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治疗效果很好

    “先生在哪里?我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对于保姆这惊讶的样子,薛凡不以为意,他只想赶紧给人把病治好了他好回去。

    “您请跟我来……”保姆领着薛凡进了别墅,之后带着薛凡进了这次雇主的房间。

    雇主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年人,因为患了癌症,整个人有些虚弱得躺在床上。

    看见薛凡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他那如同一汪死水的脸上这才有了反应:“小伙子,多大啦?”

    “二十五。”为了不让人觉得不靠谱,薛凡故意谎报了几岁。

    “噢……你不用担心,放心大胆的给我治吧,反正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人来给我治病,我都习惯了。”老先生看着薛凡,脸上竟然多了几分慈祥。

    薛凡并没有着急出声,而是直接握住老先生的手腕感受老先生的脉搏。

    也不过是一分钟的时间,薛凡特别有把握的开口:“给我准备一套银针,我有把握可以治好您。”

    “薛先生,我家先生这病许多权威专家都束手无策,你……”

    一边的保姆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薛凡。

    “让薛先生试试吧,我这把老骨头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还不如给年轻人练练手。”老先生躺得有些烦了,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想要坐起来。

    可是他的腰上根本就没有力气,所以说由保姆和薛凡将老先生给扶了起来。

    “先生,您怎么可以这么想?你的身体那么金贵,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就交给别人练手呢?”

    就算保姆知道这样的话当着薛凡说出来不好,但是出自对老先生的担忧,她还是说了出来。

    “你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薛凡当下立马就给出了承诺。

    虽然说保姆还是特别担心,最终她还是没能拗得过老先生,按照老先生的意思给薛凡准备银针去了。

    房间里面只剩下老先生和薛凡。

    看着薛凡,老先生说话的语气很柔和:“年轻人,如果说我没猜错的话,你最多二十岁吧?”

    “您怎么猜到的?”老先生猜的实在是太准确了,这让薛凡颇为意外。

    既然人家都已经看出来了,薛凡也就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了,直接回答:“是的,老先生您猜的很对,不过请您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治好您的。”

    “没关系,我这把老骨头反正也没有几天了,给你试试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现在的老先生完全是看淡了生死,他一直觉得撑着他活在这世上的也就只有最后对儿女的那丝眷恋了。

    不多时,保姆就将银针找来了。

    薛凡看着保姆:“我在施针的时候需要将老先生的衣服褪去,希望你可以回避。”

    “我留在这里吧……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还可以搭把手。”保姆肯定是不放心让薛凡和老先生单独待在一起的,所以说她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反而张先生在这一刻开口了:“你就先退下去吧,有什么需要我会叫你的。”

    保姆闻言虽然说还是有些不情愿,但是她不得不按照老先生所说的话去做。

    这银针比起薛凡之前去中医馆的那一套稍微逊色几分,不过用于给老先生治病完全没问题。

    为了在治疗的过程中没有人打扰,薛凡直接将房门反锁。

    随后对着老先生开口:“待会儿治疗的过程您会觉得非常痛苦,但是只要我施针结束您就可以下地活动了,所以说,您一定要坚持下去。”

    薛凡替老先生将身上的睡衣脱了下来,同时也开始同老先生讲接下来治疗的过程中会发生的情况。

    “年轻的时候我也是受过不少痛,没关系,年轻人,你尽管来吧!”

    这老先生对于薛凡所说倒是没有什么畏惧,竟然直接答应了下来。

    之后薛凡开始施针,在施到一半的时候老先生已经是一身的汗水,面部表情也格外的痛苦,不过即使是这样,老先生也没有吭一声,而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份痛楚。

    等所有针都放在老先生身上,薛凡自己也有了汗水,可这根本就没有结束,他开始运行周天,将身体里面的气调了出来,然后施加在老先生的身体上。

    有了薛凡这股气的加持,原本一身疼痛的老先生痛楚得到了缓解,原本一直都皱着的眉头也总算是舒展开来。

    一直守在外面的保姆没有听见房间里面的动静,难免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地将房门敲响:“薛先生,怎么样了?”

    老先生这里还需要一会儿调理,所以说薛凡打开了房间,然后对着保姆说道:“治疗效果很好,现在麻烦你按照我这个药方抓一副药回来熬了给你们家先生泡澡。”

    听见薛凡说治疗效果很好保姆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就这样离开,眼睛朝着房间里面瞟:“能让我先看看先生吗?”

    “不能。”薛凡回答的特别果断。

    保姆这下没有办法了,只好乖乖的离开。

    在保姆让人把药抓回来的同时,薛凡这边也结束了治疗。

    薛凡让保姆先去熬药,而他自己则开始替老先生疏通经脉。

    当泡澡的水准备好的时候,薛凡扶着老先生进了浴桶。

    “先生,您现在觉得怎么样?”保姆一脸紧张地盯着张先生。

    因为在她看来,薛凡不过是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能把他们家先生治好的几率特别的小。

    可是保姆没有想到的是,张先生的脸上却露出了久违的真心的笑容。

    “我现在觉得身体特别舒坦,浑身有劲儿,我觉得过两天我就能去爬山了。”

    听见老先生这么说薛凡也知道自己的治疗起了效果,所以说在一旁小声提议。

    “一个月之后,我需只需要再次为您施一次针,您的病就可以好的差不多,在此期间适当的运动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年轻人,谢谢你,你需要多少酬劳?”

    张先生并没有将钱看得很重,所以说他把要酬劳的机会直接给了薛凡。

记住本站网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luocs.cn”,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