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44章 晋江独发

    第四十四章

    安文慧流产住院期间, 乔爸爸一直留在医院悉心照顾她, 不论家人怎么劝他分手他都不听。这样的举动让安文慧觉得乔爱国可以原谅她的所作所为, 所以在养病期间也卖足了可怜,不停的解释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想方设法洗白自己。

    乔诗语的爷爷奶奶本来就不同意儿子离婚娶这么个女人, 如今知道安文慧的私生活这么混乱,还伙同奸/夫谋害他们孙女, 更加反对儿子跟她在一起。乔诗语的外公外婆也看不上安文慧,只是碍于乔妈妈害的安文慧流产, 底气上有些不足。但也多次找乔爱国谈话, 不希望乔爱国找这么个恶毒的女人当乔诗语的后妈。他们甚至还发动了乔爱国的朋友和同事,让所有人都知道安文慧的真面目。

    然而乔爱国一直保持沉默。直到半个月后,安文慧痊愈出院。

    这时候所有人都绝望了。包括安文慧自己都认为乔爸爸已经放下这件事,她们两人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乔爸爸却突然提出了分手。

    就在安文慧出院当天,乔爸爸甚至还叫来了公司的法律顾问, 将一张存有一百万元的银/行/卡,安文慧在公司的劳务合同解除协议还有乔妈妈意外致使安文慧流产的庭外和解协议书齐齐摆到了安文慧的面前, 当着大家的面儿,让安文慧一手签字一手拿钱。

    乔爸爸的想法非常直接,他不能忍受自己爱上这么恶毒的女人, 更不能忍受这个女人伙同外人谋害他的女儿。但是两人毕竟好过一场,又在一起生活了几年,安文慧之所以会流产也是自己的前妻造成的。

    身为一个男人, 乔爱国认为自己不能在一个女人最脆弱的时候落井下石。所以他选择放下公司的事,亲自照顾这个女人直到出院。也算是给两人这么多年的感情一个交代。

    乔爸爸告诉乔诗语:“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你安阿姨,更憎恨你安阿姨这么伤害你。这件事爸爸也有错,是爸爸没有看清你安阿姨的为人,所以才会引狼入室。”

    但是做人做事,必须仁至方能义尽。

    而乔爸爸的所作所为,也印证了这一点。

    他先带着律师和钱,让安文慧签下了劳务合同解除协议和庭外和解协议书。然后直接报警,把安文慧伙同奸夫谋害乔诗语的事情告诉警方,甚至还让律师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

    “用我爸的话说,一码归一码。不能因为她和我爸交往过,就放过害他女儿的真凶。必须得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乔校花一脸花痴相的双手捧脸,神采奕奕的说道:“你们不知道,那个女人出院那天闹腾的有多厉害,又哭又跪的,还爬到窗户上威胁我爸,说什么宁愿死也不跟我爸分手。结果我爸三下五除二就把她解决了。你们是没看到,我爸那一通威逼利诱,让她签了庭外和解协议书后直接报警时她的脸色……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能多吃一碗饭……”

    “我爸真是太帅了!”

    陆持几人听着乔诗语翻来覆去夸她爸的话,耳朵都要起茧子了。饶是如此,邢远还兴致勃勃的追问道:“那这么说,那个女人和她的奸/夫都被警察抓起来了?会判刑吗?”

    乔诗语遗憾的摇了摇头:“那个女人虽然警察拘留了。不过她的奸夫反应很快,警察去抓人的时候他已经跑掉了。现在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起诉她。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落网的。”

    乔诗语说到这里,转头看向陆持,笑意盈盈的说道:“陆持,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爸也不会这么干脆的就和那个女人分手。”

    陆持莞尔一笑:“谢我干什么。坏事是他们自己做的,把柄是你雇侦探查出来的。我的作用其实有限。”

    陆持是真心这么想的。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世间人心叵测,很多事情,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

    打从陆持带着一众小伙伴们帮陆家村的孩子选了不少课后辅导书和英语磁带后,他就多了个周末逛书店的习惯。

    燕京市的几个大书店跟燕大附中的图书馆不一样。学校图书馆由于面对的对象大都是学生,所以里面的书籍也大多数都以课内书和课外辅导书为主。就算有一些课外拓展的华外名著,以及各科类的大部头专业著作,论及品种多样性,显然也不能跟面向全体消费者的营业书店相比。

    而且书店的音像区还可以免费看英文电影和电视剧,还有一些国外的新闻报道什么的。陆持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既能训练口语和听力,也能拓展知识面。

    再加上每到周末寝室的室友们都各自回家,不想一个人留在寝室的陆持觉得逛书店也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周日早上七点钟,陆持是被太阳晒醒的。

    仲夏的骄阳比其他季节更为炽热,肆无忌惮的倾洒着热死人的光芒。

    陆持起床洗漱后,还顺手把校服给洗了,这才背着书包下楼。路过食杂店的时候还买了两袋面包两根火腿肠和两瓶矿泉水,一份准备在公交车上吃,一份留着当中午的午餐。

    周末的学校并没有什么人。陆持穿过空空荡荡的操场,穿过寂静且精致的人工景区,走到学校门口。

    公交站台在学校对面,陆持顺着斑马线走到自行车与机动车交接的位置,静静等着红灯。

    一辆破旧的没有牌照的面包车从拐角处飞快的开了过来。在陆持前面停下。陆持不知怎么的就是一阵心惊肉跳,他下意识的转过身往学校的方向跑。然而还没等他跑出几步,停在旁边的面包车突然开了门,从里面窜出一个带着鸭舌帽和黑口罩的男人。男人跑了两步赶上陆持,一勾手直接勾住陆持的脖颈,另外一只手上持着一根细细的针管,他把针管扎到陆持的脖颈。

    门卫室里的安保人员见情况不对,立刻跑了出来。然而男人已经把陆持拽进面包车直接掳走了。

    两名安保人员跟着面包车跑了几步才停了下来:“赶紧报警!”

    “呕!”陆持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四肢软绵绵的,天旋地转一阵恶心,眼前黑漆漆一片。

    他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人绑住了,眼睛也被人蒙上了。

    “你醒了?”一道怪异的声音从身体上方传来。紧接着有人拎着陆持的衣服把他拽了起来。

    “你被绑架了。给你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立刻筹集二十万,否则的话,你就没命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陆持下意识的追问:“我只是个穷学生,我们家没钱唔——”

    一只脚猛力的踹到肚子上,陆持佝偻着身体咳嗦两声。

    狠狠的踹了几脚之后,那人恶狠狠的说道:“少特么跟我废话。我知道你们家刚刚中了彩票,你弟弟还是大明星,怎么可能连二十万都没有?你别跟我们打马虎眼。我们只想要钱,不想要你的命。不过你要是敢跟我耍花腔,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陆持疼的满头大汗,咬紧了牙关。

    “你家电话是多少?”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岳斌正在家里陪岳妈妈看泡沫剧吃爆米花,整个人歪歪斜斜的躺在沙发上,懒到一动不想动,恨不得用脚接电话。

    最后还是岳凜大哥看不过眼,把手机递给了岳斌。

    岳斌顺手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打趣一下一天都离不了他的好基友,就听电话对面的张扬火急火燎的说道:“卧槽,陆持被人绑架了怎么办呀?”

    “你说什么?”陆持吓得毛都炸了,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你不会听错了吧?陆持怎么可能被人绑架,他们家那么穷!”

    “我骗你干什么。学校保安报的警,大家都知道了!”

    “我去他妈的@##¥¥%……”

    岳妈妈看着儿子蹦蹦哒哒爆粗口,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儿?”

    “我同学被人绑架了!”岳斌这回也坐不住了,赶紧求助他爸和他哥:“怎么办呀?”

    人命关天,岳爸爸和岳凜大哥面色沉重的对视一眼,各自起身找关系打听情况去了。

    “你们听说了没,燕大附中的学生被人绑架了,就在他们学校门口。”某个游戏厅内,正举重打桌球的飙车党们也在饶有兴致的八卦:“听说被绑的人咱们还认识。就是那个耍了咱们好几次的学年第一!”

    “你是说陆持?”正在擦杆儿的金小宝耳朵一动,准确的叫出了陆持的名字,挑眉问道:“他们家不是挺穷的嘛?谁没事儿闲的绑他干嘛?”

    “谁知道呢!”一众飙车党们幸灾乐祸的说道:“那小子那么讨人嫌,没准儿得罪了什么人,故意教训他一顿。”

    “他一个学生能得罪什么人呀!”黄毛嗤之以鼻:“犯得着用绑架的方法教训他吗?你以为绑架不犯法呀?”

    趴在桌案上的石啸杭一杆入洞,而后持着球杆绕到桌案另一侧,一边瞄准一边云淡风轻的说道:“叫道上的兄弟查一查,看看是谁绑了那小子。”

    一众飙车党不置可否的挤了挤眉眼,也开始打电话找八卦。参考飙车党们的家世背景和交际圈子,他们想要打听这方面的八卦,其实消息比警方和生意人们更灵通。

    将陆持绑到城郊准备劫一票钱,顺带帮自己出口恶气,教训教训这个多管闲事的小崽子的绑匪们并没有想到,就因为一帮人闲极无聊的挖八卦,他们的绑架行动在几个小时之后就被撞破了。

    热爱八卦到亲临现场的一众飙车党们也过了一把朝阳群众的瘾。看着警察叔叔们将两名绑匪押进警察,飙车党们笑嘻嘻的凑上去说道:“我说这回是不是得给我们颁发一个好市民的锦旗啦?”

    负责这起绑架案的警察恰好就是那天踩点抓飙车党的警察叔叔。瞧见这帮不省心的小混蛋,警察叔叔笑着表示:“这回你们做的很好。看来我们的教育还是有效果的。你放心吧,事后我肯定会向上面申请,给你们发个好市民的锦旗。”

    飙车党们嘿嘿一笑,又问道:“救护车什么时候来呀?我看那小子都翻白眼了。”

    警察叔叔叹了一口气:“马上就到了。这次算是万幸,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抓住绑匪,人质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等会儿到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陆持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岳斌兄弟、张扬、潘天博、乔诗语、乔爱国、孙一平老师、廖主任以及篮球队的队员们,还有飙车党的人都在病房里。

    看到陆持醒过来,大家一边叫医生一边凑上来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觉着浑身上下都没有舒服的地方。

    乔诗语抽抽搭搭的坐在病床边儿上,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绑架……”

    陆持这才知道,绑架他的人就是安文慧的奸/夫,和他找的另外两个赌友。

    由于陆持当日偶遇了安文慧带着私生女吃饭,并把这件事告诉给乔诗语,这才引发了后续那么多事情。不但害的安文慧流产,还让他们两个被警方抓捕。安文慧的奸夫认为这一切都是陆持造成的,就把所有债都算在了陆持头上。

    一开始安文慧的奸/夫只想暴揍走陆持一顿给自己出气,结果在打听陆持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家刚刚中了彩票二等奖,中了二十多万不说,陆持他弟弟还是个大明星,再一打听陆持他父母又都是农民出身。下意识认为陆家人没出息好糊弄的奸/夫就动了歪心思。于是他就联系了两名常在一起玩牌的赌友。一方缺钱跑路,一方急着还高利贷,狐朋狗友一拍即合,就把陆持给绑了。他们担心陆持一个大小伙子不好控制,还从医院偷了一支给孕妇做人流手术的麻醉剂。又临时偷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一切都算计的挺好,就是没想到半路出来一帮看热闹看到亲自上阵的飙车党,直接就把他们的藏身之地挖出来了。

    “对不起!”乔诗语握着陆持因为打吊瓶而冰凉的手,哭的梨花带雨:“都是因为我……”

    陆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苦笑道:“我爸妈呢?”

    岳斌立刻说道:“警察已经通知叔叔阿姨了,让他们别担心。叔叔阿姨明天早上就能过来了。”

    这都闹得什么事儿啊!

    “陆持同学,我这个做叔叔的真是对不住你啊!”乔爱国走到病床前,弯腰俯视着陆持,满面羞愧的说道:“都是我们乔家家宅不宁,才连累了你。我真是没有脸面再说什么。你放心,叔叔一定会补偿你的。”

    命都差点没了,补偿有个屁用!

    无辜躺枪的陆持特别委屈的抿了抿嘴。

    安文慧的事情,他从头到尾只跟乔诗语说过她带着女儿吃自助这一条。

    那个奸/夫不恨雇佣侦探把他们两个查得底儿朝天的乔诗语,不恨直接报警的乔爱国,也不恨充当私家侦探的飙车党,偏偏盯上他这么个在整件事情中基本没有存在感的外人绑架报复!还敲诈勒索二十万!

    摆明了就是欺软怕硬!

    头晕恶心的陆持疲乏的闭上了眼睛,唯一庆幸的就是这是暑假期间,他们只能盯上他,而没有机会盯上陆苗苗。

    还是太弱了呀!

    陆持无力的握住了双拳!

    因为太弱,才会让人肆无忌惮的迁怒报复。才会让自己陷于危险的境地。

    如果他有乔爱国的威慑力,或者是金家的能力,能够让那些人在实施所谓的报复之前稍微顾忌一下失败之后的下场……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绝对不敢随意迁怒自己。

    陆持深吸了一口气,小腹顿时火辣辣的疼。疼痛如同电流瞬间蔓延全身。陆持眨了眨些微湿润的双眼——

    他想爸妈了。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小天使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文下有小天使反映文章注水什么的QAQ,懒八想说这都是在大纲设定内的。

    、

    懒八开文时就说过,这是一篇男主从乡下少年成长为资本之王的养成类故事。而男主想要成长,就需要外因和内因共同促进。

    小路痴是因为救了乔诗语才被打了一棒子,然后脑域变化出现金手指,这是内因,而乔家的事情牵扯到陆持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弱,从而有意识的变强,这是外因。

    、

    所以乔家的“家变”跟主角是息息相关的,不是注水什么的(当然啦或许是作者没有刻画好,才会让大家产生这种误解,再次跟小天使萌说一声抱歉_(:з」∠)_)

    、

    懒八写文一向比较喜欢循序渐进,我会努力掌握节奏,但不敢保证今后的行文会不会有横生枝节的事情(毕竟有些时候我设定的伏笔在大家看来可能都是注水什么的),我会尽量在章节提要上标注,不爱看的小天使萌可以略过O(∩_∩)O~~

    以上,啰嗦了一点。我知道能留言的小天使萌都是喜欢这篇文哒,希望这篇文能够越来越好,越来越引人入胜。所以才会积极的把你们的观文体验返回给我。懒八笔力有限,但是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最后,为给小天使萌阅读带来了不好的体验,再次道歉,躺平任□□_(:з」∠)_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