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45章 晋江独发

    第四十五章

    陆爸陆妈是凌晨四点多到的燕京, 乔爱国亲自开车到火车站接人。陆爸陆妈乍开始不知道原委, 还有点儿受宠若惊。觉得乔爱国这人不错, 就因为自家儿子救了他们家闺女一回,人家那么大老板,这么晚了还忙前忙后的, 真是知恩图报。

    结果还没等陆爸陆妈把感谢的话说出口,乔爱国就把陆持被绑架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了。乔爱国将心比心, 知道当父母的看着儿女受伤是什么样的心情,一路上好声好语不停道歉, 还把陆持花式夸了一百遍。

    可乔爱国越夸陆持, 陆爸陆妈心里头越不是滋味:他们当然知道自家儿子有多优秀有多懂事!关键是他们家养出来的懂事孩子,可不是给你们乔家背锅的呀!

    话说回来,你们乔家怎么一出事就要连累我们家儿子?说的你们乔家家宅不宁,闹到最后屁事没有,我儿子倒是进了两回医院!

    这特么上哪儿讲理去?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吧!

    陆爸陆妈越想越憋气,要不是急着到医院看儿子, 两口子连半路下车的心都有了!

    实在是不想看到这家人!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陆爸陆妈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沉沉熟睡的陆持, 脸色愈发不好看。

    乔爱国也觉得过意不去,他让人准备了一张两百万的银/行/卡,想要给陆家一些补偿。

    陆爸陆妈不想要乔家的钱——他们又不是卖儿子的。

    陆妈妈直接把卡摔到乔爱国身上, 憋了满肚子火气的讥讽道:“上回给了二十万我们没要,这回就拿出来二百万,乔老板倒是财源广进呐!”

    乔爱国苦笑一声:“大哥大嫂可千万别这么想。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陆爸爸向来沉默寡言, 这会儿也忍不住说道:“你这心意我们可没法儿收。”

    陆妈妈更是说道:“你要真是有心,让你们家闺女今后少跟我们家孩子来往。我儿子还能多活几天。”

    陆妈妈想说乔诗语是个扫把星来着。可一想到乔诗语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乔爱国也能理解陆爸陆妈的心情,当下讪讪的不敢说话。

    陆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一睁眼就看到了守在病床边儿上的陆爸陆妈,陆持一双眼睛顿时红了。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爸妈。

    陆妈妈赶紧说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想吃点儿什么?”

    陆爸爸则赶紧跑出去叫医生。

    陆持受的伤大都是拳脚皮外伤,再加上被人打了一针麻醉剂,整个人都昏昏沉沉恶心巴拉的,其实本身倒无大碍。休养了两天就出院了。

    由于陆持是在燕大附中的校门口被绑架的,学校领导也十分震怒——算上陆持上回在燕大附小门口被飞车党打击报复,这已经是燕大附中的学生在本学期内第二回出事了。

    在校门口都不能保证学生的安全,这对于校方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灾难。学生家长也对学校的治安管理提出了异议。主要是这种事情的影响太坏,如果不是校方的反应比较强硬,恐怕这事儿都能上《燕京日报》的社会版面了。

    只觉得颜面无光的老校长在教育局的会议上直接发难,斥责警方办事不利。

    被炮轰的朝阳警局也觉得十分委屈。其实在陆持被飞车党打击报复之后,朝阳警局就已经加强了对管辖范围内各个学校的治安巡逻。可陆持出事儿那天是星期日,学校都放假了,朝阳警局当然不可能再加大警力,谁成想偏偏那天就出事儿了。

    而且这事儿说是绑架,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嫌犯蓄意报复。只是大家伙儿也不明白,那嫌犯不报复乔家不报复私家侦探,偏偏要报复一个没背景没势力的学生,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这还不明白,柿子挑软的捏呗!”陆持顺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心理学著作。

    午后的阳光明媚,炫目的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将图书馆内的桌椅地板渡上了一层金。逆着光看过去,耀眼的光芒将少年的轮廓氤氲的愈发模糊。有细微的尘埃在空气中飘飘荡荡,卓越眨了眨有些干涩的双眼:“你怎么对心理学感兴趣了?”

    “随便看看。你不觉着琢磨一下别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也挺有意思的。”陆持说着,又绕过另一排书架,挑了几本金融炒股相关的书籍。

    “你还想学炒股?”卓越挑了挑眉,直接说道:“我发现你最近特别关注这些课外书,教学大纲规定的教科书和辅导书很少翻了。卷子也不做了。你到底想干嘛?”

    尤其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晚自习,卓越发现陆持简直是堂而皇之的看课外书。一开始他顾忌着陆持遭遇绑架心情不好,也就没吱声。可新学期马上就要开学了,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陆持自甘堕落。

    “最近几次周考和随堂测验,你的成绩很不稳定。”卓越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认同的看着陆持。

    陆持哑然失笑:“一直都保持在全学年前十还不算稳定,你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吧?”

    “可是你明明有实力保住第一的位置。”卓越恨铁不成钢的跟在陆持后头,又转了一排书架:“你就是太分心了,所以成绩才会下降的。”

    陆持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又能怎么样呢?”

    “什么?”卓越不太理解陆持的意思,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说,我为什么要执着于年级第一。”陆持回过头,看着面前懵懵懂懂的卓越:“考大学看的是录取分数线,以我的分数,想上哪个大学上不了。既然这样,我又为什么要执着考第一?”

    “可是……”卓越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陆持。

    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考第一,至于为什么要考第一,卓越也没有深思过。所以想了大半天,卓越也只能勉强说道:“高考状元可以加分的。”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正如陆持之前说的,以他们现在的成绩,想上哪个大学上不了,又何必在乎加分不加分的。

    卓越想了想,弱弱的说道:“还能有奖学金呢!”

    陆持扬了扬手里的书:“我算彩票都能中二十万,要是为了奖学金考第一,我干嘛不去算彩票,反正哪个大学的奖学金也不会给我二十万。”

    卓越被怼的没话说。噎了半天,只能讪讪说道:“我还是觉得你这想法不对,太偏激了。”

    “或许吧!”陆持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考第一没什么用而已。坏人又不会因为我考了第一就不绑我。”

    卓越心里咯噔一下。陆持被绑架的事情已经在学校传开了,随着警方和校方的不断介入,再加上八卦人士的不断打听,乔爱国努力想遮掩的事情也都曝光了。现在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陆持之所以被飞车党抢劫被坏人绑架,都是因为乔诗语的缘故。而那些流氓和绑匪,就是乔诗语那没过门的后妈招来的。

    卓越觉得陆持是在绑架后留下了心里阴影。当下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陆持,你是不是很恨乔诗语呀?”卓越设身处地,觉得要不是因为乔诗语,陆持也不会这么倒霉。

    陆持闻言一怔,沉默了一会儿笑道:“也不是恨她。认真说起来的话,应该是恨我自己更多一点。”

    “恨你自己?”卓越听不明白了。

    “嗯!”陆持轻轻应了一声,开口说道:“我觉得,不论是飞车党也好,绑匪也好,他们之所以选择找我报复,都是因为我太弱了。”

    “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大概是说做一件事情,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之前还觉得这句话挺对的。可是现在想想……”陆持低下头轻笑一声:“大多数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衡量利弊。认为值得,才去做。如果不值得的话,就不做。”

    “我是救了乔诗语,也跟她提过她后妈和一个小女孩儿吃自助的事情。可是这并不是那些坏人报复我的理由。”陆持侧过头,目光直视着卓越,黑漆漆的眼眸清亮澄澈,仿佛历经寒暑之后再次融化的春水。

    他的声音虽轻,但是语气坚定,与其说是说给卓越听,不如说是分析给自己听:“他们之所以会报复我,是认为报复我的成本低,被发现后要承受的代价也小,一旦成功了,获得的报酬却很丰厚。所以他们肆无忌惮,因为他们不怕我的报复,他们觉得这点风险可以承受,说的直白点,就是值得。”

    可要是换了财大气粗的乔家或者势力不俗的金家,他们就不敢了。因为他们承受不起报复之后的代价,不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会得不偿失。所以他们不敢招惹乔诗语和那些飙车党。

    “所以你看,其实他们之所以会报复我,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因为我太弱了。弱到不足以震慑他们。”修长的指尖划过书本封皮的烫金色字体。陆持做了个深呼吸,轻抿嘴唇。

    燕大附中有几千名学生,其中家世雄厚的同学不知凡几。正如陆爸爸曾经说过的,他们家买彩票中的钱连人家的车轱辘都买不起,可最终被盯上被绑架的却是他。

    卓越似乎听懂了陆持的话,可他还是不明白陆持想要什么:“你既然觉得自己弱,不是应该好好学习,努力变强吗?”

    为毛花那么多心思在课外书上,又是心理学又是金融炒股的,有意义吗?

    “当然有。”陆持轻笑一声,非常认真的说道:“我想过了。我要努力变成一个强大的人。这样那些坏人想欺负我,或者伤害我家人的时候,就会本能的思考利弊。一旦他们经过深思熟虑,觉得伤害我的后果会让他们无法承担,我就安全了。”

    陆持的思维模式很简单,他认为想要保护自己,最至关重要的一点并不是寄希望于坏人偶然迸发的善心或者侥幸,而是让自己成长到别人不敢招惹的地步。

    那样的话,就算他不能阻止那些人伤害他或者他的家人,但也可以报复到坏人追悔莫及,从而达到震慑更多人的目的。

    卓越恍然大悟,言简意赅的总结道:“那就是有权有势呗!”

    陆持歪了歪脑袋,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可是……”卓越用手指挠了挠下巴,狐疑问道:“你一个学生,想怎么有权有势啊?”

    这个问题把陆持给问住了。他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不确定的道:“先……多赚点钱?”

    卓越的视线再次移到陆持怀里的几本书上。忍不住吐槽道:“你这就是老话儿常说的,现上吊现扎耳朵眼儿吧?”

    陆持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纠正道:“那句歇后语应该是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吧?”

    昂?

    卓越被口水呛得咳了两声,与陆持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会儿。

    陆持拍了拍优等生的肩膀,忍不住调戏道:“放心吧,虽然生活很艰难,我会努力活下去的。”绝对不会选择上吊的,那种死法未免也太丑了。

    莫名觉得自己被嘲了审美观的卓越同学神色一僵,木木的搓了一把脸。

    作者有话要说:  不够睡/shui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1-24 22:39:54

    墨临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5 00:13:43

    轩辕紫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5 06:12:13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和手榴弹,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