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走后门又怎么样

    “他身上的大小毛病、各种并发症状那么杂,十多万我给他治好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其他医生来看也是这样的情况。”

    方文钱脸色越来越不好,从业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质疑他的医德,能不能挣到钱是小事,关键影响了他的名誉。

    “可是我就是用一千多块钱就给他治好了,技不如人你怪谁?”

    薛凡并没有觉得自己之前做的有什么不对,说话的时候依旧是理直气壮的。

    “好,算你小子嘴硬,你也有本事,我现在不跟你争这么多,我现在叫个明白人来治治你。”

    方文钱现在满腹都是火,随着他一个电话,很快胡启刚就带着他的助理来到了薛凡的办公室。

    “怎么一回事?给我说说吧!”胡启刚一进门就开始质问,看向薛凡的目光还不大友好。

    “姑父,这小子来这里为了凸显自己,刻意压低患者的药价,这是对患者的不负责。”

    为了证明自己和胡启刚的关系,方文钱故意将称呼咬的很重。

    “把患者的病历拿来我看看。”胡启刚先是看了薛凡一眼,之后又看向自己的妻侄,并没有着急表态,而是冲着方文钱伸出了手。

    方文钱立马将病历给了胡启刚,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着自己这个姑父,等着他的姑父给他主持公道。

    “薛医生,你作为一个刚来中医馆的医生,想要表现自己,这点我能够理解,但是你不要忘了你是个医生,你必须要对患者作为付责任,你开的那个药我也看过了,全都是一些滋补的药物,用来养生还差不多。治病的话……恐怕没那个功效吧?”

    胡启刚用一幅长者的姿态教训薛凡,话语中都带着对薛凡强烈的不满。

    “那位老先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如果说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让他来医院再做一次检查。”

    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这一刻自己的办公室来再多的人薛凡也不带一点虚的。

    “如果说检查出了问题,这个责任谁负?你自己不懂规矩就算了,不要拿我们中医馆的声誉开玩笑。”

    胡启刚现在是越来越看这个年轻人不顺眼,年轻气盛他还可以理解,可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应该好好教育一下了。

    “我可以付责任!但是这件事希望你们可以把韩总叫来,毕竟我是她聘请来的医生,就算是有了什么问题也应该她来教训我。”

    这里是在医馆,薛凡不想动手,但他也不会给这些狗东西狐假虎威的机会。

    “韩总?韩总工作繁忙,这点小事,叫她来就等于耽搁她的时间。”

    胡启刚知道薛凡和韩洛旌的关系很好,这个时候把韩总叫来指定会护短,他才不会给薛凡这个机会。

    “刚才胡医生不还说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中医馆的声誉吗?关系到声誉的事情韩总当然得来。”

    胡启刚越是不想薛凡叫韩洛旌来,薛凡就越是想让韩洛旌到场。

    实际上他也不打算再征询场上几人的意见,直接就给韩洛旌打了一个电话。

    韩洛旌其实在忙,但是她看见去电话是薛凡打过来的,便立马就接下了电话。

    “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中医馆这边有点误会,想让你过来看看。”

    薛凡也不是那种遇到事情怕事的人,他也不想找什么靠山,只不过懒得和这些不起眼的人计较。

    所以让韩洛旌来处理。

    “我马上过来。”韩洛旌终止了她的会议,然后和李丽一起回到了中医馆。

    回到中医馆之后,李丽了解到这边的真实情况之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她又不是不知道薛凡的能力,想不到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让韩总过来,要知道韩总现在谈的可是几千万的项目。

    就因为薛凡一句话,韩总放下了她正在忙的事情,过来处理薛凡的事。

    “胡医生,薛凡是我亲自找到中医馆的,他的医术根本就不需要怀疑,让患者花更少的钱治到病,也是本着人道主义给我们中医馆做宣传,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薛凡都没有做错,所以说今后希望你不要再为难他。”

    韩洛旌作为领导,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曾给胡启刚留情面。

    胡启刚的脸色不大好,偏偏又不知道该要如何反驳。

    顿了很久才从牙齿缝里面挤出几个字:“我知道了,韩总,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留下这样一句话,胡启刚别有深意地看了薛凡一眼,之后便带着他的侄儿离开。

    “多谢你韩总,为我省了不少事。”

    薛凡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薛凡和韩洛旌,薛凡连忙为韩洛旌倒了一杯茶,笑嘻嘻的开口。

    虽然只是普通的茶叶,因为是薛凡泡的,竟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韩洛旌忍不住将茶杯端了起来,浅浅的尝了一口。

    随即她白了薛凡一眼:“这件事情你自己又不是摆不平,非要把我叫回来,下次记得自己处理,免得同事们说你走后门。”

    “我有走后门的能力,他们能把我怎么样?”薛凡耸了耸肩,眼中带着不一样的亮光。

    这话说的……韩洛旌觉得这茶水突然之间就不香了。

    一般男人不是应该极力展示自己的能力,表示自己不是那种吃软饭的人吗?

    薛凡好像以此为豪似的。

    偏偏韩洛旌莫名其妙的喜欢薛豪这个样子,看来感情这种事真的不好说!

    而就在这时候,胡启刚的办公室,他气哄哄地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整个人特别烦躁的坐在办公椅上。

    他的面前站着的正是方文钱,方文钱的眉头也是紧拧着,斟酌了很久方文钱才开口:“姑父,这个姓薛的不是什么好人,我感觉他对韩总不安好心。”

    韩洛旌是方文钱的女神,之前像徐启帆那样的人追求韩洛旌方文钱还觉得心里平衡一些,可现在一个臭屌丝都敢来跟他抢女人了,这口气他实在是咽不下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