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21章 晋江独发

    第二十一章

    虽然岳斌和陆持的拒绝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不过看到两人异口同声的反应, 一众飙车党们还是哄笑出声。

    这种莫名其妙的洋洋得意成功惹怒了早就满肚子怨气的男生女生们。几十道死亡凝视刷刷刷的看过来——如果眼刀能杀人的话, 估计在场的飙车党们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几分钟后,救护车及时赶到。随同医护人员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为首的一个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 气势凶猛,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 领口解了三颗扣子,衣袖也挽到了小臂往上, 露出宽厚的胸膛和脖子上一道用黑线串的护身符。鼓鼓囊囊的肱二头肌也在衬衫的包裹下露出骇人的轮廓。从工作人员和几位驯马师们此起彼伏的问候声中, 众人知道这些人是俱乐部的老板和高层管理人员。

    岳斌等人细心的发现,被称为“豪哥”的中年男人一出现在马场,以红毛青年为首的飙车党们立刻安静下来。七八个人手忙脚乱的戴上头盔,将原本嚣张到碍眼的一头五颜六色的染发遮挡住。就连躺在地上的黄毛都不抱着腿叫疼了。惨嚎声戛然而止,黄毛还下意识的往后拱了拱,试图让小伙伴们挡住自己瘦小的身躯。

    “豪哥”冷冷的瞥了一眼飙车党们, 也没说话,径自走到几位女生面前, 咔嚓一下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歉然说道:“实在很抱歉。让几位贵客受惊了。”

    跟在“豪哥”身后的几位俱乐部管理人员也跟着一鞠躬,齐齐喊道:“对不起, 让您受惊了。”

    乔诗语和其他几位女生本来恢复的差不多了,被“豪哥”这么一吓,顿时又有点脸色发白。而且跟那几个把头发染的五颜六色流里流气咋咋呼呼的飙车党不一样, 以“豪哥”为首的这帮人虽然看着西装革履的,但身上的戾气更重。至少乔校花和几个女生之前还敢跟飙车党们瞪眼发火吵吵架,可是在看到豪哥这帮人后,几个女生立刻吓得手脚发软花容失色——哪怕豪哥这帮人是来给她们赔礼道歉的。

    原本被女孩子护在后面的男生见状,纷纷挺身而出将女孩子护在身后。

    岳斌开口笑道:“没什么,事情都已经结束了。还好没出什么事儿。”

    豪哥顺势握住岳斌的手摇了摇,操着一口生涩的香城普通话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诸位能来偶的场子——”

    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有人咳嗦一声,豪哥立刻改口说道:“……能来偶的马场玩,那就是给偶面子。今天你们没能玩好,还差点出事,这绝对是偶们俱乐部的责任。”

    豪哥说着,手一抬,身后立刻有人送上一沓黄金卡,豪哥接过贵宾卡一一发给众人,口中说道:“这是偶们一点心意,请大家务必收下。今后再来俱乐部骑马,一应消费都打五折。今天的账单也都免了。对了,偶听说你们有人过生日对吧?偶们俱乐部还给诸位准备了一桌生日宴,算是给大家赔罪。”

    一众男生女生们手里被强塞了一张VIP卡,又听到俱乐部又是免单又是请客的赔罪,心中的闷气顿时化解了不少。

    豪哥看在眼里,立刻笑道:“今天的事情纯属意外,偶敢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啦。大家可以放心来玩。”

    众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面露迟疑。虽然这个豪哥的态度是挺好的,可是一想到方才的事情……若不是岳斌和陆持见机得快,恐怕邢远也得受伤。要是下次来骑马再碰见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众人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抱着腿哀嚎的黄毛,不免心有余悸。

    一群还在念高中,没有走出校门也没怎么接触过社会的孩子,心性大都是比较单纯的。心里想什么脸上立刻表露出来。

    豪哥见状,理解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偶明白。大家出来玩,当然是图个开心。有危险有麻烦的地方谁也不想去啦。今天是这帮臭小子没轻没重,吓到了小姑娘……”

    豪哥说着,突然抢过岳斌手里的马鞭:“确实太不像话了,有手有脚的大男人居然欺负女孩子。偶现在就给你们出气。”

    一道破空声划过,刚刚还站在原地装鹌鹑的飙车党们连连痛呼抱头鼠窜。就听豪哥一边挥舞着马鞭打人一边骂道:“……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跑到偶的场子里骚扰小姑凉,还特么的染头发,还特么的撺掇客人赌马,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家混社会是吧?”

    “不是呀,哎呀别打了,豪哥我们错了,是疯狗带我们来的——”

    “豪哥也是你们叫的——”

    “我去你们这帮人还是不是兄弟啊!”躺在地上装尸体的黄毛忍不住诈尸骂道:“明明是你们说的没进过马场想来见识一下,我才领你们过来的。现在被抓包了就全部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我疯狗怎么会有你们这帮不仗义的兄弟!”

    “哪里来的疯狗!”一直挥舞着马鞭满场揍人的豪哥实在是忍不住了,走到黄毛身边就是一鞭子:“这么难听的名字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说出去不嫌丢人啊?”

    “……卧槽你真特么打昂!”黄毛被豪哥一鞭子抽在头盔上,虽然没被打疼却也吓出了一身白毛汗:“我靠金国豪你对自己儿子下手这么狠,打死我了没人给你养老送终昂!”

    “你还敢说!”金国豪挥舞着马鞭满场打人,其实大部分是做戏给大家看。如今被自己儿子呛声,倒是起了真火:“你说说你还能干什么?送你去国外念书,你胡搞乱搞被学校开除,让你回国打理生意,你跑去学人家飙车还给自己起了个这么难听的外号,如今又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来砸你老子的场子,还敢威胁俱乐部的人不准告诉偶,骑个马都能被马摔到骨折……偶有你这么废柴的儿子,还敢指望你给偶养老送终?偶看你不把自己作死就是偶我们老金家祖上烧高香了。指望你还不如指望你妈再给偶生个小的来,老子把胎儿扔了胎盘养大都比你强百倍!”

    “……”撩小姑娘被打脸,跟人赌马赌到十级伤残,如今又被自己亲爹嫌弃不如胎盘的黄毛青年简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他挺尸一样的躺回了草地上,赌气骂道:“好呀,终于说实话了是吧!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我,干脆打死我算了。打死我让你的三奶四奶再给你生个胎盘养大。不过我怀疑你这么大岁数还能不能生,到时候别忘了去做亲子鉴定,别养个胎盘都养成绿色的。”

    金国豪:“……”

    站在一边的俱乐部管理层和一众飙车党们眼见不好,立刻蜂拥上去把金家父子隔开。一帮人劝当爹的少生气,一帮人劝当儿子的少说几句。俱乐部的总经理连忙示意早就到场的医护人员把黄毛抬走。

    被晾了许久又看了一场大戏的医护人员们立刻抬着担架围过来,给躺在地上的黄毛做了简单的检查后,金国豪手持马鞭,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医生,那臭小子怎么样了?”

    急救医生开口说道:“病人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初步诊断是小腿脚踝上2公分处松质骨骨折,另外还有右手肘关节脱臼,其他部位多为擦伤……不过具体的诊断还得到医院拍片细查……”

    金国豪明显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仍是嘴硬的说道:“算他命大。不过他这么作下去,就算不被马摔死也会被车撞死……”

    “……你在外面找了多少个女人替你生孩子啊,这么盼着我死。”黄毛躺在地上气呼呼的翻白眼:“把电话拿过来,我要给我妈打电话!”

    金国豪:“……”

    俱乐部管理者们:“……”

    其他人:“……”

    几分钟后,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在俱乐部管理层的催促下抬着担架跑步离开。一众飙车党们也缩肩驼背的踩着小碎步狂奔。挥舞着马鞭的金国豪则被俱乐部的管理者们死命的拦了下来,还不断挣扎道:“别拦着偶,偶要打死这个小兔崽子……个小兔崽子,今后不准你再来老子的马场……再过来就打断你的狗腿!”

    被晾在原地的高中生受害者们:“……”

    几十个男生女生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上演的一场豪门or黑/帮家庭伦理大戏,内心毫无波动。

    好在这种尴尬的戏份并没有持续多久——准确的说是黄毛的担架一离开马场,金国豪立刻冷静了下来。他冲着担架离开的方向冷哼了一声,嘴里念叨了一句“臭小子”,然后转身,走到岳斌和陆持面前,竖起了大拇指,哈哈笑道:“偶听说了,两位小兄弟的马术特别棒。至少比俱乐部花大价钱请来的驯马师强多了。”

    金国豪这一番话出口,之前负责维持秩序保护客人安全的两个驯马师顿时脸色通红,两人讪讪的看着金国豪,最终也没敢说什么。

    同样是两匹马打架,人家两个高中生能护着自己的同学毫发无损,他们两个成年人——还是两个拿着丰厚薪水的专业驯马师,却护不住老板的儿子,让老板的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摔的像个傻逼一样——两位驯马师扪心自问,换了他们是老板,不一气之下把人开除就算脾气好的。

    发两句牢骚又算什么!

    金国豪拍了拍岳斌和陆持的肩膀,笑着问道:“再有一个多月就是暑假了。偶们俱乐部每年寒暑假都会招一些勤工俭学的球童和服务生,不知道两位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做个兼职啊?不但可以赚个零花钱,没客人的时候俱乐部里的设施随便你们玩呦。”

    尽管金国豪表现的像是一个拿着棒棒糖引诱小孩子的怪叔叔,可是岳斌和陆持还是婉言拒绝了。前者身负不平等条约,每年寒暑假都得任凭自家兄长压榨;后者则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深知自己的马术并没有金国豪想象的那么好,再说陆持也不想做这么危险的兼职。

    被拒绝了的金国豪也不以为意。亲自带着大家到了餐饮部的至尊包房,一桌生日宴早就准备好了,山珍海味应有尽有,还特别照顾少年少女的口味上了不少酸酸甜甜的菜,中间还摆了一个三层的奶油蛋糕。

    金国豪笑容可掬的再次道歉:“今天让大家受惊了。偶以果汁带酒,向大家赔罪。”

    金国豪说着,亲自拧开一瓶果汁——众人这才发现桌上摆着的都是各种果汁和碳酸饮料,竟然还有几盒牛奶,倒是一瓶酒都没有。

    大家手忙脚乱的拧开饮料瓶陪着金国豪喝了一杯,金国豪倒是很豪放的对瓶吹了。末了还不忘拍拍岳斌和陆持的肩膀,笑道:“不瞒你们说,偶很欣赏两位小兄弟啦。今后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叔叔帮忙的,可以直接来俱乐部找偶。”

    岳斌和陆持顿时有点无奈。总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

    金国豪当然不知道两人的吐槽,喝完赔罪饮料后,金国豪就离开了。

    原本有些拘谨的饭桌立刻炸了营。几个女生拍着胸口小脸儿煞白的抱怨道:“妈呀吓死我了。我说诗语,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地方过生日呀!”

    乔诗语也是满脑门子的官司:“我怎么知道呀。这破地儿是我爸找的,我就跟他说我想请同学骑马来着……”

    “不行,我得给他打个电话。找的什么地方呀!”乔诗语一边说着,一边给她爸打了个电话。

    头两遍还没拨通。等到第三遍拨通的时候乔校花满肚子的火气都炸了:“怎么才接电话呀?是不是又跟那小三儿在一块儿呢?”

    电话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乔诗语的嗓门顿时拔了老高,以美声女高音的调门质问道:“好呀,我就说呢,好端端的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地方过生日。弄了半天这地方是她找的。我说老乔同志你心够大的呀。你闺女被她害了一次还不够,你还给她第二次机会。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被她整死你好跟她再生个小的呀?你也不怕她一使劲儿给你生出个胎盘来……”

    乔校花现学现卖,一股脑的放狠话:“……什么叫我误会了?是,我是说想请同学骑马来着,可是我没说让你闺女被人当马子泡,她找的这什么破地儿全是小流氓,老板都是混社会的。我们同学差点被你害死了你知道吗?”

    “……我现在?我现在还在这破地儿呢!你还好意思说……你闺女生日你也跟那小三儿腻歪在一块儿,怪不得老话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那小三儿还没进我们家呢,我们家都快被她折腾的家破人亡了。你是不是真的只要小老婆不要女儿啦……”乔诗语越说越生气,竟然一扬手,直接把电话摔墙上了。

    只听“啪”的一声,粉色的翻盖手机被摔成几半。桌上同学都吓了一跳,乔诗语的几个闺蜜忍不住劝道:“你疯啦?你怎么把电话摔了呀?那可是最新款的XX手机,你刚买没两个月,摔坏了怎么办呀?”

    “摔坏就摔坏了呗。”乔诗语双臂抱怨,满不在乎的冷哼道:“摔坏了就再买一个。反正我爸的钱我不花,他也都给那小三和她带来的拖油瓶花了。”

    听到乔诗语这么说,其他人也不吭声了。

    倒是邢远不声不响的把电话捡了起来,把电池什么的都装好,默默放到了乔诗语的手边。

    乔诗语运了几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起身说道:“对不起呀,本来我过生日,想请大家好好玩一天的。结果没玩好不说,还差点连累大家出事……”

    乔诗语说到这里,一脸歉然的看向邢远:“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你下个礼拜还有篮球比赛,要是因为我受伤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邢远连忙起身,举着果汁杯憨憨挠头:“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为了你做这点事儿,我心甘情愿。”

    “再说了我这不没事儿嘛。有岳斌和陆持在呢。”

    邢远说到这里,恍然想起一件事儿:“对了,我还没谢谢你们两个呢。岳斌,陆持,来,我借花献佛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两个的救命之恩。”

    岳斌和陆持相视一笑,也起身将杯中饮料一饮而尽:“大家都是同学,这么见外干嘛!”

    其他同学见状,也纷纷开腔道:“就是,大家都是多少年的同学了。至于这么客气嘛。”

    “再说了,要不是有这虚惊一场,咱们还吃不到这顿饭呢。还有那五折的贵宾卡……”

    几个女生笑眯眯的摸出精致的镂空雕花黄金卡,当扇子一样的扇了扇:“这能省多少钱呀。赚死了好吗?”

    “对啊,我觉得这俱乐部真挺不错的。”坐在一旁的张扬挠了挠脸,开口笑道:“咱们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刚刚过来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这里不光有马场和高尔夫球场,还有游泳池、球馆和健身馆呢。下次我们可以来这儿打球……”

    “你还敢来呀?不觉得有点儿吓人吗?”乔诗语没好气的瞪了张扬一眼。

    “还好吧。那老板不是说他们俱乐部每年寒暑假还请勤工俭学的学生嘛。有学生打工的地方,应该没那么乱吧?”

    另外一个女生忍不住说道:“也不知道他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可惜那老板就问岳斌和陆持了,都没问问我……”

    “问你你敢来呀?再说了,你没听那老板说嘛,只招男生,不招女生……”

    一众男生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说开了。陆苗苗则趁着大家不注意,悄么么地拽了拽陆持的衣袖,小小声的说道:“大哥,我想上厕所!”

    陆持闻言,立刻放下杯子,带着苗苗站起来。

    正在听大家胡侃的岳斌见状,立刻问道:“嘛去?”

    “上个卫生间。”

    岳斌闻言,立刻撂下筷子:“正好,我也想去。咱们一起!”

    有几个男生听到了,纷纷开口道:“我也去。我也去。”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犹豫的道:“那咱们也去一趟吧!”

    突然就变成了组团上厕所,陆家兄妹:“……”

    张扬翻了个白眼:“干嘛呀!这不是刚刚被吓了一场,大家都想撒个尿放松一下嘛!”

    张扬一句话成功逗笑了大家,于是几十个男生女生们分成两波组团去刷厕所。声势浩大的样子,让不少在卫生间的会员吓了一跳。顿时有种在环境优雅气氛静谧的高档俱乐部里感受到了学校下课时的热闹。

    几分钟后,当陆持从热闹的男卫生间出来时,尾随而至的岳斌直接把人拉到休息区,小声问道:“刚才听校花打电话,我倒是想起一个事儿……打你那两个流氓抓到了吗?”

    陆持摇了摇头,视线一直盯着女卫生间的门口,随口说道:“上个周末我还去派出所问了一下,他们说案子暂时没什么进展。”

    岳斌撇了撇嘴:“这工作效率……”

    “互相理解呗。毕竟警力也是有限的。”陆持耸了耸肩膀:“这么大个城市,两千多万人,想在这里边儿找到两个故意东躲西藏的人,哪儿那么容易。再说他们两个也不是犯了什么杀人罪,就是故意伤人而已,就算真逮着了,能判多长时间?”

    “我都问过了,按照法院判刑的依据,我这脑震荡属于轻微伤,属于民事纠纷,一般情况下不会判刑,大多是庭下和解……”

    岳斌越听越郁闷:“靠,那咱们就白被打了一棒子?”

    “这不是还有一位嘛!”陆持用下巴点了点女卫生间的方向,莞尔笑道:“我听说乔总报的是故意抢劫。只要抓住了,至少能判三到十年左右。我就指望这个了。”

    岳斌哑然失笑:“你还挺会苦中作乐——”

    “什么苦中作乐?”话音未落,突然被人打断了。

    岳斌和陆持回头,就看到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邢远和张扬。邢远手里拿着个小灵通,正在讲电话。刚刚说话的是张扬。

    岳斌眨了眨眼睛,笑容可掬的敷衍道:“没什么。随便聊着的。”

    说话间,邢远也讲完了,最后握着电话重复道:“对,餐饮部三楼至尊包303,乔叔叔你过来吧……没事儿,没有,诗语就是受了点惊吓,你过来看看她就好了……”

    等邢远撂下电话后,迎来的就是三人意味深长的打量。

    “乔叔叔啊……”

    “诗语啊……”

    “你这算是暗搓搓的打通了家长这一关吧?”

    “好奸诈呀!”三人异口同声的道。

    “没有!没有!”邢远慌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是乔诗语把电话摔坏了,乔叔叔找不到她,所以才给我打了个电话问咱们在哪儿……”

    “哦!”三人拉长了音调同时点头,一副“信你才怪”的表情说道:“原来如此。”

    “喂,你们三个……”

    邢远话还没说完,陆持眼尖的看到了从女卫生间出来的陆苗苗。立刻上前叫道:“苗苗,这边。”

    陆苗苗立刻跑了过来,一把抱住陆持的大腿:“大哥,我好想你呀!”

    “你也太夸张了!”陆持莞尔一笑,摸了摸陆苗苗的发旋儿:“这才几分钟呀。”

    “那不一样。”大大的眼睛眨了眨,陆苗苗下意识的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卫生间,又踮起脚尖看了看身前休息区的几个人,小小声的说道:“我还没想好,要不要把大哥套马的事情告诉爸爸……”

    陆持的笑容一僵,放在苗苗头上的手也心虚的缩了回来,支支吾吾的道:“这种小事就不要告诉爸爸了吧。爸妈在外面打工那么辛苦,我们不应该让爸妈担心。”

    陆苗苗紧紧握住大哥的手,哼哼唧唧的撒娇道:“可是刚刚吓死我啦。就怕大哥你没有力气,被马拖下去了……”

    陆持勾了勾嘴角,蹲下来与苗苗的视线平齐,拍拍陆苗苗的后背小声安慰道:“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小苗苗继续皱着小鼻子,一脸不赞同的看着陆持。

    陆持无奈的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点了点陆苗苗的鼻尖:“好吧,哥哥错了,以后不会再做这么危险的事让苗苗担心,这样可以吧?”

    陆苗苗这才如愿以偿的笑了笑,她一把抱住大哥,甜甜的说道:“大哥你别生气,人家在燕京只有你一个亲人嘛。”

    陆持闻言脸色一黑,伸手打了陆苗苗一个暴栗:“再胡乱学电视剧的台词,以后就不让你看电视了。”

    陆苗苗捂着脑袋嘿嘿一笑,贼兮兮的问道:“大哥你手疼不疼昂?”

    陆持简直无奈了。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几个女生看着走廊上一站一蹲的陆家兄妹,不由得莫名其妙:“你们在干嘛?”

    “我大哥在家暴我!”没等陆持开口,陆苗苗信口开河的说道。

    被陆苗苗胡乱用词气到没脾气的陆持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等回家后好好给妹妹上上语文课。

    小尾巴翘得老高的陆苗苗同学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悲惨的未来,正兴高采烈的被乔校花拉着手说话。

    在马术俱乐部没玩尽兴的乔校花已经决定转战其他地方——她的想法是带着所有小伙伴们到乔爸爸在燕京东郊新买的一栋别墅通宵轰趴。大家要先去超市买点好吃的好玩的还有装饰用的气球彩带。

    “我们开个睡衣派对,晚上就坐在一起看鬼片。你们觉得怎么样?”

    乔诗语是今天生日会的主角,她的建议大家当然不会反对。最重要的是大部分人也都觉得今天没怎么玩儿尽兴,所以在听到乔校花的新提议后,全都拍手表示赞同。

    于是两拨人簇拥着回更衣室换衣服——刚刚太紧张了,连衣服都忘了换。

    所以等到乔诗语的爸爸开车到了俱乐部的时候,至尊包房里面已经是人去楼空——就连俱乐部特地给大家准备的饭菜蛋糕和果汁饮料都被这帮人打包带走了。

    出租车上,邢远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这部被乔诗语扣走了电池的手机,默默长叹:“乔叔叔,我是真的尽力了!”

    乔爱国新买的别墅坐落在燕京东郊新建成的万豪别墅区。由于是新开发的高档居住区,这边还保持着市中心少见的人烟稀少绿树成荫,假山花石人工湖都整的挺漂亮,走的是森林氧吧的路线——换句话说,就是人类活动的迹象比较少,各种依靠人流量才能存活下来的超市商铺之类的设施还没有准备齐全。

    有鉴于此,大家还在马术俱乐部附近的一家大超市里疯狂采购了不少零食彩带气球甚至是玩具水枪之类的,又买了几碟据说特吓人的鬼片,几十号人大包小包的赶赴根据地。然后又依照生日聚会的基本标配装点了一下别墅大厅。这么一番折腾下来,时间已近傍晚了。

    小伙伴们都饿的饥肠辘辘,几个女生干脆把从俱乐部打包的饭菜拿到厨房,用微波炉热了热,男生们有实在挺不住的,刚要把罪恶的爪子伸向零食袋,就被狠狠的“啪”开了。

    “不准动。这些零食是留着晚上看电影吃的。别忘了咱们还得玩通宵呢!再说你们现在吃零食吃饱了,待会儿还吃不吃饭了!”乔诗语双手掐腰:“这顿饭可是我们女生下厨房做的,你们要是敢剩下一点儿,就是不尊重我们女生的劳动成果。到时候……哼哼!”

    乔诗语冷哼着威胁,男生们抱着肚子哀嚎,张扬忍不住吐槽道:“说的这么厉害,还不是用微波炉热热就好。”

    “你说什么?”乔诗语微眯着眼睛,冷飕飕的小眼神看向张扬。

    “得,你过生日你最大!”张扬举双手投降,满脸谄笑的道:“你让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让我什么时候吃我就什么时候吃,你不让我吃我就饿着。这样行了吧,女王大人!”

    乔诗语哼了一声,心满意足的退回厨房。

    邢远看着乔诗语的背影,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岳斌,岳斌,把你手机再借我用一下。”

    岳斌正靠在陆持身上看热闹,听到邢远的话,忍不住皱眉道:“你刚在车上不是打了一遍嘛。怎么着……”

    岳斌用下巴点了点厨房,小声说道:“你岳父找不着自己家呀?”

    “什么我岳父……”邢远顿时无语的摆了摆手:“我不跟你闹,快借我打个电话,待会儿乔诗语出来了!”

    岳斌嗤笑一声,从兜里掏出电话扔给岳斌。岳斌挺高的个子接过电话就躲到了沙发后面,鬼鬼祟祟了十来分钟,情绪低落的转了出来,把手机还给岳斌。

    “怎么了?”岳斌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

    “那什么……”邢远支支吾吾的挠了挠鼻子:“乔诗语那后妈……就她生那女儿得了急性阑尾炎,正做手术呢。乔叔叔现在医院陪着!他说他今天可能过不来了,让咱们好好陪着乔诗语玩。乔诗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要是没钱了就记他账上。”

    岳斌闻言,下意识用手抓了抓耳朵,靠在陆持身上,小声叨咕道:“真没劲!”

    张扬暗搓搓在奶油蛋糕上偷了一颗草莓扔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这点儿可真够寸的!”

    可不是么!

    邢远皱了皱眉,叹息一声没说话。

    陆苗苗偷偷抱住大哥的胳膊,小小声的说道:“大哥,要不我给漂亮姐姐下一碗鸡蛋面吧?”

    陆家村的规矩,家里有人过生日就给下一碗鸡蛋面,面是陆妈妈亲手擀的,整碗面里头只有一根面,清汤清水,上面卧一个白白嫩嫩的荷包蛋,再撒上一把葱花一把黄瓜丝儿两根绿油油的菜叶。吃面的人要一口气儿吃完一整根面,不许咬断,意味着长命百岁无病无灾。

    在生活条件相对困顿的东北农村,陆家三兄妹每回过生日都只能吃上这么一碗面,谁也没尝过生日蛋糕是什么味儿,更不要说摆上一桌子这么好的菜——他们村里过六十大寿的老人都没办过这么奢华的寿宴。

    可不知道咋回事儿,陆苗苗就是觉着漂亮姐姐这生日过的有点闹心。

    陆持伸手摸了摸陆苗苗的头顶,小声说道:“等会儿吃饭时,你给漂亮姐姐唱首歌儿吧。”

    陆苗苗眨了眨亮晶晶的大眼睛,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一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中生,即便是心灵手巧的女孩子,把全部菜热熟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男生们呼啦一下挤进厨房,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所有菜端上饭桌时,已经接近晚上七点钟了。

    乔诗语头上戴着一个纸片做的皇冠,被几个好闺蜜们按在主位上坐下,大家起哄着让乔诗语许愿吹蜡烛——

    “哎,蜡烛呢!这俱乐部怎么回事儿,光送蛋糕不给蜡烛哒!”

    “是不是打包的时候没带呀?我记得我在包房里好像看见蜡烛了。”

    “不是吧,那现在怎么办呀?哪有过生日吃蛋糕不吹蜡烛的呀!”

    “哎厨房是不是有火柴?”岳斌用手指挠了挠脸颊,出的都是馊主意:“点十七根儿火柴行不行?”

    “我去瞅瞅!”张扬立刻起身往厨房跑,不一会儿拿了一盒火柴回来,一数里边只剩下十一根儿了。

    “卧槽这怎么办?”张扬也有点麻爪了。

    “再找找吧!”陆持也站起身来:“一般买火柴都是一包包买,不可能只买一盒,厨房里肯定还有。”

    陆持话音刚落,一大帮人呼啦一下子涌进厨房,翻箱倒柜的找了大半天,最后果然从橱柜的杂物隔的角落里找到了剩下的几盒被牛皮纸包着的火柴。

    “我去这个费事!”张扬打开一盒火柴数出六根插在蛋糕上:“早知道这么麻烦,刚才在超市里拿一包蜡烛好了。”

    “你应该说早知道这么麻烦,刚才在俱乐部打包时把蜡烛带着就好了!”另外一个女生吐槽道。转身看到不断扭头看表的乔诗语,心直口快的问道:“哎诗语你总看表干嘛呀?”

    “昂?哦,我就是看看什么时候黑天,看鬼片有气氛。”乔诗语深吸了一口气,眨了眨有些干涩的双眼,在胸前合掌道:“点蜡烛吧,我要许愿吃蛋糕,都快饿死了。”

    闺蜜在乔诗语的催促下笑眯眯的点着火柴,乔诗语在大家齐唱的生日歌中闭上眼睛许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吹灭了火柴。之后陆苗苗还自告奋勇的给漂亮姐姐唱了一首歌庆祝。

    等到大家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吃完晚饭,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乔诗语带着大家到了二楼电影房——受到火柴的启发,乔诗语还指挥男生到旁边的卧室客房里搬了几架落地镜子,摆在两边,然后关灯,拉窗帘。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不是吧?”

    乔诗语闻言,眉眼弯弯的笑道:“你们害怕啦?”

    “怎么可能!”身高体壮的男生们嗤之以鼻:“我们男生看鬼片怎么会怕。倒是你们女生,要是害怕了可以躲过来!”

    岳斌比了个健美先生的造型:“我宽厚的胸膛温暖的怀抱借给你们依靠!”

    半个小时后——

    正抱着薯片边吃边看的陆持突然感到了一丝异样。他扭过头,只见诡异的配乐和主角惊恐的尖叫声中,岳斌悄么么的靠了过来。

    留意到陆持静静的打量,偶像包袱异常严重的校草同学尴尬的轻咳一声,小小声的说道:“我怕你害怕。你看大家都抱团了。”

    陆持闻言,环视了一圈儿,就见电影房明明暗暗的微弱光线中,十来个身高体壮的男生们果然相互拥抱着瑟瑟发抖。还跟着电影里的主角们一样,时不时的惊恐尖叫一波——可以说是入戏相当深了!

    至于女生们——

    “哇,这个姐姐的眼睛好漂亮呀!”几乎把一张小脸贴到屏幕上的陆苗苗指着屏幕上特写放大版的蓬头女鬼,一脸惊艳的感叹道。

    “是哦,这个眼妆画的好漂亮。你看她的眼线……”

    “我觉得她好像戴美瞳了。要不然眼睛不会这么大……”

    十来个女生坐在一起叽叽喳喳。一边吐槽电影里的各种逻辑问题一边讨论女主角女配角的妆容造型。那气氛,还真是相!当!可!怕!呢!

    咔嚓咔嚓,陆持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真情实感的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  砢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30 23:16:52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30 23:25:29

    酸秀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31 13:01:17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入V第一天,好忐忑咩,求摸摸抱抱举高高(?ω?)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