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咋炼成哒 第79章 晋江独发

    第七十九章

    一般情况下, 企业为了成功上市, 或者上市企业为了赢得股东以及股民们的信赖, 都会选择将自己的财务报表做的更漂亮更有说服力。而在华夏金融市场的大环境下,因为有关部门打补丁一样的防御措施,上市企业为了达到增发配股的目的, 也会选择坐庄炒作伪造财务报表等急功近利的做法——

    举个例子,因为这些年接连曝光的股市坐庄欺诈等行为, 国家为了阻止这种现象,在最新出台的《证券法》中规定, 上市公司只有在三年净资产收益达到10%以上, 才有资格增发配股。然而对于一家正规经营的企业来说,企业为了成功上市已经投入巨大资本。而在上市成功后,原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休养生息,踏踏实实的做几个好项目,稳固企业的经营基础。可关键在于任何大投资的好项目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在短短时间内就获得高额的回报——恰恰相反, 有些项目甚至要在经营几年后才会看到收益。这就导致企业上市后如果要选择做大做强,最初几年的账面收益很可能是亏损状态。

    这种现象本来无可厚非, 属于商业经营和资本运作的正常模式。然而有关部门为了防止股市欺诈现象而出台的增发配股的新规定,却限制了很多上市企业踏踏实实走经营的路子。这些上市企业为了达到增发配股的新要求,反而要选择用坐庄炒作的极端办法将自家的股价人为的抬上去, 甚至要将自家的财务报表人为的粉饰一番,做的更漂亮些,以期达到增发配股的要求。

    所以, 对于DH的审计员工来说,上市企业为了追求业绩在财务报表上耍花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正因如此,像DH这样的大企业,在接受国内上市公司的审计工作时,尤其是在审计计划阶段,通常都会非常慎重。如果发现对方的财务报表和各类数据问题过多差异过大,宁可不接也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在这种情况下,PK网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DH的审核步骤直接进入现场审计阶段,除了有约翰周的个人因素外,PK网出具的各类报表都能做到账目清晰一目了然,跟有关关联方的交易信息也做到了充分披露……简单来说,就是有关审核数据的部分都做的特别漂亮完美规范,让人心生好感。

    可这种事情要是换个角度看,再阴谋论一下,就让人不安了。

    刚刚入行没多久,城府还没那么深的麦克同学立刻坐不住了。他放下手中嗡嗡作响的吹风机,不顾半湿半干的头发,拽着陆持就要往约翰周的房间跑。

    陆持正盘腿坐在床上,把笔记本电脑垫在腿上翻看资料。猝不及防之下,被麦克拽的一歪,腿上的笔记本电脑顺着歪斜的弧度往下滑。作为燕大附中的正选篮球队队员,陆*控球后卫*持一个惊险的海底捞月动作,直接接住险些掉在地上的笔记本电脑,顺势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桌上。

    他有些无奈的看了麦克一眼,道:“这只是我们的个人推测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真到了约翰面前,你准备怎么说?”总不能说是PK网的天使投资人兼股东太客气,所以他们怀疑对方要搞事情吧?传出去真的会让同行们笑掉大牙的。

    再说了,DH为了节省预算做好成本管理,对于出差员工的工作时间安排可是精确到小时的。如果他们以这种理由去找约翰周谈,要求约翰周向公司提出扩大审核PK网交易流程和交易凭证的范围,约翰周会怎么想陆持不知道,DH肯定不会同意这种请求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DH掉坑里却不说吧?”麦克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绕着陆持的床铺无头苍蝇似的乱转,看的陆持眼晕。

    “PK网的资料都在你那里吧。还有今天你跟陈经理请教的几个会计准则,你圈一下我看看。”

    麦克闻言一愣,下意识的按照陆持说的做。

    陆持接过资料,在麦克的说明下圈了几个数据,翻找到相关的凭证,又跟陈经理做的账作对比了一下。想了想,又给金融事务所的同事打了个电话,拜托对方帮忙查一下PK网的几家关联方在金融界的口碑,以及尚隆集团的资本运作模式企业并购情况和最近一年向外公布的财务报表。

    撂下电话以后,陆持觉总得还有什么地方疏漏了,却想不起来——就跟玩拼图游戏时,总有那么一小块拼不上的感觉。

    陆持沉吟片刻,最后又给黄毛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听筒那边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噪音,刺耳的尖叫声和狼哭鬼嚎的舞曲震天响。陆持下意识的把手机从耳边挪开,就听到黄毛同学在电话对面扯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喊:“谁的小路痴呀,正在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干啥呀,嗷嗷嗷,找我干啥呀……”

    陆持以手抚额微微叹息,很确定对方是喝高了。

    就在陆持犹豫着是否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对面的噪音渐渐小了,片刻后,石啸杭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陆持?”

    陆持应了一声,开门见山的说道:“你现在方便吗,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稍等一下。”石啸杭说着,拿起手机往外走。身后被抢了电话的黄毛同学嗷呜一声的扑上来,不顾小弟们的拦阻,直接挂在发小背上:“小杭杭你去哪儿呀?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生一起死轰趴泡妞一辈子,你肿么可以在半道上离我而去嗷……”

    这奶油汤里头混合着苞米茬子的口音,颇具穿透力的盖过夜店里震耳欲聋的噪音,直直的刺入陆持和石啸杭的耳朵。

    石啸杭十分淡定的“唔”了一声,顺手拖住背上的发小,另一只手握着手机走到舞池外面的休息区。虽然还能听到隐隐传来的DJ舞曲,正常谈话却是没问题了。

    石啸杭这才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这会儿工夫,陆持也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好奇心十分旺盛的麦克被隔在门外,只能趴在门板上,想要偷听里边动静。可惜酒店的隔音做的比较好。

    而在卫生间里边,陆持一边按着马桶冲水一边说道:“能帮我查一下顾琳琳和雷万钧之间的关系吗?”

    石啸杭眉峰一挑,准确无误的问道:“尚隆集团的雷万钧?”

    陆持应了一声。石啸杭干脆的道:“这个没问题。不过雷万钧的能力你也清楚,能查到什么程度我不敢说。不管怎样,三点之内我肯定给你消息。”

    陆持笑道:“回去以后请你吃饭。”

    “那就去吃柴火炖吧。”石啸杭也不跟着假客气:“正好这几天小宝念叨着想吃鸡。”

    两人又聊了几句,陆持才挂断电话。顺手打开门,趴在门板上的麦克没有防备,险些一头扎进来。

    陆持无奈的按住麦克的脑袋,做了个急速停球的动作:“……只听说过打篮球有急停跳投空心入网,你这算什么动作?” 急停前投实心入洞?

    麦克一脸尴尬的扶着门板站起来,一边拨弄头发一边说道:“我就是着急,对,着急上卫生间你说你在卫生间里呆这么半天干嘛?还冲那么多回马桶!年纪轻轻就尿频尿急,你肾虚啊这是!”

    肾虚尿频的陆持斜睨着麦克。

    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麦克尴尬的挠了挠眉毛,转移话题:“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约翰周?”

    “你也知道DH的工作流程,总要有切实的证据才行。”陆持开口说道:“如果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武断的认定PK网的账目有问题,约翰也会为难的。”

    “那我们也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项目组掉进坑里吧?”麦克一脸急切的看着陆持。

    话题又绕回来了。

    陆持叹息一声。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先拿着PK网的资料去找约翰周,跟他讲一下你的怀疑?”

    麦克说道:“无凭无据的,约翰周会相信我吗?”

    陆持面无表情地看着麦克。

    麦克回视了一会儿,也觉得自己有点墨迹,顿时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他蔫哒哒的跑回床上躺下,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会儿,眼看一张饼都能烙熟了,豁的起身:“不行,我忍不住了。我得去找约翰周。”

    麦克雷厉风行的穿衣服下地,问陆持:“你去不去?”

    陆持看着电脑上金融事务所同事给他传过来的资料——尚隆集团作为最近几年华夏金融市场上最出风头的一头巨鳄,它的财务报表和相关资料可以说是每一家金融研究机构必须要人手一份的科普教材。

    身为金融研究所的兼职顾问,陆持当然有资格调动事务所搜集的有关尚隆集团的各项资料。只不过在此之前,陆持因为JK科技以及决定去M国留学等方面的原因,他的视线一直放在M国金融市场上,给金融研究所出具的分析报告也都是欧美的市场行情,反而很少关注国内。

    可是现在——

    身为DH的实习生,在项目组老大的要求下加入PK网的审计项目,雷万钧在见面后毫不遮掩甚至堪称打草惊蛇的动作。如果陆持好奇心再强一点,再沉不住气一点,直接按照扒皮JK科技的流程从头到尾扒一扒PK网和尚隆集团的猫腻。不管最后结果如何……

    “陆持?陆持?”没得到回应的麦克忍不住用手推了推陆持的肩膀。

    陆持莫名惊出一身冷汗。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各种讯息纷繁庞杂,让他根本无暇他顾,恍惚之间,陆持随口敷衍道:“我还没找到证据,要去你先去吧。”

    麦克微微一愣,他看了一眼陆持,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陆持看着轰然关上的房门。沉吟片刻,给岳凜打了一通电话:“岳大哥,我今天看到尚隆集团的雷总了。”

    DH成立项目组接手PK网上市前的审核工作,而尚隆集团的雷万钧作为PK网的天使投资人兼股东,双方见面应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根本没有特意提出来的必要。再说陆持也不是那种见到偶像明星就要打电话嘚瑟一圈的城府浅薄之人——就算是,以岳凜和陆持的关系,显然也并没有熟悉到可以打电话显摆这种事情的程度。可是陆持偏偏打电话给他说了这件事儿。

    坐在电脑前加班的岳大哥微微一顿。下一秒,岳凜说道:“你现在在沪城吧。正好我明天要去沪城谈一个项目,约个时间见见面吧。斌斌从M国邮寄了好几个包裹回来,说是给你挑的资料书和M国的零食。说是想让你熟悉一下M国的饮食环境,免得到时候不习惯。明天我会把零食给你捎过去。”

    岳凜说到这里,又笑道:“说到零食,你送给斌斌的两只傻狍子长胖了不少。看上去圆滚滚的,你有时间也来家里看看。我妈也很想你。还时常念叨着自打高中毕业后,就没见你登门了……”

    陆持温声道谢,并且保证有时间一定去探望伯父伯母。撂下电话之后,修长的手指在电话簿里划拉半天,纠结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拨通陆爸爸的电话。

    他想再等等看。至少等到跟岳大哥见面之后。

    有些事情,还真不方便在电话里说。

    作者有话要说:  陶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29 21:55:02

    墨临安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12-30 14:48:06

    蟹蟹小天使萌扔哒地雷和手榴弹,搂住么么哒(づ ̄3 ̄)づ╭?~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了,小天使萌过的怎么样?祝福大家在2018年事业顺利学业有成,怎么吃好吃哒都吃不胖么么哒(づ ̄3 ̄)づ╭?~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