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的女人谁敢碰?

    “我为什么要松手?”薛凡有些不屑的开口。

    这小子今天恐怕是没有睡醒吧,竟然会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来。

    “现在你的小命都在我手上,你还有和我商量的资格吗?”

    薛凡手上的力度非但没有变轻反而加重了不少。

    “那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江北年也彻底算是彻底被薛凡给折腾服气了,这时候汗水流了满脸,整个人都是一副任由薛凡宰割的模样。

    “现在立马把韩洛旌给我送回中医馆。”

    多余的话,薛凡这一刻也不想多说,他要的也就只有这一条。

    “好,那你总得把我放开吧,不然的话我怎么给手底下的人打电话?”

    都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了,薛凡也不怕江北年耍花招,松开了对江北年的束缚。

    恢复自由的江北年,赶紧给自己的手下打了电话。

    为了让薛凡相信自己,江北年这次依旧开的免提。

    “老板,这妞挺漂亮的,利用完了能不能给哥几个享受一下?”

    电话那头的声音格外的猥猥琐,甚至还有吞咽口水的声音传过来。

    听见这声音,薛凡的脸瞬间就黑了,做势就要踹在江北年的身上。

    江北年见势头不大好,连忙开口:“你们谁都不要动韩洛旌,现在赶紧将她送到韩氏集团的中医馆去。”

    “为什么老大?韩氏不是还没有被拿下来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之下变得格外疑惑。

    薛凡的手都掐到江北年的脖子上了,他鸡皮疙瘩瞬间起了满身,当下冲着电话那头的人大吼:“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老子让你们怎么做就怎么做!”

    此时的江北年心里格外崩溃,他怎么会有这么一群蠢的掉渣的手下?

    就算现在韩洛旌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猥琐,薛凡还是觉得心里一股怒气瞬间升了起来。

    “你手底下的人还想碰我的女人?”江北年被薛凡就这样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强烈的窒息感让江北年脸色突变,手脚用力扑腾。

    “薛……薛少,我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这么冲动,我已经让他们把韩总给送回去了,她不会有事的。”

    “如果说一会儿韩洛旌少了一根毫毛,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间不值得。”

    薛凡的手松开,江北年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虽然说江北年保养的极好,但是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中年人,这体质自然比不上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此时跌坐在地上好久都没能回过神。

    薛凡的话他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他那些蠢货手下没有对韩洛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一会儿可就惨了。

    等待是漫长的,感觉过了特别久,薛凡才接到来自韩洛旌的电话。

    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虚弱:“薛凡,我回来了。”

    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却包含着韩洛旌很多情感。

    她早就知道薛凡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但是她没有想到薛凡为了她竟然会只身一人闯进江氏,而且还能将她救出来。

    这得多大的胆量和多强的能力才能做到啊?

    “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事?”

    薛凡现在关心的只是韩洛旌有没有被折磨。

    他宠在手心里面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人欺负?

    电话那头的韩洛旌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告诉薛凡:“没事,我现在很好,你也赶快回来。”

    韩洛旌害怕薛凡担心他,所以说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但她身边的李丽却在一边开口:“薛少,韩总是骗你的,她现在满身的伤,医生正在为他包扎。”

    “我知道了。”薛凡同韩洛旌他们说话的声音依旧温柔,不过他的脸却瞬间沉了下来。

    见薛凡变得脸色,江北年就知道自己又少不了被折磨,吓得连连后退。

    “薛少,对韩总不好,都是其他瘪犊子做的,跟我可没有关系,你不要迁怒于我好吗?”

    “你觉得可能吗?”薛凡笑容格外冷漠,伸手就抓住了江北年的头发。

    “想不到你一把年纪了,这发质还挺好的,不过老子就是看不顺眼,拔了吧!”

    说话间薛凡手上用力直接一把将江北连头上的头发给扯了下来。

    “啊……”

    这种痛江北年都不知道该要如何形容,作为男人的他眼眶瞬间红了,泪水也在眼睛里面转个不停。

    “求你了,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好吗?”

    江北年现在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想尽快的摆脱这个恶魔一样的年轻人,他觉得再被这样折腾下去,他这把老骨头就要散架了。

    “你想免受折磨?也可以,但是你得好好补偿韩洛旌,比如说拿出点诚意向她赔礼道歉。”

    这老人男人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在薛凡看来内心毫无波澜,他觉得内心的怒火没有一丁点的减少。

    目前要做的也是为韩洛旌谋取更多的利益。

    “我明天亲自到韩氏集团给她下跪道歉,可以吧?”

    江北年可以说是被薛凡给折磨得服气了,这时候什么脸面也不要了,只求薛凡可以放过他。

    “谁特么稀罕你下跪道歉?”

    薛凡心里特别不爽,又是一脚踢在江北年身上。

    这下向北年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留下一双眼睛,带着几份哀求看向薛凡。

    “那你要我怎么做?您说好吗?”

    “现在给我跪下,签一份财产渡让书,我给你录视频,在这个过程中,你要诚恳地向韩洛旌道歉。”

    按照薛凡一贯的行事风格,肯定是直接要了江北年的命,不过他的女人是一名商人,那么他就要用商人的方式为韩洛旌争取利益。

    “求你直接杀了我吧!”

    江氏是江家的基业,如果说他让给别人江氏家族的千古罪人。

    再者说,没了江氏他江北年什么都不是,他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该要怎样面对世界的流言蜚语。

    “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废了你的儿子,你的基业依旧不会得到继承,到最后我还是被吞并,签还是不签,自己想清楚。”

    江北年的反应,薛凡完全料到了,他的眉梢之间都是不屑,这男人和他耍这样的花招根本不配。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