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现在到了这样的一个情况,徐启帆也觉得他没有什么可以和薛凡好说的,直接吩咐他身边的人动手。

    酒吧经理见这边竟然开始闹事,连忙上前陪着笑脸看着徐启帆。

    “徐公子,我们做点生意也不容易,您就高抬贵手,放过这小兄弟吧!不然的话,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大家都很难做。”

    对于徐启帆,这经理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他们知道这男人家境殷实,而且黑白两道通吃,这样的人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可是表面上的劝解是必须要有的。

    “没关系,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擦pi股,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按照徐启帆那点人脉关系打一个人,之后该要怎么处理对他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既然徐启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经理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安排其他的职员将酒吧里面的其他客人疏散开,免得伤及无辜。

    而且在此过程中经历还让酒吧的服务人员提醒刚才在酒吧的这些客人,不要将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

    此时,韩洛笙叫来的人也赶到了。

    只不过那些人身上还穿着保安制服,领头的甚至还规规矩矩地对着韩洛旌行了一个军礼。

    看到韩洛旌带来的这些人,徐启帆脸都白了。

    “洛旌你这是做什么?为了一个男人你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到时候伯父知道了的话,你恐怕也不好交代吧?”

    “我怎么交代不劳你操心,但是今天你要感动薛凡一下,我就叫你的这些弟兄们全都倒在地上。”

    韩洛旌手底下这些人的本事,一个个都是经过严厉的军事训练的,对付徐启帆带来的这些人,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小姐,不要跟这小子废话,直接动手吧!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是时候展现实力了。”

    领头的那个退役特种兵长得一身正气,平时从来不惹事,但是只要是有人敢招惹他们家小姐,他绝对会让那人知道什么叫做人间不值得。

    对于韩家的保镖团,徐启帆实在了解不过了,他知道自己带来的这些人完全不够韩洛笙这些人打的,这次只好认了这个栽,想着以后再找机会对付薛凡。

    可是表面上他绝不能就这样认怂,仍然一脸不爽的盯着薛凡:“今天我就看在洛旌的面子上放过你,但是下次遇到你会是怎么样,我就不确定了。”

    “怎么,你这就想走?而且还威胁薛凡?”以前韩洛笙对徐启帆还只是不咸不淡,在这一刻她觉得特别讨厌这男人。

    只知道仗势欺人,简直不是个爷们儿。

    “那要怎么样?”徐启帆这一刻一身都是火气,即便是对待自己的女神,也没有了之前那么好的态度。

    “道歉!”

    在韩洛笙的心里,她完全将薛凡当做自己的人了,她的人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欺负的。

    “我给一个小屌丝道歉,你没有搞错吧?我今后的脸面往哪里放?”对于现在的徐启帆而言,追韩洛旌是一回事,但他的脸面也同样重要,绝对不能就这样放下。

    “孤狼,动手!”韩洛笙觉得他早就该明白,和徐启帆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交涉的,早就该动手收拾这小子。

    她干脆懒得和徐启帆多言,只是退到了一旁,示意自己的保安军团领头直接开始动手。

    随着韩洛笙一声令下,为首的孤狼就带着他的手底下的人冲了上去,双方差距悬殊,那就是单方面的实力碾压。

    最后如韩洛旌所说,徐启帆的人果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

    “看徐少这样子也不想和我们韩氏继续合作了,不过看在他父亲和我父亲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就不要伤到他两条对腿了,让他有机会可以走回去向他老爹告状,不过这两条胳膊给我卸下来。”

    韩洛笙一直以来都不是个脾气好的,而今天徐启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不给徐启帆一点教训,她都觉得对不起‘韩’这个姓。

    “韩洛旌,你干什么!我们两家可是世交!。”徐启帆此时慌了,他没想到韩洛旌竟然会为了一个穷屌丝对自己如此绝情。

    然而,韩洛笙一个霸道女总裁,一直以来都我行我素,从来不害怕任何威胁,况且她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 她一直以来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面的存在,自然是肆无忌惮。

    “我……我道歉还不行吗?”徐启帆的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早已没有了之前那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模样。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薛凡也在这一刻开口。

    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哪里需要?他只需要看着徐启帆受到该有的惩罚。

    再说如果是在前世,像徐启帆这种人早就被他直接碾压的只剩一把灰了,卸掉他一个胳膊,完全是对他最大的仁慈。

    徐启帆恶狠狠地瞪薛凡,可是却不敢再继续开口。

    而孤狼作为韩洛旌最忠实的仆从,听命于韩洛旌后直接上前就卸掉了徐启帆的两个胳膊。

    “啊!!”徐启帆从未受过这样的疼痛,整个人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之后直接疼得晕了过去。

    “行了,今天也玩的差不多了,走吧!这里不用管,让徐家人自己来擦pi股。”韩洛旌霸气开口,“你们最好还是在徐家人得到消息之前赶紧离开吧,我会让孤狼交代酒吧方面管好自己的嘴的。”

    韩洛旌转头对平天依等其他人说道。今天的行为对她来说虽然问题不大,但她也担心徐家的疯狗会把怒火发泄到薛凡的朋友们身上。

    按照韩家的势力,韩洛笙相信今天的事情绝对传不出去,地下那些伤员她一个都不想管,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满是血污的地方。

    薛凡看着此刻气势全开的韩洛旌,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这样野性而霸道的韩洛旌,是他未曾见识过的,今天也算是加深了对她的了解。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