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不回来就找别人

    “白是挺白的,不过真的没有我女人的好看,而且我这次来找你可不是跟你谈论这两团肉的,麻烦你先把外套给穿上。”

    薛凡眼尖,直接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现了一件外套,然后扔给了胡淼。

    胡淼倒不是像一般绿茶一样的女人,按照薛凡所说,将外套给穿上,长腿交叠坐着,她目光轻飘飘地放在薛凡身上。

    大概是因为薛凡长得白白净净的,单纯外表让人提不起多大的戒心,此时的胡淼完全忘记了薛凡是个莫名其妙就闯入他房间里面的男人。

    “告诉我江北年现在人在哪里?”

    这女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面不改色,薛凡是对她有几分佩服。

    果然,老板的女人心理素质是极强的。

    兴许人家被正房抓包的时候,依旧可以保持优雅美丽呢。

    “江总?我怎么知道?可能现在正在和某家公司合作吧!”

    胡淼玩弄着自己刚做的指甲,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眼中皆是万千风情。

    “既然你不愿说实话,那就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薛凡冷笑,之前胁迫张元的那把匕首,这一次被他拿了出来。

    然后他只是一伸手就将胡淼给按在了地毯上。

    “胡助理,听说你们女人对容貌特别在意?你说要是我这一刀划在你这娇嫩的小脸蛋上以后会不会留疤?”

    说话的同时,匕首的背面划过胡淼的脸蛋。

    这种金属物接触的触感下的胡淼鸡皮疙瘩瞬间起了满身。

    此时的她害怕极了,她想要挣扎,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这时候胡淼才发现之前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她还以为只是一只乱入的小绵羊,现在看来真的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啊!

    “他们……他们现在正在帝豪酒楼吃饭,你如果现在去的话,应该还能赶上。”

    胡淼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生怕薛凡一个不小心就让他这自以为完美到极致的脸蛋毁容了。

    “你给江北年打电话,让他立马回来。”

    薛凡如果说这个时候去帝豪酒楼的话,胡淼有可能会给江北年打电话通风报信,还不如直接让江北年回来。

    听到薛凡的话,胡淼忽然虽然说有些不情不愿,但是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了。

    不出薛凡所料,胡淼给江北年的备注竟然是心肝宝贝。

    看到这样的备注,薛凡也是觉得啼笑皆非。

    哪里是什么心肝?分明是看上了人家的钱。

    电话接通,江北年那边还算是比较安静,很显然为了和自己的小情人通话,他特地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想你了……”

    为了让胡淼可以更好的发挥,薛凡拿开了放在她脸上的匕首。

    而这次胡淼也算是本色出演,在撒娇的时候嘴巴微微嘟起。

    “想我啦?你是想我哪里啦?”

    电话那头江北年笑声格外邪恶。

    胡淼这边是开的免提,刚好被薛凡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有些不太自然地看了一眼薛凡,然后娇滴滴的回答:“唉呀,你都知道的,快点啦,人家等不及了嘛……”

    “可是我这边的合作还没有谈完,等晚上我再好好疼你。”

    就算有美人儿的电话,江北年还是没有忘记正事,有些遗憾地哄着胡淼。

    而这边胡淼语气瞬间变了:“我不管反正人家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不回来人家就去找别人!”

    说完胡淼挂了电话。

    不过她挂电话没多久,那边江北年就发了一个短信过来。

    “小宝贝儿等着我,老公半个小时后就回来。”

    薛凡也算是见识了这两人之间的猥琐状态,不过他倒是觉得事情超乎平常的顺利。

    可眼下只有在这里等着,半个小时之后如果说江北年不出现的话,他再采取其他办法。

    江北年倒真是挺在乎胡淼的,很快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薛凡示意胡淼去开门。

    那娘们儿一开门就扑进了江北年的怀里:“亲爱的快救我,那小子说要让我毁容,刚才都是他威胁我给你打电话的!”

    江北年不紧不慢都将胡淼搂进自己的怀里,轻飘飘地盯向薛凡。

    “不用怕,我早就知道你这里有不怀好心的人,所以我特地将我江家养的高手给带来了。”

    在说话的同时一个60来岁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江北年的身侧。

    这男人下盘很稳,身体里面也有气流涌动,看起来就是之前张茂天所说的那名古武者。

    薛凡看这老者就好像是再看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婴童,他是这点儿修为对薛凡来说构不成任何威胁。

    薛凡可以看出这名老者的修为,这老头子可看不明白薛凡此时有多大能耐,他反而xiong有成竹地对着江北年开口。

    “江总,是让这小子死的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江北年并没有着急说话,而是看上了他身侧的胡淼。

    “宝贝,告诉我他有没有占你的便宜?”

    在说话的时候将每年将鼻子放到胡淼的头上闻了闻,觉得这种香味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而胡淼面对这个差不多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的动作,非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格外享受。

    身子将百年的身上蹭了蹭:“亲爱的,这小子刚才可讨人厌了,他看了人家不说,还说人家不如他女人。”

    “我只是实话实说。”薛凡自顾自地坐下,无所谓的开口。

    薛凡这个动作对于在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欺辱。

    这小子面对这么多的人,一丁点都不害怕,反而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这是嫌自己死的太慢吗?

    就连江北年身后的保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将戴在眼睛上面的墨镜一取,恶狠狠的开口。

    “老板,让我先搓搓这小子的锐气!”

    听见属下的话,江北年轻轻点头:“暂时不要见血,不能弄脏了胡助理的房间。”

    “好,一会儿我把这小子双腿打废,然后把他拖到外面去收拾。”

    这保镖也是个狠的,为了在自己的老板面前出风头,他的脑海中已经想出将薛凡打得不能动弹的场面。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