想撒谎吗?”

    “就是,我也看到了,她自行车一拐角没刹住车,直接给这位兄弟撞倒了!”

    听到有人牵头,其他人顿时恍然大悟,纷纷对平天依指指点点起来。

    “我……!”平天依有苦说不出,这都什么人啊!

    平天依此刻也气的憋红了脸,连忙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但一道身影却比她更快,只见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光头佬,一把就恶狠狠地夺过了手机,冷笑道:“把我兄弟撞了还想叫人?光天化日下没有王法了!”

    他说着便色眯眯的推了一把平天依,“还不赶快给我兄弟赔钱,要不然你别想走!”

    见对方贪婪的目光扫过自己,平天依连忙后退,却不料这时从人群中又走出几人,前后就抓住了平天依的胳膊。

    “怎么,想跑吗?赔钱,身上没带找个银行也成!”几人叫嚷着就要将平天依拖走,见趴在地上的壮汉给自己使眼色,光头佬顿时心领神会,一会直接找个厕所,完事拍几张照,这趟活财色双收。

    “你们想要干什么!放手!”平天依惊恐的大叫起来,但她一个女孩又怎么挣脱的开几个大男人。

    光头佬见自己得逞,就想拉起地上的壮汉,不过一回头,就看到一张大脸正贴着自己。

    他当即就吓了一跳,刚想退后一步,就觉得一根锋利的指尖刺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他一时之间也提不起力气,被对方用手指轻轻一戳就向后坐了下去。

    原本还抓着平天依的几人见状也不由一愣,待到看清薛凡那小鸡子似的胳膊小腿,当即大怒起来:“你他妈干什么?多管闲事什么!”

    “操!撞人了还想动手?信不信叫警察来让你也吃几天牢饭!”

    几人冲着自己放起狠话,薛凡却不以为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仿佛刚才碰到了什么污秽之物一脸厌弃。

    一旁的平天依见有人出头,立刻哀求般看向薛凡,她咬了咬牙,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救我!”

    “呵呵。”几人甚至没看到薛凡抬手,平天依便已经被薛凡从几人手中拽了回来,他一手搂住平天依的腰肢,抬头冷然道:“我的女人你们也想抢?”

    坐在地上的光头佬也是一愣,没想到对方的男人居然出来了。

    平天依闻言也是羞的满脸通红,但无奈此时在薛凡怀里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好闭上嘴默不作声。

    此时看清薛凡一身穷吊样的光头佬也站了起身,他领着众人逼向两人,怪笑道:“就你能是这丫头的男人?一身土鳖样,不会是热血冲头来逞英雄的吧?”

    “哈哈,小子你也太搞笑了,就是你这弱鸡样,装什么逼啊!”

    “没看到是这女的撞的人吗?不知道情况就闭嘴滚蛋!”

    平天依闻言怕薛凡被众人揭穿离开,顿时闭上眼羞涩道:“他,他就是我男,男朋友!”

    想到自己十九年没跟异性如此亲密过,当即脸更红了。

    感觉到对方脸突然有些发烫,薛凡异样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新鼎炉,就看到原本趴在地上的壮汉被人装模作样的扶了起来。

    “既然你是她男人,那就拿钱!我这腰伤去了医院,少说十万!要么给钱,要么哥几个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随着对方一声令下,光头佬几人直接将薛凡围了起来。

    “你确定你这腰现在直不起来?”

    薛凡冷不丁一句话让壮汉心中一跳,他连忙又弓了弓身子,狰狞道:“废他妈话,没看我疼得都站不直了吗?”

    薛凡冷笑一声,一把拽下了平天依挎包上的纽扣,曲指一弹,细小的纽扣顿时犹如子弹一般扎进了壮汉双腿。

    整个过程也不过半秒,围观的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原本弓着腰的壮汉触电般站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嘶声裂肺的哀嚎便从壮汉喉咙里呼啸而出。

    “——啊啊啊!!!!!”

    这什么情况?

    壮汉一伙的流氓们也惊得张大了嘴巴。

    不是说好装病的吗?怎么这就又站直了!

    “我看你这腰不是挺好的吗?”薛凡轻笑着扫向眼前众人,那眼神不经意散发的轻蔑让对方不由一阵心虚。

    此时围观的群众才反应过来,当即纷纷指责起壮汉一伙碰瓷的人。

    “我……!”壮汉刚想反驳,就觉得自己这腿完全没了知觉,他现在直着腿站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双腿已经被薛凡彻底废了,见演技被拆穿,立刻气的面红铁青,扭头向光头佬几人吼道:“还他妈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办了他!”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