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被请家长

    很快徐启帆的助理就按照他的要求弄来了徐启帆想要的东西。

    原本徐启帆还躺在病床上,见助理把这些东西都给弄来了,整个人激动极了,硬是想要爬起来:“你……赶紧的,把这玩意儿给我放出来让我看看。”

    “小徐总,现在很晚了,你这身体又处于恢复阶段,不然就等明天再看吧?”

    助理有些担忧的看着徐启帆,要知道老徐总再走之前可是三番两次强调要好好把这少爷给伺候着,万一要是出了点儿什么事的话……

    “我就要现在看!”

    开什么玩笑,这种可以收拾薛凡的东西,徐启帆必须现在就过一眼,否则的话他晚上睡觉都睡不舒坦。

    最终助理只得按照徐启帆的安排打开电脑,将他收集到的资料放映一遍。

    刚开始徐启帆还看得津津有味,觉得有了这些东西足以弄垮薛凡。

    但是当他看到关于他和薛凡两人的冲突的时候,忍不住用唯一可以活动的两只腿朝着助理踹了过去。

    “你特么是头猪吗?”

    “小……小徐总怎么了?”徐启帆突然的这一下子弄得助理有点儿蒙,他也不知道他究竟做错了什么,只是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等待徐启帆指出错误。

    “我堂堂徐氏集团少东家,可能会和这小混混有关系吗?只要是跟我有一丁点儿关系的都给我删减掉,听清楚了没?”

    如果不是因为徐启帆的两只手不方便动弹,他真的恨不得直接给自己这傻瓜助理几耳光。

    小助理倒也算是机灵,很快就按照徐启帆的要求将视频给剪辑好。

    之后徐启帆又确认了几遍才算作罢。

    夜晚看似平静,实际上有不少阴险的事情在夜里慢慢展开。

    第二天一大早,薛凡刚一到教室,教导主任就在他经常坐的位置那里等着他。

    “你就是薛凡是吧?”教导主任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色衬衣,在同薛凡说话的时候还将他的眼镜朝着上面推了推,似乎想要看清楚这个叫做薛凡的不良学生。

    “是。”薛凡回答的格外简洁,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这还是第一次有学生这种态度同自己交谈,而且还是个家境不怎么样的问题学生。

    教导主任有些不大安逸此时的薛凡,又不好当着其他学生的面就发作。

    所以说不紧不慢的起身,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威严一些:“跟我来办公室,有事要和你谈。”

    又是去办公室,薛凡记得他昨天才进了母老虎的办公室,今天又是教导主任。

    这些做教育的是不是没事就喜欢把学生往办公室划拉啊?

    “我还要上课呢。”薛凡并不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但是这教导主任无缘无故就让他去办公室绝对没什么好事。

    他肯定不会傻傻的跟着一起去。

    “上课的事以后再说,你现在立马跟我来学校办公室一趟,校长也在,同时……学校已经通知了你的家长到场。”

    教导主任一本正经的开口,他怎么也不觉得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生竟然可以那般剽悍。

    “我的家长?”

    对于家长这两个字,薛凡似乎没什么印象,他想了很久,脑海里才浮现出了两张历经岁月洗礼的脸。

    薛凡夺舍的这个身体的父亲在工地上班,而他的母亲在别人家做保姆,也就是这样两个人花费了毕生心血供薛凡读书。

    “你啊……不省心啊!赶紧来办公室吧。”教导主任拍了拍薛凡的肩膀,语气中别有深意。

    薛凡的家庭情况教导主任还是有点儿了解的,按理来说这样家庭的学生应该很懂事的,可是却出了这样的事。

    看教导主任这样子,薛凡也意识到事情或许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所以说他紧随教导主任之后走向了办公室。

    到办公室的时候,薛凡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父母,父亲看到他的一瞬间脸都气红了:“臭小子,老子花了大半辈子心血供你读书就是让你来学校打架的?”

    薛父为了薛凡的事情,今天特地翻出了压箱底的西装,虽然说在其他人看来皱皱巴巴上不得台面,但是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了。

    这时候,连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的薛母连忙拉住薛父,她的手紧紧抓住薛父的手:“孩儿他爸,薛凡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惹是生非的人,你应该听他讲讲事情的来龙去脉。”

    “爸、妈,你们愿意相信我么?”这是薛凡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叫这两个称呼,所以说有些生疏。

    “我当然愿意信,你可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的性子我这个当娘的难道还不清楚吗?”还不等薛父开口,薛母抢先回答。

    这种完全无条件的信任让薛凡的心里没来由的有几分满足,之后他走到校长身边:“校长,我想知道你们请我父母的原因是什么?”

    校长上下审视薛凡,最后扔给他一个U盘。

    薛凡也不多说,将U盘cha进电脑,之后将U盘里面的视频打开。

    看见的全都是一些薛凡和人打架的断章取义的视频内容,可就是这些视频,片面的显示薛凡就是个在学校里各种惹是生非的痞子。

    现在再次看一遍这个视频,薛父感觉他的心脏病都快要被气出来了,他实在是不明白怎么才来上大学这么两天自己这儿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自己父亲的反应薛凡也能猜到他此刻是些什么想法,所以说薛凡立马开口:“爸,您放心,儿子依旧和之前一样,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视频是有人刻意陷害我。”

    在说这话的时候,薛凡的语气特别尊敬。

    他并不是畏惧薛父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既然霸占了薛凡的身体,就应该代替薛凡好好孝顺他的父母。

    “有视频为证,你竟然还在你的父母面前胡说八道?”

    校长突然之间开口,那种不屑特别明显,在他看来薛凡不是那种特别优秀的学生,家里面又没有背景,就算将来出身社会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