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网上接任务

    “是吗?校长也是高文化高素质的人,这视频剪辑痕迹这么明显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在薛凡看来,除了他的父母,没有人值得他尊尊敬敬。

    “你们看到了吧?这小子对待师长都能出言不逊,他能做出打架斗殴的事情又有什么奇怪的?”

    其实刚才薛凡问的话特别有道理,校长说不过他,干脆将矛头指向薛凡的父母。

    更要命的是,在薛凡的父母看来,校长刚才说的这番话特别有道理。

    所以,薛父连忙拉着薛凡来到校长面前:“你赶紧给校长道歉。”

    “我并没有说错话,我不道歉。”薛凡态度强硬。

    知识的确可以改变命运,但是只要愿意努力学习,也不一定要在学校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你们看看你们教的是个什么学生,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把他带回去好好教育一下吧!”

    校长做出一副特别失望的样子,好像他曾经对薛凡寄予厚望一样。

    这小子如果说再在校长办公室待下去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冲撞校长的事情,薛父薛母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说他们连忙带着薛凡离开。

    出了学校,一家三口站在马路上,薛凡看着愁眉不展的两人:“你们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薛父算是做了一辈子的倔强汉子,感受到来自儿子的关心的时候他的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而是从衣兜里面摸出从工友那里拿来的五块钱一包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圈从嘴里吐了出来。

    “我们今晚住哪里不用你管,你还是好好想想有没有办法处理眼下的事情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薛父的脸上带着农村男人独有的深沉。

    薛凡知道他们这是关心他,但是既然他们都来了,他肯定不会不管,所以说薛凡就近给老两口找了家酒店住下。

    到达指定的房间,薛母看着房间里面整整齐齐的陈设,嘴里喃喃低语:“儿呐,这得不少钱吧?”

    “没多少,就几十块,你们先安心住着。”

    看着淳的父母,薛凡选择不说实话,毕竟来这间房对于他们俩而言,是他们半个的工资。

    如果说被他们知道事实了,估计这老两口得心疼死。

    说实在的,这老两口的确是没住过这样的地方,怀着忐忑的心,他们两人坐了下来。

    看着终于坐下来的父母,薛凡这才继续开口:“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你们放心,儿子大了,我自己会想办法处理的。”

    “你怎么处理?”从薛父进来,他就一直闷着,现在听见薛凡这么说,他忍不住呛了这样一句。

    “是啊,儿啊,其实爸妈都知道今天视频的事绝对是有人故意整你的,可是我们在这城市中没权没势的,也就只有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同薛父不同,薛母说话的时候总是温温柔柔的,她的那双眼睛也一直盯着薛凡。

    “爸妈,我们先不提这个了,谈谈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对于这个打架视屏,薛凡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为了不让老两口一直想着这件事,薛凡准备转移话题。

    一提起薛凡小的时候,薛父依旧是一脸沉默,不过他的手则是摸向了上衣口袋,摸了很久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张有些皱了的相片。

    那张一直都板着的脸这才有了些许笑意:“这是你小时候上一年级第一次得奖,那时候的你长得比现在还秀气不认识的都以为你是个丫头。”

    “是啊,我的凡儿从小到大都很乖,我还记得我以前去河边洗衣服,你硬是跟着我一起去,别的孩子都在水里面玩水,也就只有你规规矩矩跟在我身边洗衣服。”

    “是啊,那时候我们比现在还穷,但是一家人都在一起,每天我都要陪娃打篮球……”

    一说到薛凡小时候,两个老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特别热闹。

    可是他们言语间的主人公虽然说的就是薛凡本人,薛凡却觉得特别陌生,只是从父亲的手里拿过照片然后开始审视。

    的确,小时候的他额头竟然还贴了一朵小红花,小脸蛋儿带着些许红润的颜色,的确比现在可爱多了。

    也正因为这样,薛凡成功转移了老两口的注意力。

    他们说得久了也累了,薛凡让酒店工作人员送来了午餐,不是薛凡抠门不想带他们出去吃,实在是因为两个老人辛苦了半辈子,一直勤俭节约,如果说带着他们上外面去吃他们绝对不会同意。

    将父母安顿好,薛凡就从这家酒店离开。

    也就在离开的那一刻,薛凡知道,如果说他不努力变强,自己会被别人看不起不说,连带家人也会被人看扁,被人欺负。

    保护家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变强。

    所以说薛凡直接回了宿舍,然后用他那个父母凑钱买的电脑打开了一个网站。

    这是一个寻常人都不知道的网站,薛凡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上面发布的都是一些疑难杂症请求名医前去医治的任务。

    薛凡从上往下浏览,最终选择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任务接了下来。

    为了最快拿到第一次钱,薛凡当天就去买了一身衣服装扮了一下,随后就去了雇主所在地。

    到达目的地之后,薛凡敲响了别墅门。

    来开门的是保姆打扮的中年女人,在看见薛凡的时候脸上有几分疑惑,她上下打量着薛凡,最终开口:“这位先生,你是?”

    要知道他们家主人儿女都在国外,就连自己的父亲生了病也喊着忙着生意上的事情没空回来,都只是给张先生往回打钱。

    可张先生缺的不是钱,而是儿女的陪伴。

    薛凡看着保姆,然后立马自我介绍:“我是你们家主人预约的医生,我叫薛凡。”

    本来薛凡之前还想着要想个什么可以隐藏身份的名字来着,后来觉得他这是治病救人,用不着弄得偷偷摸摸的。

    “想不到你就是先生预约的医生?看上去也太年轻了些吧?”

    保姆特别直率,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