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完胜

    “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这可是有关人命的大事,你如果说非要这么说的话,现在就带着这位大哥去相关医院做全身检查,如果和我说的有半点偏差,我跪下来叫你爷爷!”

    这下,薛凡在孟祥远已经彻底沦为了无知狂妄的代名词,看向薛凡的目光也带着强烈不满。

    “我没说你说的有问题,但是我就是有办法通过针灸治好这位大哥,你不信的话,大可试上一试。”

    孟祥远这种凡夫俗子没有见过薛凡的真本事在这里质疑也是正常的,薛凡懒得和他高声争论,只是心平气和的阐述事实真相。

    “如此重要的事情岂能儿戏?”孟祥远音量提的更高。

    他觉得这个叫薛凡的男人肯定是疯了,明明就不可能的事情,他硬是信心满满。

    不过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薛凡一直坚持他刚才的鬼话,这样的话,如果说一会儿这个实验品没命了的话,孟祥远也好趁机泼脏水。

    “就让他试试吧!”

    对于薛凡的医术,韩洛旌是完全相信的,就算此刻这男人说出什么更加骇人听闻的话韩洛旌都不会觉得奇怪。

    韩洛旌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没有异议,尤其是刚才几乎被宣判死刑的患者,此时仿佛看到希望一般。

    薛凡让患者趴在床上,他则是慢条斯理在患者身上施针,在施针的同时,薛凡偷偷将自己的内力输送到患者体内,帮助患者修复他体内已经坏掉的器官。

    患者只感觉他浑身上下都是热热的,特别的舒服,一直沉浸在痛楚里的他,这一刻闭上了双眼,慢慢地陷入了沉睡。

    等薛凡治疗结束之后,患者只是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见现在这样的状况,孟祥远立马上前将薛凡推在一边:“你看看你做的好事,现在好了吧,人都被你整死了。”

    “你还说你是个医生,谁告诉你他死了?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薛凡看向孟祥远的时候,就如同盯着一个智障一样。

    这男人实在是太过急于求成,还想跟他抢女人?也实在是段位太低了些。

    孟祥远闻言连忙在患者的鼻尖探了探,他发现患者还有鼻息。

    可他绝不相信薛凡能把这个人治好,所以说当下,冷声开口。

    “我们根本不能确定这名患者是睡着了还是晕了过去,只有医院的专门器械才能鉴定这一切,还是拿仪器说话吧!”

    韩洛旌被孟祥远吵得头疼,挥了挥手,立马就有人开始上前为患者做全面性的检查。

    这一系列的检查几乎花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医生看着韩洛旌,说话的语气带着公式化。

    “韩总,检查完毕,这位先生身体没有问题。”

    “什么?这怎么可能?”在接触到这个患者的时候,孟祥远分明是靠着他的个人势力让人暗中查了这名患者的病例。

    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的问题?

    可眼下仪器检查出了结果却又足以证明一切。

    想了很久,孟祥远似乎抓住了重点,然后继续质问薛凡。

    “既然人没事,我们一直给他做检查,为什么他一动不动?”

    “他被病痛折磨得浑身疲惫,所以这一刻好不容易轻松了,所以就睡着了,有什么问题吗?”薛凡无所谓的开口。

    同时他的手放在了那名患者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兄弟,如果说你再不醒的话,我可就说不清楚了。”

    说来也奇怪,薛凡话音刚落,那人就慢悠悠地睁开了眼,随即伸了一个懒腰。

    “怎么了?我就是睡了一个觉,怎么大家都这样盯着我?”

    这人完全处于迷茫状态,一双眼睛在在场的所有人的身上扫视。

    “现在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薛凡问出了所有人都在好奇的问题。

    “我的身体?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的地方,我觉得我现在壮的可以扛起一头牛,我……”

    说着说着,那人突然呆住了,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猛地一下跪在薛凡面前:“你就是我的恩人啊!谢谢你救了我,这下我不用担心我那个还在上高中的儿子没人供他上学了。”

    为了表示对薛凡的谢意,那人不停地给薛凡磕头。

    “孟先生,虽然说这次比试你还没有动手,胜负已经见了分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原本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薛凡这边,突然之间韩洛旌的话让大家都看向了孟祥远。

    “孟总,今儿这事大家都可以作证,这位姓薛的年轻人医术了得,你可不能否认了他的成就!”

    “是啊,现在这个时代,精通中医针灸的可不多了。”

    “要我说啊,这位薛先生这么厉害,不去就让他在医馆当医师算了。”

    见识到了薛凡真正的实力,在场所有人都开始为薛凡说话。

    其实最为震惊的还是韩洛旌,她原本以为薛凡可以改变她的特殊体质只是个特例,可是现在看来,这男人的本事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这样一想,韩洛旌当下冲着薛凡伸出她的玉手:“薛先生,你可愿意成为医馆的一员?”

    如果说在中医馆上班的话,许多药材薛凡获得会更容易,再加上他有了个正经职业做头衔,再去接网上的治疗任务得来的钱在父母面前也有个交代。

    况且,这样一来,他还可以近距离的和韩洛旌接触,趁机和这女人培养感情,为有朝一日将韩洛旌收为炉鼎做铺垫。

    怎么算薛凡都觉得非常划算。

    男人冲着韩洛笙笑了笑:“这属于比较私密的问题,我们两人单独谈谈吧!”

    “洛笙,这小子不安好心,你不能把他留在中医馆。”孟祥远着急无比的开口。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是想要薛凡出丑的,现在竟然让这臭屌丝成了中医馆的医师?

    这算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韩洛旌淡淡瞥了一眼孟祥远,跟本不将这人看在眼里,说话语气一如既往高冷。

    “李丽,送客!”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