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43章 你疯了吧

    “啊——”

    己书瑞一声痛叫。

    下巴骨被捏碎,能不疼吗?

    就算是在荒树的牢笼空间里面,她也有反抗能力的,巨痛之下猛的一拳打在叶开的肚子上。

    “砰——”

    一声大响。

    但是就好像打在了一块橡皮上面,从叶开的肚子中反弹出一股大力,他没事,反而她的拳头被震的很痛;叶开动也不动,甚至没有正眼看她,一直盯着外面那些人,默默听着他们说的话,甚至,捏着己书瑞的手都没有松开……这种骨头被捏碎,骨头渣子插进肉里面,甚至整个下巴都不成样子的感觉,想一想都觉得疼。

    就算己书瑞其实是神帝巅峰的强者,但是规则不能用,神帝也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呜呜呜呜——”

    她的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声音,甚至都没办法叫出更大的声音来。

    整个下巴上,鲜血淋淋,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胸口上……在这个地方,她甚至都没有办法穿衣服,所以从始至终都是光着的,鲜血沾染在硕大的球状物上,仿佛白雪上盛开的梅花,有一种奇异的凄美。

    她拳打脚踢,甚至对着叶开下面的脆弱地下手。

    “咔嚓……”

    神帝的力量也是强大无匹的。

    而叶开那个地方,毕竟是需要经常用到,不能像其他部位修炼的太凶猛,不然的话,变成石头一样的东西,岂不是悲催了?所以,咔嚓一声,竟然被打断了。

    己书瑞吃了一惊,赶紧看看他,害怕他发疯起来,又不知道要用哪种方法狠狠的折磨自己。

    但是,他好像没有感觉一样,像一座雕像一般站着,发呆。

    “这混蛋,又发什么疯?”

    “不疼的吗?”

    “不会……用不了了吧?”

    不知道怎么搞的,她自己竟然有点心疼起来,过了一会才醒悟过来,自己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情绪和想法,简直太不应该了,仿佛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荡~妇一样;但是身上剧痛持续不断的传来,她又狠狠的出手,去死去死去死,谁管你死不死。

    过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叶开才动了一动,瞳孔收缩,狠狠的盯着她,对她下巴被捏碎、身上滴满了鲜血的画面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表情,甚至手掌一移,捏住她的硕满,很重很重,重到她要承受不住,仿佛整个要爆掉一样:“放手,放手,放手,你有种,杀了我啊,杀了我啊!”

    “想死?没这么容易!”叶开放开她,“这是对你的惩罚,当年,要不是你把虎妞带走,她怎么可能在九尾族中遇到这种凶险?你,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所以,你想轻易的去死……难。”

    神帝的肉身也是强横的。

    在青木咒和她自己肉身的修复后,没过多久,就恢复如初。

    她恨恨的说道:“你说的是宋初涵吧?虎妞,哼,她在九尾族好吃好喝,还能接受青丘祖地的传承,她是皇血传承,就应该这么做,这对她来说,也是有无穷好处的!你以为,就算不是我来抓走她,就没有别人了吗?我算是仁慈的了,要是换成外面那个孤天战将来,当初你们一群人,除了宋初涵和紫熏,其他的人,一个都活不了,你信不信?”

    “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

    “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这样。”

    “啪——”

    叶开直接一耳光抽在她脸上,顿时将她刚刚恢复过来的下巴再次抽碎,他气急败坏的吼道:“放屁!那你知不知道,你们青丘九尾族的女皇,现在准备向虎妞动手,要剥夺她的血脉和灵根?”

    “呜呜——?”

    己书瑞听了也是一惊。

    她下巴碎掉,牙齿被打落,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叫声。

    叶开说的内容,比她的肉身的疼痛还要严重;她现在用神魂的力量,剥离身上的痛楚,倒是感觉好了很多,至少比刚才好受很多了,但是女皇要剥夺宋初涵的血脉和灵根,这让她大吃一惊,不敢相信。

    神念传音道:“这不可能!”

    叶开凶狠道:“怎么不可能?我亲耳听见,要不要再给你重新看一遍?”

    他猛的一挥手,刚才外面的画面重现,这次有影像也有声音。

    正是己听岚在跟孤天战将私下交流……既然双方说开了,在某种方面达成了共识,那战魂殿自然需要知道己念花的计划,确定可行,不至于让九尾族没落,所以己听岚也没有隐瞒,将事情合盘托出……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必要,因为孤天既然知道她在这里,必然猜到皇族皇宫那位的意思。

    己书瑞观看完之后,整个人如坠冥界冰谷,全身发抖。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暴露,战神殿没有半点要出来给她主持公道,或者站在她这一边的意思,而是完全倒向己念花,甚至他们这次过来,也是要抓她回去,不惜一切代价。结果,自然跟宋初涵是一样的,到时候也是被剥夺血脉和灵根,以供己念花那个贱人使用。

    “怎么会……怎么可以?”她失魂落魄。

    “我没心思听你废话,我要马上去青丘,但是需要你帮忙。”叶开冷冷的说道,说完给了她一道青木咒。

    “你要去青丘?救你的虎妞……我恐怕……晚了。”她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

    “从神界青丘到这里,以最快的速度,也要经过三个月时间!而己听岚既然说出那个事情,说明己念花在三个月前就已经确定了要对宋初涵动手,三个月时间,足够她布置一切,要动手,也该动手了。”

    叶开目露凶光,盯着她怒吼:“要是虎妞有三长两短,你也活不了,我要整个青丘来陪葬。”

    己书瑞淡淡道:“随便,反正青丘,也不是我的青丘。”

    叶开没时间在这里浪费,马上离开荒树牢笼,去找白精精。

    青丘在哪他都不知道,这件事,只有白精精能帮他,不管怎么样,必须要去青丘一趟,越快越好,就算暴露身上所有的秘密,也在所不惜。

    白精精在闭关中被喊出来,有点气恼。

    “你搞什么鬼?心急火燎的,老婆跟人跑了?”白精精没好气的说。

    “姐姐,再不赶紧的,我的老婆,你的徒弟就要被人宰了。”

    “谁啊?”

    “宋初涵。”

    “什么……个意思?你要现在上青丘,你疯了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