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治疗

    “你怎么来了?”韩洛旌生怕他是来找薛凡麻烦,不管怎么样,在自己这里还是要尽量保护好薛凡。

    徐启帆没想到现在韩洛旌竟然还是在替薛凡说话,不过现在自己已经到这里了,还有什么害怕的。

    面对韩洛旌,徐启帆立刻又转换了一副面孔,向韩洛旌抛去一个眼神儿:“我当然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啊。”

    果然,今天就不应该来到这里,不然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了,怎么就这么麻烦,韩洛旌皱了皱眉,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请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再说了,如果有事的话,打个电话就可以,你不用亲自跑一趟的。”

    要不是他是父亲好友的儿子,怎么可能跟他这样客气,早就觉得这个男人麻烦。也是碍着父亲的面子,韩洛旌一直没有发作,而是尽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和气。

    不过,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能够这么快赶来,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韩洛旌都不相信。

    “这怎么可以呢,我来这里也是想告诉有些人,不要总想着瘌蛤蟆吃天鹅肉!”这话是对着韩洛旌说得,但徐启帆的眼睛却是一直在盯着薛凡。

    薛凡知道对方这个话这是在说给自己听,心里却只有不屑。

    “你给我听好了,你不要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我告诉你,韩洛旌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女人,你给我离他远点儿,不然你等着!”徐启帆异常愤怒,这个小子一定要给他教训。

    韩洛旌这一下子也是忍不了了,毫不客气地打断道:“徐启帆,你说话注意一点,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要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指手画脚!”

    韩洛旌原本就是凶名在外的高岭之花,再加上体质特殊,对于一般的男人她只会异常暴躁和愤怒,更别提徐启帆一直以来几乎算是死缠烂打,让她几乎已经生理性感到厌恶了。

    “亲爱的,你可不要离开我呢,要不然我以后可怎么办?”忽然,韩洛旌意识到自己刚才对薛凡的接触似乎并没有产生什么抵触情绪,干脆豁了出去,直接靠在薛凡的怀里说道。

    不过话一出口,韩洛旌自己都恶心了一下,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女人,倒是有趣。看了一眼韩洛旌这古灵精怪的眼神儿一下子,薛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也是起了兴致。

    也算是看在刚才给自己送针具的份上吧,反正他一向是行事随心的人,此刻性质起了,玩玩也无妨。

    薛凡顺势搂住韩洛旌,贴在她耳旁说:“怎么?这就对我投怀送抱了?”

    轻浮的举动确实让韩洛旌不喜,不过这毕竟是自己做的,还得让薛凡配合自己,由此也忍了下来。不仅如此,她还意外的发现,即使是这么亲密的举动,自己竟然仍然可以忍受。

    这要换做是别人,恐怕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们!”徐启帆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在他印象里,别说是对自己了,韩洛旌可以说从来就没对任何一个雄性生物假以颜色过,现在竟然对一个穷屌丝这么亲密!

    “好了,这里不欢迎你,请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韩洛旌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徐启帆脸色阴沉,却不得不离开了韩洛旌的办公室。

    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更何况他也不敢真正惹怒韩洛旌。

    出了办公室,徐启帆心里愈发不平衡,那样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得到韩洛旌青睐?

    “你给我调查一个叫薛凡的男人!”徐启帆将电话打给秘书,冷冷地说完这句话便挂了。

    同时,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毒。

    和我抢女人?小子,你准备好付出代价吧。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自家总裁现在冰冷的气场,徐启帆的秘书不禁打了个寒战,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得罪总裁了,他还是自求多福吧。

    徐启帆走后,韩洛旌就一下子从薛凡怀里跳了出来:“刚才谢谢你愿意配合我,那个男人对我来说真的是太麻烦了。”

    对于韩洛旌这些私事,薛凡完全不感兴趣,最重要的就是解决今天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看了一眼时间,今天已经不早了,薛凡不欲再耽误时间,开门见山道:“我知道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我也明确告诉你,你的体质我可以调理过来,不过…… ”后面的话薛凡没有说下去,作为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如何谈判才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仅仅是短暂的接触,甚至都没有正式施诊,对方竟然能发现自己体质上的问题?不仅如此,对方似乎还胸有成竹,已经有了治疗的方法。

    听了薛凡的话,韩洛旌不禁有些震惊。虽然身为中医,但她自问自己都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她看向薛凡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敬佩和慎重。

    不得不承认,薛凡的话确实说到了韩洛旌的心坎里,从小到大,她因为这个病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儿。

    尤其是上学的时候,因为排斥男同学对自己的接触,一度被传为喜欢女同学,最后没办法,只能通过家里的关系在学校挂着名,实则是回家请老师自学。

    “真的吗?如果你真的能帮我,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江月中医馆的座上宾。”韩洛旌给出的承诺不可谓不重,即使是上一世平凡如薛凡,也对江月中医馆的名头有所耳闻。

    薛凡心想果然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帮她了:“我知道了,那你敢不敢让我尝试一下。”话虽如此,但薛凡的心中却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只不过是在试探韩洛旌的态度罢了。

    尝试一下?难道他现在心里还是没有把握的嘛,韩洛旌现在确实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给自己那么多希望了。

    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这自然是不可能,韩洛旌沉默了下来。

    “既然你现在不愿意,那我就先离开了,谢谢你送我的针具。”说完这句话,薛凡转身就走。

    眼看薛凡干脆利落的离开,韩洛旌不禁犹豫了起来。真的要错过这次机会嘛?之前都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失败,还害怕多这么一次吗……

    “等等,你别走!”韩洛旌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叫住薛凡道。

    回头对着韩洛旌:“我治病和别人可能有点儿不太一样,你要全心全意相信我,在过程中不要问我任何有关病情的事情,能做到吗?”

    以薛凡的地位,即使是为人治病,自然也不可能如同一般的医生一样。

    果然,这是个奇怪的人,哪里会有这样的规定,不过既然决定好了,现在一切都听他的,只要最后有效果就好,既然已经跨过了心里的坎,韩洛旌对这些也就不再纠结。

    “好,这件事情我答应你,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治疗了吗?”韩洛旌在这件事情上已经迫不及待了,有希望就快点儿去做。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