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21章 雷霆出击

    半晌,李治才轻轻道:

    “若说起来,我是想到了要借皇后的口,来成此事,可是……”李治沉‘吟’片刻,然后才落下一子道:

    “可是我却不曾想到,也想不到,她会按着我的意思来……”媚娘心中了解,也不由叹着拍了拍李治的手,沉默不语。。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ЩЩ..com 。(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又是两个时辰过去。媚娘夙夜不得寐安,又是因着李治好不容易得安睡,是故便索‘性’小心翼翼起了身,缓缓下‘床’,去寻些茶水来。一层薄薄纱衣随着她的‘玉’足落在地上,夏夜冰凉的地面,叫她的脚心中,传来一阵冰凉。清爽感也随之而生,她眉头一舒,慢慢地起步,又慢慢向着窗前小几走去。一侧今夜轮着值守的瑞安,正抱了白‘玉’拂尘守在一张小榻上睡着,突然听闻动静,立时睁眼,一看,这才安下心来,小心下榻跟在媚娘身边:

    “姐姐,这般夜了,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想喝些水。”

    媚娘也不叫瑞安‘插’手,只是自顾自地从壶中倒了水喝,默默不语。良久,瑞安才轻轻道:

    “姐姐似乎……在替主上担忧?”

    媚娘沉默,良久才轻轻放下茶水,转身看了一眼榻上睡着还皱着眉的李治,不由怜道:

    “你想过没有,治郎他……这样的‘性’子,怎么能够就这般狠心对待一个与自己夫妻多年的‘女’子?”

    瑞安一怔,立时反应过来,媚娘口中所说,却指皇后,然后立时一脸不屑道:

    “姐姐却去可怜她?那谁可怜主上?当年他们二人成婚之事,瑞安可是最清楚不过……若非她那婶祖母仗着自己是先帝的姑姑,主上的姑祖母强行‘逼’亲……以当时主上还是堂堂大唐天子,先帝爱子之尊,哪里是她这么一个不淑不贤,自以为是的‘女’人配得上的?”

    媚娘摇头,却叹息站定:

    “再怎么配与不配……这些年来,这些日子……总是有些欢喜的时候,总是有些在意的时候……这样一天天的欢喜与一天天的在意积攒下来……你以为,这样的情份,是能一两句话,便可抹灭的么?”

    瑞安眨了眨眼,不解道:

    “姐姐这话说得就不是了……既然二人本无情分而相成,那又哪里来的情分?”

    媚娘摇头,转首看着李治:

    “瑞安,你跟了治郎这些年……哪里又曾见过,他会如此的痛恨一人?需知……若非他多少,对皇后也好,对淑妃也好……都有些夫妻情分在,他又怎么会如此厌恶她们的行径?瑞安啊……正因先有了些情分,有了些好意,在看到彼此之间,有着这等差距与不当之时……才会有那般的痛恨与厌恶……因为他觉得自己这般对她们动了心,却是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大大的错误……所以,他才希望能够抹灭这些错误。

    ”

    瑞安闻言,却急了起来:

    “姐姐你可不能这般说主上啊!这些年来,他待你可是一心一意……”媚娘轻轻一笑,却道: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心……也从不觉得,他对皇后也好,淑妃也罢,都有着于我一样的情分……我方才也说了,他对她们,有情分,有怜意……可这却未必是一番真心……只是便非真心,既然动了些心,那就必然会有受伤……”媚娘看着李治,怜爱加致:

    “我……只是不想看他受伤罢了……”瑞安听毕,也是默然——李治的心‘性’,这些年跟下来,早已是熟知于心。若说他对王萧二人全无情分,那当真是冤枉了他——毕竟,整个太极宫里这前前后后来来去去,自大唐开朝以来,这么些人经过去,若说有谁算得上最温柔待人的……那便只有他了。便是再坏的人……便是一如当年的韦昭容,杨淑妃等人也好,他也是几乎不能下得了那个狠手,去好生整治他们……所以,他倒也理解媚娘的意思:李治的确是不爱王萧二人,可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的情份,却足够让他去一再宽容原谅她们。

    而正因为这样的仁慈之心在,所以在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叫他失望之后……他才会下决心要铲除她们。这份决心,正是让他这些日子伤痛不止的的……要知道,李治是个君王,但更是一个人。即使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早已料到,甚至还是有意引导而为之……可对他而言,在他的心底,这一切的一切开始时,他走每一步棋时,都还是真的抱着希望,希望自己的棋,不能按着自己的所料去走的……都是希望她们,能够真正地不如他所愿行事,能够做出叫他大吃一惊,但却是欣慰异常的决定的。……可惜的是,他的愿望,终究只能是愿望罢了。一时间,主仆二人,尽皆沉默。良久,瑞安才轻轻道:

    “那姐姐,王皇后的事……就不做了么?”

    “做,是自然要做。只是我决定,以后若能咱们自己来,还是少叫他动些手罢!”

    媚娘看着李治的模样,不由轻轻叹息:

    “我实在是不想再看他如此闷闷不乐了。他伤心……我只会比他更伤心。”

    言毕,便缓缓回到榻上,一手轻抚着李治的脸庞,怜惜地慢慢躺下。瑞安看着她如此,张了张口,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走去将灯熄了,然后心底轻轻问道:武姐姐,那你呢?你的心,谁来守?永徽元年八月十三。太极宫。太极殿中。李治朝毕更衣方歇时,便忽闻皇后王氏前来请见。准见,王皇后入内,且见帝下拜。李治准起,又着问何事。王皇后乃道:

    “今妾闻延嘉殿徐婕妤身体不安,病体有恙,心中实难安定。左思右虑,如今虽因陛下‘性’俭,不喜奢华,太极宫宫舍陈旧,且又兼之夏暑难捱,然究竟此处乃帝王之侧,龙渊之深,实不宜为病中之居。为保阖宫之安,更为婕妤病体速安,当请主上赐旨,着准徐婕妤入九成行宫调理安养,以待日后,再‘侍’天恩。”

    李治闻言,思之良久,才缓缓点头称是,又赞王皇后心思细腻,遂着令左右传旨:即日起,延嘉殿婕妤徐氏,当立入九成行宫安养。

    ……半个时辰之后。立政殿中。媚娘听得瑞安回报,不由长长舒了口气,自行到徐惠灵前,上了柱香,口中默默祝祷:惠儿,你的心愿,我已替你了了一半了……接下来,便是替你洗清那奇耻大辱之时……你且安心罢!为了你……也为了治郎,我什么事……都可以做,也都能做得出来。缓缓睁开眼睛时,她的眼底,一片寒凉。……是夜。万‘春’殿中。王皇后锦衣华袍,心喜甚悦地看着面前小‘侍’们,一盆盆地把自己这几年来苦心将养的牡丹‘花’儿,奉在面前,然后笑‘吟’‘吟’问道:

    “可都好好儿浇水了么?”

    怜奴笑‘吟’‘吟’也上前,安礼道:

    “娘娘最喜欢的便是这些牡丹,咱们又怎么会不小心安养着?且请放心罢!”

    王皇后这才点头,悠然道:

    “近来说起来,却是喜事颇多……只是不知这喜事,能不能都长久……”她的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一侧立着的胡土。胡土上前一步,含笑道:

    “娘娘安心,娘娘是国母,是真凤降世,娘娘的心意,可是天子之妻的意思……那自然,这天意也是要向着娘娘,想着娘娘能欢喜的。”

    王皇后这才点头,慢慢道: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同一时刻。千秋殿里。萧淑妃闻得‘药’儿来报,不由停下了手中正在抄着悔过书的,皱眉道:

    “是么?可知那徐氏,却是入了那一殿?”

    ‘药’儿机灵,上前轻轻道:

    “倒是娘娘旧日里的居所流芳院……娘娘,这皇后如此安排,怕是没安好心。”

    萧淑妃冷笑一声,停下道:

    “她哪里是没安好心?她根本就没有心。否则何以陛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把她正眼相看?哼!好呀,把那么一个病痨子安排到本宫住过的流芳院……是想给本宫日后添下些病气呢?还是直接给本宫眼下就添上几分晦气?”

    ‘药’儿一怔,道:

    “娘娘的意思是……皇后是想借此机会,‘弄’死那徐婕妤之后,嫁祸给娘娘?”

    “只怕还不止如此呢!”

    萧淑妃悠悠道:

    “这九成宫可是我大唐行宫,日后本宫总是要有许多机会跟着陛下去的。而陛下那般心‘性’恋孝的,自然不肯教这些人都住在先帝妃嫔们住过的地方……如此一来,本宫再入九成宫,势毕还是要再入流芳院居住。到时,若是本宫一个不小心,或者是哪个下‘侍’粗心些,叫本宫使了那因痨而死的徐婕妤使过的东西,用过的器件……便是本宫得天之佑,不至于死,可到底也是免不了大病一场,多日不得亲近陛下的罢?甚至……她借这个理由,把素节也从本宫身边调开,也不是什么难事呢!”

    萧淑妃一番分析,直叫‘药’儿赞叹:

    “娘娘英慧过人,竟是将皇后那般狠毒心肠明晰至此!那娘娘,咱们却如何是好?”

    萧淑妃淡淡一笑,瞥了一眼这个小‘侍’,又提起来,悠悠道:

    “如何是好?哪里需要什么如何是好呢?她这般设好了圈套等着本宫……本宫若是心情好,便不往里跳,不增些她的罪业便是。若是心情不好……那便将计就计,叫她自己掉进这圈套里……也不算甚么罢?”

    ‘药’儿闻言,恍然大悟,立时请退去依意行事。只留萧淑妃一人,对着殿外月亮冷笑;

    “王善柔呀王善柔……斗了这么些年……你以为本宫还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想害本宫?哼,咱们走着瞧!”

    以上内容由新鲜网小说频道全网搜索转码

    您可以点击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